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生活

韓劇《今生是第一次》:今生只有一次,我們能夠選擇怎樣活得精彩嗎?

韓劇《今生是第一次》:今生只有一次,我們能夠選擇怎樣活得精彩嗎?
廣告

廣告

一談到「年輕人」三個字,不少論述就會爆炸式放大,最主流的,就是「年輕人為社會未來的棟樑」,說到這裡,從這論述就會引伸不少社會寄望,或者在政治上如何營造這種意識霸權,讓年輕人承受不少壓力,這亦造就韓國社會存在世代矛盾的問題。1980年代出生的韓國人在這壓迫的社會中如何求存,《今生是第一次》正正在說出韓國年輕人的心聲,這一生只有一次,年輕人在這社會中仍能活出自我、活得有意義嗎?

《今生是第一次》由李民基、庭沼珉主演,以六個即將或已踏入30歲的未婚男女的愛情故事展開,講述他們為了置業而勞碌的生活中,如何透過自我探索生活來活出自己精彩的人生。其中男女主角則在陰差陽錯下成為了包租公及租客同住一間屋,從而發生不少趣事,其後更因為透過相互了解之下,更於最後成為男女朋友。本是不婚主義者的男主角,卻透過為了哄服父母而與女主角進行契約式結婚,以求有人分擔租金,這段劇情雖是經典的套路,但從日後的劇情發展能夠看得出編劇及導演如何貼地地反映出年輕人的心境。

他們無論在工作、愛情、友情上都在探討生命的意義,從而此劇得到不少年輕人的共鳴。首先,置業困難是主要主角都在面對的困難,先是男主角購置新居後需償還貸款給銀行,然後女主角只能透過網上尋找合租;另一對同居情侶同樣為結婚、為更大的樓房而煩惱。整個設定是在呼應樓價不斷飆升的首爾,不少年輕人置業困難,能夠成功置業而不須任何借貸的,越來越多是因為父母經濟上的援助才能成事。這亦造就有不少人因為生活負擔變重開始搬離首爾,到其他地方定居及找工作,根據首爾市政府最近發布的《2016年度首爾統計年報》,去年首爾人口共1020.4萬人,同比減少了9.3萬,而且首爾已經連續6年出現人口減少的情況。其中一個共鳴,就是作為80後出生的韓國年輕人,如何獨自面對不同形式的生活問題。

另一個涉及的,就是女主角在媳婦關係上出現的毛病——「善良的兒媳病」或「兒媳病」。韓文上稱之為착한 며느리병,意思為結婚後的女性在家變成非常聽話、言聽計從的媳婦,對於丈夫家人的任何指示或命令,都會義無反顧地跟隨。女主角雖是契約式結婚,但對於男主角的媽媽眼中,她是多了一個女兒,正如很多韓國女性遭性別定型為結婚後須相夫教子,成為丈夫家庭重要的一分子。而劇中女主角亦一樣,其奶奶經常沒通知下拜訪家中,她都要無條件地侍候她,而之後在祭祀儀式中,她亦需義無反顧地幫忙烹調祭祀用的食品。然而,雖然社會情況下已變得不容許婚後女性成為全職家庭主婦,不過她們現已同時受到工作及家庭的壓力,下班後回到家要面對繁重的家務,而且奶奶還會有機會經常嘮叨家常,這造成有不少都市已婚女性會有「善良的兒媳病」,同時在影響著女性於韓國社會的地位。

整齣劇就是在帶出一個訊息:“YOLO(You Only Live Once)”。一個來自美國的潮語,都在韓國中流行,在生活壓力大的首爾中,除了生活工作家庭外,還要承受外界對於戀愛的期許。隨著單身族文化在韓國盛行,YOLO這時就用來形容光榮於單身的人,認為一個人能自在地活在當下,想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六位主角亦想透過此方式在工作及置業煩惱上得到解脫,其中女主角的朋友更為明顯,在戀愛上合之則來,不合則去,崇尚自由戀愛及生活。從劇名到他們的生活中都反映了YOLO這個思維,例如女主角婚後兼職的咖啡店都是以YOLO為名。今生只有一次,在僅餘的生活時間中,要抓緊機會選擇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從而活在當下、享受當下。此劇帶出了這個非常貼近年輕人想法的訊息。

《今生是第一次》在韓國年輕人中很受歡迎,皆因此劇貼地地說出他們面對社會及自己生活的煩惱,而且透過主角之間的互動來呼應他們的夢想——在看似水深火熱的社會中仍能夠談希望、成就希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