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一個人做四個人工作 垃圾站清潔工:上司曾叫我唔好報工傷

一個人做四個人工作 垃圾站清潔工:上司曾叫我唔好報工傷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海麗邨罷工進入第七日,工人今日下午到長沙灣政府合署進行談判。在罷工工人的身影中,鄧伯可說是年紀較大的一位,他的工作量亦是最龐大。他今年80歲,「一腳踢」負責屋邨整個垃圾收集站的工作,「一個人做四個人的工作」。鄧伯去年因工受傷,休息了一個多月,上司事後竟叫他「唔好報工傷」。

鄧伯每日早上五時多便起床,六時十五分到房署辦公室打卡。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整理居民丟置的傢私,「砌好床褥同沙發,唔係就有人投訴」。「啲特大床褥最難搬,成8吋厚,壓落嚟真係咪講笑。」

垃圾收集站原本有4個工人,但兩年前只剩下鄧伯,原因簡單;因為除了辛苦,就是辛苦,都是辛苦。走進垃圾收集站的範圍,眼前一件又一件的大型傢私,記者認真數過,有睡床、沙發、雪櫃、床褥和大衣櫃等,連嬰兒床都有一張。

photo_2018-01-02_16-18-23

去年十月,鄧伯便因為一次工傷,休息了接近一個月。「諗住睇下床單蓋住啲乜啦,點知有個馬桶喺入面成個跌落嚟,結果撞到腳。」鄧伯說來倒輕描淡寫,但如旁邊的清潔工所形容,「都幾撚大鑊」。

鄧伯在受傷後,自行坐的士去明愛醫院急症室,逢了兩針。「阿頭叫我唔好報工傷,最後係無報,佢俾返的士錢同病假錢我囉,三百幾蚊。」鄧伯現時尚未痊癒,左腳仍然一拐一拐:「依家唔舒服就睇下跌打,年紀大機器壞嚕。」

photo_2018-01-02_16-18-24

在一座又一座,整整齊齊的傢私大山背後,是源自工人的努力。食環署的外判承辦商來收集垃圾的時間不定,有時一星期一次,有時則一星期兩次。鄧伯提到,管工有時會「叫執好少少,咁就知道係有人投訴」。「如果有人嚟執二手,就多數要再執過。」有時候,更會有其他附近屋邨的棄置傢私「慕名而來」。香港的廢物分類,不但落後,而且完全沒有關顧工人的實際情況。

十一點有一小時吃午飯,再工作到下午四點。「食乜?去商場食『波仔』囉,一個人點煮飯,無營養?無辦法啦。」鄧伯又表示,每到農歷新年和季節換季前後最多人掉傢私:「唔環保?都唔諗呢啲啦,做完收到工就好啦。」

鄧伯如果放假的話,海麗邨更是沒有任何替工:「唔係無人做,係無人想做邊有人想執垃圾先?」工作量多,人工卻低得可怕。香港工商在去年11月接替民順,工人的月薪由$8,617加至$8,628,多了11元正。鄧伯指出,初入職時月薪是$7,777,「4條7呀嘛,有最低工資咪加咗囉」。然而,辛苦工唔止辛苦,還要面對受傷的風險。「有諗過唔做嫁,但可以點?你話我知。」

昨天是他第一次參與遊行,「我年紀大,大家齊心就好」。鄧伯做過不少工作,11歲便學師做封喉,後來跑了去做海員,去過不少地方:「嗰段日子真係好開心,最自由自在。」後來行船不再,回到香港,又學起做鋁窗來,一做便是幾十年來。2018年,是他在海麗邨做清潔工的第四個年頭:「貪住得近,又想自食其力嘛。」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