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岸久

於長崎良美株式會社擔任職員 網誌

生活

台灣的古惑仔之我見—— 《艋舺》

台灣的古惑仔之我見—— 《艋舺》
廣告

廣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艋舺就是一個關於台北舊城的故事。有別於單純地賣弄兄弟義氣和血腥廝殺的江湖片,艋舺立體地刻劃了台北舊城的基層生態,將生活的無奈與現實的無力,徹底的表現了出來。而當中黑道的呈現與命運的促狹,就是艋舺的獨特之處。

主角趙又廷所飾演的蚊子,本來是個單純的學生,因為不甘心午餐飯盒中的雞腿被搶,而槓上班中的黑學生,在打鬥中,不凡的身手受到廟口地區頭目Geta之子志龍和他的兄弟賞識, 因而結拜加入廟口的黑道。 蚊子聽過有關志龍父親Geta的英勇事蹟後,以為Geta會個殺氣很大的江湖大哥,但沒想到初次見面,Geta居然是個載著浴帽,在漏水的廚房為大家炒菜的一個中年胖子。 這個市井的形象為廟口的黑道下的一個最好的註腳。 在艋舺,沒有一個的警察,地方的秩序全部依靠黑道來維持,欠債的追討,商業的糾紛,全部由黑道包辦處理,而作奸犯科的業務,例如酒店販毒等,Geta不但絕不沾手,甚至不充許兒子志龍到酒店去。黑相對於白,有白才有會有黑,所以與其說Geta所代表的是黑道,倒不如說是地方上的訟裁勢力,規矩的執行人,是政府勢力未切實伸延到地方的必然結果。

然而訟裁的存在並不代表公義的彰顯,例如黑道所訂下的規矩便相當不人道,欠了賭債不是還錢就能了事,還要被剁去手指以作懲戒。黑道的存在構成了一個扭曲的環境,在扭曲之中體現出命運的促狹。當蚊子的母親質問兒子為何加入黑道時,蚊子反問母親,為何她正當地開一間理髮店,卻需要與外省的黑道大哥灰狼糾纏不清,這段糾結的對話,帶出他們都不喜歡黑道,但又離不開他。在外省勢力的覬覦下,和尚深明廟口的傳統勢力不堪一擊,而大佬們的的封閉思想,只會把廟口把志龍他們一伙人帶向滅亡,在沒法說服大佬改變之下,為了令廟口可以生存下來,和尚只能選擇與敵對的派系合作,殺死了志龍的父親,以換改革的機會,但結果卻盡相反,保不住廟口,也把志龍逼上了絕路。和尚,志龍與廟口勢力之間的關係,體現出在黑道扭曲的空間下,一切像是哈哈鏡中的影像,所有良好的意願,也只能得到悲劇的收場。

外省黑道大哥灰狼在告誡蚊子是說過「風往哪邊吹,草就往哪邊倒。年輕的時候我也曾經以為自己是風,可是最後遍體鱗傷,我才知道原來我們都只是草」這一句不止是江湖的最佳體會,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又或者,人生何處不江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