政經

面對強暴的心態

面對強暴的心態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有一個很俗的比喻如是說:「如果你不能拒絕被強暴,便閉上眼好好享受吧。」

未被強暴或剛被強暴的人,聽到這個比喻,想必暴跳如雷——人的尊嚴怎可能這麼賤?一個正常人怎可能會享受被強暴?這樣的說話在鼓吹什麼價值觀?

沒錯,被強暴時,我們應該嘗試反抗;反抗不了,也不可能轉變為享受;強暴發生後,也應將施暴者繩之於法。

但如果,一個人廿年來都不斷被強暴,求助無門,反抗無力,他又可以用什麼心態去應對呢?更何況,你反抗時,一同被強暴的人還在罵你「這樣反抗有什麼用」、「只在叫救命抵你被強姦」、「寫句#metoo當反抗嗎」等等。

廿年了,強暴越來越頻密,強度也越來越厲害,還可以用什麼心態去面對?雖說不上享受,卻是默默承受,反抗的力氣和意志也消磨了。這大概是今日很多香港人的心態。議事規則?一地兩檢?廿三條?很累了。

還有大部分人,多年來連反抗都沒有反抗過,無知地或默默地承受惡夢。

更可悲的,是有少撮人懂得走位,在強暴當中尋找商機。

這個想法,我是從家長找幼稚園的心態觀察到的。在Education Kingdom論壇上,常常看到父母抱怨教育制度有問題,抱怨為什麼幼稚園便有如此激烈的競爭,抱怨為什麼幼稚園的面試如此艱澀複雜,抱怨為什麼幼稚園就要如此催谷孩子……。這時你才發現,遊戲中的參與者,大部分都覺得遊戲有很大問題,而且對孩子有害,但他們就像面對任何制度強暴的情況一樣,默默承受,他們有最好的理由合理化自己的舉動:「遊戲規則是這樣,你必須跟隨。你不跟隨,便輸在起跑線了。」所以即使明知有害,也要跟着玩。

其實這種理由,不就是:「既然被(制度)強暴是無可避免,你只能接受甚至嘗試享受。」

當大部分人持這種態度,便出現了在強暴中尋找商機的人。結果,私立幼稚園越來越多,越來越貴,教的東西也越來越深,越來越「冇用」,參與課程的年齡也越推越前。沒有多少人起來反抗制度的強暴,反抗者甚至被人訕笑並有人為自己的孩子少了對手而沾沾自喜。然後,坊間出現很多「幼稚園外補課程」來迎合這個遊戲,讓孩子能應付難澀而無助智能發展的名幼課程,教你如何應付強暴,甚至快樂地被強暴。「先把子女交給我們操,到制度操他們時便能好好適應了。」聽起來多麼合情合理。結果,小孩自幼稚園便不斷操,直至學業完結,或把自己的生命完結。

默默承受被強暴的一群,還搶着付錢,以求減輕被強暴的身心痛苦。

由此,便可以明白,很多香港人面對中共的制度上施暴時的心態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