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投郭永健前,請你三思

投郭永健前,請你三思
廣告

廣告

明天是新界東補選的初選。如果你的見解一向與我接近,我呼籲你不要投郭永健。反之,你則應該考慮投他信任一票。

眾所周知我經常發表見解,郭永健曾於新移民綜援及全民退保兩個議題高調反擊,並稱要「給謝冠東掃盲」。從他的長文裡,我深切了解他的取向。

* * *

新移民綜援的爭論發生在2013年12月。我指出新移民的就業率只有44.9%。假如他們沒有就業卻領取綜援,那就是「盡責的香港年青人早出晚歸努力賺錢兼未有兒女,與此同時卻還要資助只重權利的那一類新移民,留在家裡時刻與子女共敘天倫。」我指出此事的不公。

更荒謬的是,現在更有新移民打算追討之前的綜援。若他一次過追討六年的綜援,一下子有15萬元資產,倒還比不少港人富有。

郭永健回應,這些未有就業的新移民,應是在家裡擔當了家庭主婦。而根據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所做的研究,家庭主婦平均每周在家裡勞動46.8小時,與港人每周平均工時47小時相若,言下之意新移民其實同樣勤奮,社會貢獻同樣地高。

至於追討六年綜援,他說他們有申請的權利,但能否成功追討還要視乎審批政策。最後他促請大家討論新移民時「不要被偏見蒙蔽了眼睛」。

可是他忽略了,那些工時47小時的香港人,其實回到家裡一樣要做家務,而且還要是以有限時間趕急地做。我指「如果我們不能同意那實情是較辛苦的人(香港人),去讓另一班人較舒服(新移民),我覺得是離地的。」他看不到這個事實,可能是因為如他所言,被偏見蒙蔽眼睛了。

至於追討六年綜援有待審批,我的結語是「不論能否勝訴,我只是想問你們會否嘗試勸阻新移民向港人聲討15萬元,以免引起港人對新移民的反感?又還是你們覺得這種申索合情合理?」對於我的各種回應,郭永健再無回答。

* * *

全民退保的爭論發生在2016年12月。當時我指出坊間提出的一眾全民退保方案,均會在不久的將來宣告破產,例如以周永新團隊的研究去推算,全民退保聯席的方案仍是會在2050年破產。至於66學者方案,則會在2069年破產。

我這樣進一步說明:「有學者說2069年很遙遠,到時人類已移民火星之類(語出梁啟智〈全民退保掃盲貼〉)。可是那其實一點都不遙遠。如20歲的年青人今天支持這份保障,投入供款,到45年後他退休,已是2060年,他隨後只能得到8年的分發。而十多二十年過後的新一輩年青人,在明知最後不剩一文,沒有分毫保障下,定會追問為何要供死會,我們只是去創造一場十年後的革命。」

郭永健則寫了〈給反對全民退保的謝冠東掃盲〉 一文回應。他附上刊於《明報》的拙作〈郭永健:全民退保 真係計唔掂數?〉,指出他已找到不會破產的方案。

有趣的是我看過之後,發現雖然他在文中說他的方案在2064年仍有正結餘,可見能持續。然而我指出「但郭永健方案到2065年即告破產,因為2064年的結餘是0,而當時的入不敷支數目是每年143億元。」我亦說「這個問題我早幾天已問過你吧,但你不願回應。」其後他亦沒有回應。

* * *

郭永健是左翼人士,觀點以左翼為先。但我則沒有明顯的左右傾向,我著重的是那件事是否公平合理,切實可行。我認為新移民綜援對本地上班族不公;另一方面全民退保破產後,新一代則會面臨只有供款而無法領款的不公。我認為政策不能昧於事實,只以立場行先,並相信只有建基於事實的見解才能贏得民心和對巿民負責。我每一次都會全面回應郭永健的論點,唯他通常對我的有力反饋置之不理。

儘管我們的立場有如天壤之別,但我一向敬重郭永健,這個年代仍能投身社會運動是非常難得。然而在星期天的初選,我們應該要選出最有實力,又或最貼近自己立場、最能代表自己的候選人。希望各選民能從上述討論中,找出真正值得自己支持的賢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