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無悔做口多的人

無悔做口多的人
廣告

廣告

在過去兩三年,因為我是支持佔領行動,在個人臉書發表了很多文,引來很多來自不同階層和政見的人不滿。舊伙記就直指我影衰懲教署,當我問他,是那一方面影衰,他沒有直接的答案,只拋左一句,你不應該這樣高調話自已是退休懲教主任的身份來評論政治和社會議題。一直以來,我都說自己「生為懲教人,死是懲教魂」,點解我唔可以用真面孔見人呢?而作為一個退休公務員,是一個普通市民,為什麼不能用真面目去評論政局呢?他更不作任何回應。

記得多年前,伍靜國先生接任為懲教署署長的時候,談到使命感,應該以懲教人員為驕傲,當親朋戚友問起,你是做那一個行業,不要老是說是公務員,又或者回答是「當差」,這樣沒有自信的答案,更問自己,為什麼我不能理直氣壯的告訴人家,我是在懲教署工作呢?今天在香港社會上佔了百分之九十九的退休公務員,都出來撐政府,因為他們覺得撐政府,或者是撐警察才是一個好的出路,正確的出路。這一點我是理解的,也明白到,不能做另類,但當和這些人深入討論,他們就答不出,為什麼一定要撐政府,一定要撐警察。

很多退休公務員會認為,他們現在還是特區政府支薪給他們,他們就會用「食碗底,反碗面」來形容一些不親政府的公務員,這一點,真的要請他們回顧下,他們為政府付出了的青春,勞力和貢獻,這只是一種回報和合約精神,是天經地義,不是賞賜。而當年港英政府制定長俸退休制度,是對公務員的一種保障,大家才安心為社會服務。

再談到撐警察的問題,一個現代化的管理隊伍,要市民來撐,我覺得是笑話,香港警務處相信是全港政府部門所擁有的資源最多的一個部門,他們從來都不缺資源,所以,他可以動用很多的人手,很多的配備來應付一切突發的事情。然而他們手頭上更擁有其他紀律部隊都沒有的的,就是拘捕和檢控的權力。他可以在街上要求你出示你的身份證,也可以用某種原因在街上向你搜身。若發覺懷疑有不法行為,他就立刻將你拘捕。這麼大的權力,還要你一般市民去撐嗎?有一位法官講得很好,警察是一個高薪的工作,不是義工,不要犯了事就用服務社會來辯護,更不應指是法律的漏洞。

從來我都是支持警察依照法例和法規去執行職務,這樣已經足夠,不用劃蛇添足,過道介入政治,並不是警隊之福,我曾經用「佔了便宜又賣乖」來形容曾偉雄,可能會有點過份,但我又覺得還未夠深入,也想警察能夠反醒一下,留一點尊嚴和自信給自己,我相信,很多守法的香港市民一定支持警察。

作為退休懲教主任,算是紀律部隊的一名中層管理人員,看見現時香港所發生的有關警察過度使用權力,是感到痛心和憤怒。我不會到警署送花,送生果來逗警察開心,但我也不會當街來指罵警察,因為我覺得他們仍然要有一點尊嚴,但也希望他們自重,在很多次無理或者是不合法的用警棍毆打佔領人士,尤其是在龍和道那一天的事件,警務處真的要拿出來做檢討。

我撐任何一位有份參與佔領行動的人士,大家的付出,雖然沒有得到政府合理的回應,但大家都憑著良心,用良知來做事,這一點值得大家驕傲,也不因為吳廣明是一個退休懲教主任而埋沒良心去處事,大家加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