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同情袁國強

同情袁國強
廣告

廣告

林鄭聯同新舊律政司長見記者,一字不漏照稿讀對袁國強高度評價:「擔任律政司長五年半期間,表現卓越,一直致力維護香港法治,對國家和香港有承擔,對工作充滿熱誠,是我和其他問責官員非常敬重的同事,也深得律政司內外的公務員愛戴。」

聽到林鄭這番溢美之辭,一身雞皮疙瘩,腦袋也同步拚命回帶,搜索林鄭口中所說,袁前司長在什麼事情「表現卓越」?在哪方面「維護法治」?五年半來,對香港又有何「承擔」?

回帶搜索的結果,看不到任何正面的東西,只剩下憤怒與不堪。

政改在立法會被大比數否決,袁國強並非主打,也算非戰之罪。議員宣誓風波,剛開口希望在香港的法律框架內解決,人大就閃電釋法,也可以說是袁國強控制不了的事情。

主動入稟連環DQ六名議員,就不能不說有強烈的政治動機。在立法會政治力量失衡,政府全面配合下,建制議員趁機肆無忌憚修改《議事規則》,幾乎廢掉立法會監察政府的功能,袁國強作為始作俑者,實在立了大功。

你又可以說人大釋了法,DQ議員是迫不得已的呀!那麼,對十六個社運青年刑期覆核,應屬袁國強的自主範圍吧?為何他會不理負責刑事檢控同事的反對,堅持要把年輕人告到坐牢不可?到底袁國強有何政治考慮?要向誰獻媚?非但沒有看到他有何「卓越」和「承擔」,永久遺留下來的,是一身污點。

至於未完成的「一地兩檢」,他提出《基本法》二十條,卻被中央狠狠地摑了一巴。朕即法律,人大至高無上,中央全面管治,何需找什麼法理依據?想到這裏,不禁對袁前司長產生一絲同情。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