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民建聯的鄧家彪,還是工聯會的鄧家彪

民建聯的鄧家彪,還是工聯會的鄧家彪
廣告

廣告

昨日工聯會的鄧家彪宣布參選立法會新界東補選。啊,不對,是民建聯的鄧家彪,而不是工聯會的鄧家彪。主持記者會者是民建聯主席李慧琼,其身旁還有準備出選九西的鄭游舜,backdrop是大大個的民建聯黨徽。

發言時,鄧家彪主動強調自己「加入民建聯大家庭」,能夠接觸到「唔同階層、唔同專業背景、唔同人士」。而他希望政府政策能夠令「每一個市民有更多機會、更多受惠空間」,「每人能夠分享成果」。他還感謝民建聯「包容」,令其能「用民建聯身份參與補選」。

工聯會「永遠站在工人對面」,已經是民間智慧。在勞工議題上往往先是大聲疾呼,表現勇猛,繼而當政府下決定壓榨工人後,便乖乖歸隊。然而鄧家彪這次決定連扮扮「大聲疾呼」都不做了。過往陳婉嫻天天說要為「打工仔女」發聲,上屆立法會選舉中,鄧家彪依然打出「捍衛打工仔權益」的旗號。年尾接受《明報》訪問時,鄧仍然說自己是「拿工聯會主張,在民建聯平台服務市民」,並強調「我會堅持勞工權益,我是工聯會的」。但到了昨日的記者會,鄧的開首發言完全隱去了「工聯會」三隻字。鄧以往都不打tie,昨日卻打了一條藍色tie。而藍色,當然是民建聯的代表色。對了,他還比鄭走多一步:在西裝領上扣上了民建聯的襟章。看著鄧,覺他只是一個老一點的鄭泳舜。

工聯會被嘲為民建聯B隊,已是常事,而也有頗一部分政客確實擁有民建聯和工聯會雙重黨籍。但黨派畢竟是黨派,總有利益計算,牌頭亦有分先後。儘管北京落了命令就不能不跟隨,但是否甘心又作別論。陳婉嫻都曾是民建聯的人,但漸行漸遠。當日出選「超級區議會」,民建聯不斷傳她已夠票,令嫻姐委屈。今日嫻姐見到工聯會自己培養出來的新生代,竟然完全變成民建聯的人,不知又有何感想?

鄧改頭換面示人,盤算非常清楚:新界東一直是民主派的「後花園」,而且大多是中產,打「勞工權益」口號肯定是趕客較多。因此穿上西裝打條tie,扮做專業人士,加入民建聯做「兄弟」,自然是為了提高一點勝算。工會必然是講階級的,但鄧卻強調自己是為了「每一個市民」。為了選舉,甚麼「工人權益」、「打工仔女」,可以統統踢走。

還有一個誠信問題:假若鄧真的當選,那麼他在立法會中,究竟是以工聯會還是民建聯的身份工作呢?究竟他會加入工聯會還是民建聯的黨團呢?工聯會和民建聯的投票取向也不是百分百一樣,那麼當有分歧時,究竟他會跟那一邊?如果是跟工聯會,則其用民建聯身份參選就是欺騙民眾。

這就是工聯會的宿命。曾經反英抗暴,做真左派。當宗主由大英換成祖國,而祖國又決定走資,唯有乖乖聽命。政治忠誠先於階級意識。工人權益?講下咋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