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何其荒謬的「刑不上公安」

何其荒謬的「刑不上公安」
廣告

廣告

在古代的封建社會,是「刑不上士大夫」;到一黨專政下的中國共產黨,直到「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之前,都是「刑不上政治局常委」。這些都是在封建年代及極權專制體制下才有的事。

在中國大陸,公安系統貪贓枉法攬權腐敗問題嚴重而且普遍,尚且未至於夠膽提出要「刑不上公安」。真的估不到在回歸後二十年的香港特區,竟然有警察員工的代表,要求「刑不上本地公安」。一個荒謬到連在一個最荒謬的社會都不能提出的荒謬訴求,竟然出現在今天的香港。香港人應該如何感想?這可能是香港警政沉淪的一個反映,也足以說明了部分警察代表在心態上的墮落。

苟真如此,香港以後就真的會太太平平?

苟真如此,相信到時亦都唔再需要有黑社會,因為江湖大佬根本收唔到靚,所有古惑仔都會全部去晒做警察。到時可以冇風險行蠱惑,你話邊度有咁着數嘅事。如果你係古惑仔,你又會點揀?

苟真如此,可能真的不會再有示威遊行,因為警察可以隨時執行私刑;以後如果再有任何人夠膽挑釁警察,就無需七個夾一個咁大陣仗。仲駛乜鬼鬼鼠鼠,要打你一鑊,仲使咁麻煩要的埋暗角?重打得5分鐘咁多多,點夠喉?以後?鍾意郁你就郁你,唔係咩呀?就算就地正法也可以。

苟真如此,香港警隊的專業發展水面一定會有重大突破。香港警隊擁有的先進裝備,世界上好多發達國家的警隊都冇咁巴閉,其他地方就更不在話下了。如果有埋「刑不上公安」這樣反潮流的法律保障,香港警察的專業水平,肯定起碼可以高過菲律賓或其他第三世界的警務隊伍。

有冇睇清楚《警察通例》第19章《使用武力與槍械的使用》的內容?其實只要睇過下,跟住憑常識都可以判斷到有冇犯法。

七警就唔使多講。如果唔係明知有問題,駛乜的埋暗角,有人負責睇水,先至輪流開拖?根本就係心裏有鬼,佢哋也自己知道自己做緊一D唔見得光嘅嘢。

至於朱經緯,一覽步埋去就揸住支警棍自上向下掃落已經向相反方向行開嘅人群的背脊。《警察通例》29章其中一條咁寫,「警員除非有絕對需要,而且沒有其他辦法去完成合法任務,否則不得使用武力」;另一條:「應盡量讓對方有機會服從警方命令,然後才可使用武力」;再講多條:「達到目的後,須立即停止使用」。這些都清清楚楚寫在《警察通例》第29章(2007年修訂版)及相關的《程序手冊》。網絡上流通甚廣那一段朱經緯歐打途人片段,憑常識判斷都睇得出完全違反晒這些規定。因此受到判刑,仲有乜好投訴?

作為警察,應該為少數這些害群之馬損害警隊聲譽的行為受到懲罰而感到高興,因為唯其如此,才可以保護大部份警察的形象,令所有其他的警員不致因此而被拉下水。

如果只係這兩單個案,根本就唔會嚴重到要賠上警察嘅聲譽。關鍵問題係唔肯認錯,唔肯承認確實有警隊內的「兄弟」做錯咗,仲要護短。事後點樣幫助那些「兄弟」及其家屬是另一回事,但真的犯了錯,便應該從錯誤中吸收教訓。沒有必要否定朱經緯及七警都可能曾經對警隊作出個重要的貢獻,那是另一回事,他們可能都獲得過表揚,獲得過晉升。但「權力越大,責任便越大」,這一次是犯了錯,就是犯了錯,不能混為一談。犯了錯就要承認錯誤,犯了法就要接受法律制裁。警察揸住支槍,社會是不會、也不應該容許警員有如此嚴重犯錯的空間的。作為獲得社會授權的警隊,更應該向市民表現出一種願意承擔責任,會從錯誤中吸取教訓的氣度。如果唔係,社會憑乜授權你哋陀鐵揸警棍?

現在最令人失望的,是一哥帶頭唔肯道歉,部份警員代表的態度是視法治如無物。還要自降身價,對那些「愛字頭」、維園亞伯及中國大媽式的愛黨盲毛、甚至是江湖教母式人物的「義和團式低端撐警」行為互通款曲、眉來眼去。

如此反應,造成的損害比一件「七警案」、加一單「朱經緯案」更嚴重更深遠,是把兩件本應屬於三萬個警察中少數人犯錯的事件,放大何止十倍百倍的更大損害。

香港警隊是不是還想恢復名譽?想不想與香港人重建互信?要不要重建和諧的警民關係?是不是還志在那個曾經一度被視為「最得到市民信任的紀律部隊」這個榮光?是想發展成為一支專業水平更高的現代化紀律部隊?還是心裏只是想着「要以後想做乜,就做乜都得」?

現在,這一位似乎仍然是在代表警隊聲音的陳祖光反其道而行,要乘機抽水,要擴大警權到完全荒謬的水平。如果說真的是代表了三萬名警員的聲音,就真的令人極度失望了。所有警務人員都應該撫心自問,究竟應該以什麼態度來回應七警案及朱經緯事件?今天部份警務人員代表這一種回應的方式,究竟要達到乜嘢目的?又會把香港的警政發展帶到那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