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朱米高

傳媒人,基督徒,曼聯迷,識少少音樂 網誌

生活

2005,香港有過這樣的樂壇

2005,香港有過這樣的樂壇
廣告

廣告

2005年,對香港流行樂壇來說,是頗特別的一年。

2005年,可能是香港樂壇最後一個小陽春。

那年度出道的新人,唱得好、作得好,形象風格鮮明,好些紅到現在。就如紅酒有特別豐收的年份,2005,是香港樂壇的好年。

來!回帶看看那個美好年份的產品!

側田

2005年最先跑出者。側田作得,這不用多說;唱得,很可惜要靠唱高音來證明。或者說,是唱片公司老闆認為要這樣。幸好他出道時還未發明「鳩嗌」這潮語,否則下場可能是另一個故事。他曾對香港樂壇灰心,但最終還是回來,好事。

衛蘭

相比同年其他唱作新人,衛蘭比較專心唱歌。出道靠翻唱黎天王舊作的英文歌先聲奪人。原本發展好地地,但跟她撞樣的妹妹衛詩的出現,竟出現「界票」效應,隨著妹妹日本吸毒事件,兩姊妹人氣也隨之下跌。而今日的衛蘭仍然有得唱下去,證明歌手的生命力,唱功遠遠比肥或瘦緊要。

王菀之

《我真的受傷了》和《一秒感動》都是有靈氣的作品,我甚至覺得王菀之是當年唱得最好的一位新人。唱作實力是真材實料,陰聲細氣雞仔聲卻是裝出來,令人無法猜到後來的她可以放到盡演喜劇。一句「我討厭政治」被網民講足一世,算吧,今時今日,關心政治的藝人是社會的Bonus,何況流行音樂的本質就是幫你忘記政治。

謝安琪

今日的她是女神BB、是B餐、是入屋人妻,越「變」越靚。但我仍然比較懷念初出道時帶點Rock、帶點Raw,唱著《菲情歌》和其他非情歌的謝安琪。而且我發現,身邊不少人也有同樣的想法。2005年的衛蘭和王菀之太強勢,謝安琪未能一炮而紅,否則,或許不須作日後的轉營。

張繼聰

跟一個比自己紅的人結婚竟然是原罪,罪大到幾乎要釘十字架,但無可置疑,張繼聰演藝天份之高,瓣數之多,是娛圈異數。出道於高手林立的2005,實在難佔一席,欠缺觀眾緣是致命原因,幸好稍稍改頭換面,留一束鬍,現在已守得雲開。在他眾多的瓣數中,作曲能力最被忽略,介紹返:陳奕迅的《防不勝防》,何韻詩的《木紋》,都是由張繼聰作曲。

方大同

方大同一出道我就情有獨鍾:即使他只是個外表瘦弱不起眼的小子。香港樂壇難得有這種騷靈味,不過香港樂迷有個迷思,就是歌手的音樂風格不能單一,一張唱片裡面最好如賀年全盒般樣樣齊,但方大同一於少理,一直堅持自己的歌路與風格,也將風格播種到其他歌手,如薛凱琪的多首作品,及容祖兒的《牆紙》等。這樣好的歌手,為什麼近年這樣低調?有誰可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Soler

兩個似陳啟泰的鬼佬孖生兄弟以二重唱夾band方式唱作廣東歌,單單直接的description已用上廿幾字,可見Soler亮點何其多,弟弟Dino的一手結他更達到彈section的水準。Soler一出道就成功搶灘,快速進軍紅館開show,可惜還是敵不過唱片公司合約糾紛,可惜。

回帶完畢。應該是懷念過去還是憧憬未來,悉隨尊便。But why not both?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