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張秀賢

前中大學生會會長、通識及時事評論專欄作者 網誌

社運

回應今天劉頴匡考慮參與新東補選事宜

回應今天劉頴匡考慮參與新東補選事宜
廣告

廣告

今天我不是以一個新界東初選候選人的身份來跟大家見面,而是以一個對香港前途相當關注的公民身份來跟大家談談一些事實、感受、評價。

今天下午兩點多,劉頴匡在城市大學校園內召開記者會,宣佈自己將會在民主動力初選協調機制外,積極考慮參與三月新界東補選。相信大家都充滿滿腹懷疑,我今天想跟大家擺事實,講證據,攤在陽光之下,真相一目了然。秀賢要以講真話、行公義為己任,自己的榮辱與譭譽,早已置諸度外。

秀賢與劉頴匡是中學時代的校友,素無夙怨。然而,就事論事,劉頴匡今天下午的言論講到了三點。

一)劉頴匡拋開民主動力機制參選。這種單兵突發式參選,假如無法得到民主派支持,選舉很大機會敗北,最終員會令中共坐得漁人之利。即使他能全取四萬或六萬本土派選民支持,但因缺乏傳統民主派選民支持,最後都無法重奪議席。而梁頌恆本身亦知道,只有民主派和本土派共同推選一名候選人,才可以勝出。他為何會這樣做?大家不妨問他。

二)劉頴匡今天明確表示梁頌恆「承諾全力支持」他參選。這一點說明了梁頌恆的前後矛盾。數個月前,黃台仰、梁頌恆、秀賢與民主動力的鄭宇碩見面,黃台仰及梁頌恆均明確表示支持秀賢擁有被DQ者的明確授權,可以出戰新東。現在劉頴匡表示梁頌恆「承諾全力支持」他參選,只是意味著梁頌恆反口。同時,梁頌恆在這兩星期沒有與我作任何溝通,亦沒有交代事情的最新發展和決定。我在昨日發短信予梁頌恆,向其查詢:「報導及各方消息都指出劉頴匡是閣下和青政都簽名支持的有意參選人,而我則不再是唯一被閣下和青政支持的人選。是否屬實?敬請閣下在今天午夜十二時前回覆本人。如無回覆,或者回覆只是不置可否,或者言不及義,我將視上述所言為真實無誤。」可是,至今仍未有任何回覆。我待會再跟大家說一些事實。

三)劉頴匡今天明確表示秀賢在民主派有初選後,未再有清晰表態支援抗爭者。這是徹底的錯誤。我近期在不同媒體訪問及節目中,一直反覆強調自己會如何支援13+3及之外的抗爭者及政治犯(包括一半薪資及議員助理),而我本人就是佔中案九名被告之一,何來「在民主派有初選後,未再有清晰表態支援抗爭者」?這個說法對我有欠公允,亦與事實完全不相符。秀賢希望劉頴匡可以還本人一個公道,不應再傳播任何有機會誤導公眾的說法。

現在來跟各位報告一些事實,希望大家關注一下我對梁頌恆的一些觀察和看法。

一)2015年,梁頌恆是由全國港澳研究會林朝暉(Terence)身處北京發短訊,初次引薦給秀賢認識。從一開始,我已對他懷有介心,點頭之交,從未深交。(證據:短訊)

二)2016年,梁頌恆在宣誓前一晩,曾經在一眾年輕朋友面前當面承諾翌日絕不玩嘢,好好宣誓,之後卻莫名其妙反其道而行。(證據:人證)

三)梁頌恆與游蕙禎應該分別評價。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全程參與民主動力初選協調會議,出謀劃策,辦好初選。梁頌恆一直都沒有參與討論,同時亦沒有向秀賢明顯表達過任何反對初選的信息。

四)宣誓事件之後,本民前人士對梁頌恆的表現不滿和不信任。黃台仰在2016年12月找我參與新界東補選,冀能團結本土派及泛民。之後黃台仰與梁頌恆,跟我見鄭教授,二人同聲支持我參選。(證據:鄭教授)

現在梁頌恆反口,倒戈一擊,真要問他幾個問題:

一)上述所講是否事實?

二)梁頌恆為何先在鄭宇碩教授面前表態支持張秀賢,後又轉而簽名支持脫離初選機制的劉頴匡?難道一位真政治犯不足以代表抗爭者?

三)如果梁頌恆這麼反對初選機制,為何一直都未有向秀賢傳達此信息?同時,秀賢決定參加初選時,梁頌恆為何又沒有表達另派人選的意向?居心何在?

四)在單議席單票制下,如果沒有傳統泛民主派選民支持,只有本土派選民支持,能夠贏保皇黨嗎?劉頴匡當然有權參選,但假如沒有民主派的支持結果只得一個:選輸、送保皇黨入立法會!

五)目前初選45:45:10的機制,游代表青政在協調會內同意,民調四條問題其中有兩條都是由游代表青政提議。這些都是涵蓋九西及新東兩區。梁頌恆由頭到尾都沒有參與其中。現在梁頌恆竟然說青政由始至終反對初選機制,又是否完全的事實?

關於選舉,秀賢義無反顧,奮鬥不懈。我始終要爭取的,絕對不是梁頌恆的支持,甚至不是某位人士的支持,而是新界東選民不分黨派的支持。To the people, for the people. 這個席位屬於被DQ者背後的選民,不是屬於被DQ者個人。我相信真本土派的選民眼睛是雪亮的,不會被鬼影幢幢的人欺騙,不會被明一套暗一套的幫派分子欺騙。

秀賢特此鄭重聲明:我不會退縮,因為我要靠真誠和努力贏得這次初選,然後民主派和真本土派才會團結一致,取得18萬票以上,擊敗保皇黨保住直選議席過半數,抗拒暴政,守護公義。

秀賢的主要支持者包括:葉建民、陳健民、林和立等十幾名學者、區諾軒、林榮基、馮敬恩、徐承恩。試問在三位候選人當中,誰人能夠獲得如此廣泛的支持?至於本土派的朋友,我特別感謝本民前提供選舉物資支援我這次選舉工程。我特此由衷感謝。

秀賢謹此重申:初選贏,我就去馬;輸,我就退出,毫不含糊,義無反顧。如果連初選都輸,試問怎能贏保皇黨?

為了本土民主,抗擊紅色資本,幫助弱勢社群,捍衛自由人權法治,我已經豁出去了,有了因為議會抗爭而面對可能坐監的勇氣。這次選舉不是兩個工會的對決,而是政治犯與專政者的對決,是抗拒紅色資本、教育、經濟剝削的關鍵一戰。希望大家支持。我會全力以赴,不負眾望。由始至終,講真話行公義才是我做人的基本操守。感謝大家!

張秀賢
2017年12月30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