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外傭居港權案終審判決是政治判決

外傭居港權案終審判決是政治判決
廣告

廣告

「一國兩制」在香港20年的實踐(之五)

2018法律年度開啟典禮首席法官馬道立致辭,馬道立強調,法庭和法官在裁決法律糾紛時,只會考慮案件中涉及的法律及法律爭議點。裁決無關法律的政治、經濟或社會議題並不是法官的憲制職責。尤其是政治或其他方面的聯繫及傾向,不論是有利或不利於涉案人士,都無關重要。

裁決法律糾紛時,只會考慮案件中涉及的法律及法律爭議點,政治或其他方面的聯繫及傾向都無關重要。馬道立大法官陳腔濫調講一套做一套, 《外傭居港權案》終審判決就是政治判決。

歷史記載,中英談判中國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香港將成為特別行政區,對國內公民進入香港的規定達成協議,《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第十四條第四款訂明:「對中國其他地區的人進入香港特別行政區將按現在實行的辦法管理。」終審法院審理《吳嘉玲案》時曾經辯論相關問題,而馬道立正是代表政府之大律師。

回歸前內地居民到香港定居,須得到國內公安機關批准,持單程通行證進入香港,在香港居住連續七年以上,始能申請香港正式居民身份證,這就是《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的立法依據。

《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規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為:
(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
(二)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的中國公民;
(三)第(一)、(二)兩項所列居民在香港以外所生的中國籍子女;
(四)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持有效旅行證件進入香港、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的非中國籍的人;

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二項訂明的中國公民,是指獲得批准來香港定居持單程證進入香港的內地公民。審批國內公民來港定居和簽發單程證進入香港,屬國內公安機關職權,由內地法律管轄,而《基本法》是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的法律,因此「持有效旅行證件進入香港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不能夠寫入《基本法》,但第二十二條第四款已經明確規定,國內公民進入香港特區定居須辦理批准手續。

「居住連續七年以上」是移民取得居留權的國際通例。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的中國公民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二項已清晰標示,「中國公民」是指獲得批准來香港定居的內地公民。每年居住多少時間定性為「通常居住」,《基本法》規定由香港自行定義。

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四項是規範非中國籍人士成為永久性居民的規定。「持有效旅行證件進入香港」,性質與第二款第二項的規定相同,就是獲得批准在來香港定居的非中國籍人士。「持有效旅行證件進入香港、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以頓號分隔兩項並列的規定,已清晰標示兩項規定都是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的條件。「持有效旅行證件進入香港並以香港為永久居住地」,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第四項已明確規定,「有效旅行證件」是移民簽證。

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後,內地居民到香港定居,由國內公安機關批准,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可成為永久性居民;非中國籍人士來香港定居,由特區政府批准,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可成為永久性居民,這就是《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的立法目的。

特區臨時立法會參照籌委會對第二十四條的「意見」制定《入境條例》,竟然以「通常居於」的定義判定是否取得居港權,第2條(4)(a)(vi)列明受僱為外來家庭傭工(指來自香港以外地方者)的人不得被視為「通常居於」。原訟庭裁定《入境條例》第2條(4)(a)(vi)違憲是正確判決,上訴庭及終審法院裁定合憲明顯是政治判決。裁定《入境條例》第2條(4)(a)(vi)合憲,已是依從籌委會的「意見」。

《入境條例》立法錯誤,導致不少中資機構人員駐港七年後成為香港為永久性居民,2001年要由中央明文禁止。《入境條例》錯誤,更導致大量南亞人士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嚴重損害香港利益,而特區政府從無膽量面對問題。

邪惡的司法,無能的立法,行政就永遠污糟邋遢,香港仲可以點樣?天不容問

2018法律年度首席法官馬道立致辭
《中英聯合聲明》附件一第十四條
外傭居港權案 終審法院判詞摘要全文
特區籌委會《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二款的意見摘錄
《入境條例》第2條(4)(a)(vi)

※溫馨提示※
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顔如玉。國內法學人王振民、饒戈平、韓大元、陳端洪、強世功、鄒平學、宋小莊、田飛龍以及香港的陳弘毅教授等人,對香港《基本法》的解說大部分都是顛覆性論述,屬於賣身求榮之作,只能視為反面教材參考。國內法學人之中,以強世功的論說最邪惡,宋小莊和田飛龍的論說則最低檔最下賤,賣身求榮之色彩同樣十分鮮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