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方栢倫——瀋陽平行時空

方栢倫——瀋陽平行時空
廣告

廣告

圖:Alan Man Photography

上次講過「男拔萃戴志偉」袁振昇,怎能不提「喇沙小志強」方栢倫。袁振昇選擇出走英國,方栢倫就在本地球壇扶遙直上,趁著當時港援不當外援的窗口,加上在天津東亞運的出色表現,被中甲瀋陽中澤相中。

他住的酒店在遼寧海關相連在一起。雖然有閘門分開酒店和政府機關,但好像總有一兩道暗門去引誘你偷看國家機密。你以為和政府機構相連的酒店會冠冕堂皇,卻是周星馳見到會爆粗的麗晶大賓館。白光管照不亮晚上的黑房間,不大穩定的空調吹風口乾著草草手洗過的球衣,酒店職員知道他長住酒店,不常打掃,床單被舖亂作一團,地氈可能還藏著上手住客的煙灰。假酸枝床頭櫃上,放著一部PS4、翻不到牆的手機,和跟女朋友的合照。

女朋友就是他的世界,大得要方栢倫要在上機前在臉書宣佈訂婚作為對她人生的承諾。僅有的數據傳輸的,盡是綿綿情話;反而家人的來電,他卻避之則吉。年青人說,長輩沒有當過全職運動員,不會理解他的感受,數據昂貴要省點來用;實情是,他不想要家人擔心他在彼方的狀況。

身形不夠魁悟,腳法不夠秀麗,連東北話也不可能說得標準。「隊友」們借故踢傷,向他說的話特意讓舌頭再捲了兩圈再吐出來,原來都可以是挫敗意志的無形刀。到處都是一式一樣的商場,可以買到外國貨的Tesco和家樂福離球場和住宿甚遠,受了傷的腿警告他不要再走太遠。

而他不知道,在隔壁的劍館裏,我除了支援香港隊幾位運動員,閒著的時間多得很。而他卻正正因為傷患纏身沒人處理,苦無出場機會。

到他咬著牙關康復了,金主卻突然撤資,中國足協勒令散班。

「我們分手吧!」我不知道他怎麼咬著牙關去承受第二波卻最沉重的打擊。

在仁川亞運選手村的治療床上聽著他的故事,總嘆相逢恨晚。我想,若果我知道他就在瀋陽那遙遠的附近,捱點義氣處理他的傷患,搏個出場機會,是否能挽救他和她那看似虛無飄渺的將來?

現在方栢倫每次練完習,他都直奔回家。相比於九十後的即食戀愛,媽媽的愛和煮的菜更窩心、更實在。香港的家雖小,但媽媽常常保持窗明几淨。以前方栢倫借故不回電,現在出糧第一件事就是「交家用」。愛可以改變一個人,但也要看愛如何可以無條件。

所以,那曾經令他午夜夢迴的社交網帳戶,早在回香港前就給刪除了。

延伸閱讀:

袁振昇——被偷走的那八年

原文刊在此
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