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要提防的是造謠打擊工運的人,不是本土派

要提防的是造謠打擊工運的人,不是本土派
廣告

廣告

鑑於自海麗罷工後,近兩日一些網上KOL或專頁質疑職工盟侵吞市民給罷工工友的捐款,或進一步指控職工盟借工友罷工「抽水」;另一邊廂,就有不少參與運動,支持工運的人指「本土派」KOL或個人抹黑。對於這些是非,我想認真而嚴正地作證,歡迎傳閱。

先說「抽水」。我受端傳媒委託跟縱採訪罷工及談判的其中一段過程,期間看到區議員楊彧及職工盟的杜振豪及其他職員在整個過程中如何組織、協助和陪伴工友,相信全力參與這次運動的朋友、追訪的記者們也見證了相同的事,這是沒有參與運動的論者所不能推翻的事實。「抽水」的形容是有違事實。李卓人的參與僅是低度,那些以李卓人借代職工盟並等同泛民的朋友,請你們多了解思考一下這次工運的成功因素(可參考我的報導);這運動是因社區、工人、組織、傳媒和民間的互動而勝利的,而職工盟確實有很重要的位置。不喜歡泛民的朋友,不能因此抹殺基層組織,和組織的重要性。因為基層組織正正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基石。

再說罷工基金。一位由頭到尾都在支援海麗罷工的朋友說:「海麗清潔工罷工初期未有籌款,罷工基金從何而來?係從四年前碼頭罷工基金來的,咁籌完啲錢派唔晒會點用,海麗清潔工喺開會時都同意左係撥入罷工基金,繼續幫人。因為佢地都唔想好似攤大手板乞人幫手咁,佢地窮但係係好有尊嚴的人,知道日後可以同人講,「罷工基金佢地有份」,佢地都不知幾開心。」朋友和我跟職工盟完全無關,但我知道區議員和職工盟的組織者每天都會跟工友開會商量大大小小的行動決定,朋友的證言亦證明了工友是同意捐款撥入罷工基金的。我相信沒有參與運動的人,沒有參與會議的人,是絕不能斷言任何團體「侵吞」捐款的。退一萬步,即使你的錢是捐給工友而非職工盟,那錢就是屬於工友的,而工友選擇捐給職工盟的罷工基金,那又有何不可呢?

另一邊廂,有人說「本土派」抹黑,對不起,我不敢苟同。我並不會把兩三個曾發表所謂「本土」論點/意見的個人或群眾放大來代表本土派,因為我深信不少主張本土思維的個人或群體都是能理解常識及尊重事實的(包括了懂得遣散費和對沖的原則和計算方法),有一些個人或群組因為沒有完整地(甚或從未)落區參與這次工運,因此未必清楚事實,同時對勞工議題不熟悉,但又厭惡泛民,因此妄下判斷,作出不實的指控。這些行為,並不是每個所謂「本土派」人士都會犯的,千萬不要一竹篙打一船人。

寫這作證,並非因為我心繫工黨/民協/職工盟/本土派,我只是非常重視這次工運所產生的運動經驗:結合社區、工運、公民團體、傳媒和大眾輿情,產生的能量足以撼動不公義的制度及改變不平等的社會關係,即使是很小很細微的冰山一角。因此,我絕對不希望不是基於事實的指控破壞這個連結的方略。如果大家真的、真的希望香港社會更平等、弱勢者能夠充權,我們應該思考這次工運的成功原因,整理出可以供後人參考的智慧和策略,而非沒根據地/因誤解否定過程中的任何一方參與者。我誠心希望大家能放下派別紛爭,因為這對辛勞付出的工友和參與者都是不公平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