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教授。 網誌

保育

冷鋒過港的空氣污染故事

冷鋒過港的空氣污染故事
廣告

廣告

攝:Alex Leung

昨天(2018年1月8日)冷鋒過港,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天氣轉冷,不過中午前一段時間,我嗅到了一股燃燒煤炭的獨特味道,感覺到換了不同性質的空氣,反映冷鋒後面的內地氣團隨着冷鋒南下,已經到了香港。

檢視赤鱲角機場的風向、風速、氣溫資料,得知早上7時已經穩定轉吹西北風,氣溫很快跌了兩度,可以看成是冷鋒掃過赤鱲角,10時後冷鋒的主力抵達,風速顯著增加,開始下雨,溫度一小時內再跌三度,此後數小時北風風力維持,間歇有雨,下午2時後,相對濕度下降,反映相對乾燥的大陸性氣流到來。

檢視赤鱲角的能見度數據,上午4時左右能見度開始下降,7時左右跌破5公里,10時左右低至2公里,下雨後略有改善,不過要等到下午2時後才恢復10公里以上的較好能見度,晚上我在紅磡望向觀塘,視野清晣,雨水的洗滌作用十分有效。

由於過程中相對濕度只十分短暫達到95%,能見度下降不能歸咎於一般的霧,應該與空氣中的污染物關係較多,檢視環保署的東涌懸浮粒子PM10數據,濃度從上午8時起升高,時間在轉吹穩定西北風之後,反映污染來源位於西北方,下雨後濃度下降,則與雨水的清洗作用有關。

雖然雨水能夠清洗空氣中的懸浮粒子,卻不能清洗一氧化碳之類的氣體污染物,環保署東涌的數據顯示濃度從上午7時起逐步上升,最大的增幅在西北風加強之後,此後一路維持在1300微克/立方米以上的水平,反映來自西北方的污染物源源不絕向南方輪送。

冷鋒過港不只是天氣變冷,還有空氣污染的故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