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大學生」與「巴士阿叔」

廣告
「大學生」與「巴士阿叔」

廣告

剛過去的上學期,我肥了兩個學生,係咪以後出街或在校園走動要小心啲?

多年前,曾經有一個同學走來搵我,他對實習的安排不滿意,要求我作改動。因為提不出合理的理由,自然是不得要領了。他就對我說:「我作為大學教育的消費者,你點可以唔尊重我嘅選擇」。當時我都費事再同佢多講,即刻請佢離開我嘅辦公室。當時,我已經覺得好離譜。估唔到今天可以去到咁離譜。其實好多嘢都係越嚟越離譜。只不過唔係單單去到咁盡,我哋已經慢慢學會去習慣去接受。

如果今日再發生同樣嘅事,或者我可能都會猶豫一下,唔一定好似上次咁樣反應!而且有時都真係幾鬼麻煩。最近,就有一個經常以虛假的身份來不時滋擾我的五毛蒼蠅,進一步以隱蔽性的身份及名字向香港理工大學投訴我。去年我批評警隊一哥的時候,又有一個以「香港理工大學學生」的名義又係寫信向理工投訴。雖然呢啲行為對我唔會有乜影響,但係佢哋就真係好抵,可能就係想我以後出街或在校園走動要小心啲。佢哋呢類人自己就唔使開名,仲夠膽大條道理,嗰個五毛蒼蠅就話因為要「保障自己嘅私隱,可以暢所欲言」,然後就煩咗開晒名嘅我五分鐘夠好啦。這些極盡無聊及討厭的人實在好多。

或者真係上樑不正下樑歪。當日日在媒體中見到的盡是社會及整個政治權力操作陷於道德淪喪,當有權有勢有佢阿爺撐的人可以無法無天,社會又沒有足夠的力量去抗衡越嚟越頻密的濫權越權失德及雙重標準的時候,能夠堅持的人只會越來越少,也可能會有更多人選擇獨善其身就算了。當有權有勢的、有政治及社會權力的、在社會權力政治體制中有位的人越來越肆無忌憚的時候,整個社會就有可能慢慢走去一個「失範」的狀態。

如果真的是這樣,可以作一個悲觀一點的預計,類似影片中所見的行為,可能也會變得越來越普遍。像愛字頭或那些五毛蒼蠅一樣的行為也只會更多。這可能就是某種形式的 social learning,也可能十分符合共產黨的「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原則,也可能是普通小市民日日都需要面對來自權勢階層的政治欺凌,而選擇作出的一種回應方式。總之就係巴士阿叔那句名言,「你有壓力,我有壓力,好多問題未解決」,然後跟一連串粗口!

大學教育變得越來越商業化,越來越多自負盈虧的課程,學生孭債越來越重。大學的教職員也越來越有必要獨善其身,要躲起來寫文交數。不要以為只是學生才孭學債,大學教職員雖然有糧出,但從簽約開工嗰日起,孭起個條「A級 Journal 出文」債已經好難挨。教學及面對學生變得最不重要,學生有意見有時也可能確實覺得沒有多少人會重視。都係果句:「你有壓力,我有壓力,好多問題未解決」!

至於嗰啲大學高層?無謂多講啦,一係就俾西環及特區政府係咁捽,捽到一係辭職不幹,一係就自甘墮落做打手。也有不少也抱著「學而優則仕」這種傳統汙腐士大夫臭老九的心態,希望仕途及學術地位蒸蒸日上,撈番一官半職省靚招牌。而且,佢哋上邊盤據在體制的那些人,確實有好多資源、好多好位、好多好嘢喺手可以慢慢派喎。唔做打手就笨,分別可能只係高明抑或低莊而矣。做人嘅嘢,執輸行頭,慘過敗家。一旦上位,唔好話僭建,好多嘢都可以得到「包容」。大學管理層要墮落起嚟,也有好多堂而皇之的理由。

一些官員及政治高層人物對大學教育的態度也很有問題,例如唐英年當政務司長的時候就曾說過,交學費讀大學是個人投資在自己身上。有不少上了岸上了位的人,也經常以自己的經歷及個人的偏見,來矮化大學教育,也不斷矮化今天的大學生及年輕人。

「今天的年輕人越來越不像樣」、「現在的大學生一代不如一代」、「我哋以前乜乜乜,今天的大學生物物物」、「今天的大學生及年輕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話我哋點夠膽將未來交俾年輕人」,這些在成人世界經常出現的日常話語,也是十分輕率的,但卻是不時出現,也往往被利用作打擊年輕人訴求及願望的藉口。

這些說法忽略了不同世代經歷所形成的年歲組群效應,也只是停滯在不斷以昨日的標準來量度今天的世界。客觀效果是造成了不必要的世代矛盾。不同的世代,本來就有可能有不少價值觀及利益上的差異。差異及矛盾有時難以避免,彼此的期望也要調適和磨合。而且,社會要承傳,世代之間要交棒接棒。因此年輕人要順應一些規範,成年人也要與時並進,社會的制度及觀念也沒有可能五十年不變,更不應該以三、四十年前那些人的無人說得清楚的所謂「原意」來阻礙社會進步、窒礙制度的變革更新。否則,挫敗感越來越大、發展空間越來越狹窄、前路看似是越來越命定了的年輕世代也只會變得越來越噪動,難免有少數也只會變得越來越野蠻及激進。

講返呢單,年輕人當然也應該有自己的責任及道德底線。大學生唔係三歲細路哥,要識得反求諸己。要識得分對錯,要有基本的是非觀念,唔好「好嘅唔學壞嘅學晒」。就算話只係有樣學樣,可唔可以咪學何君堯或者林鄭月娥?更加唔應該學共產黨、愛字頭、五毛蒼蠅。

入大學讀書,一開始就就應該知道需要面對各種評核考試,又要交功課,做不到便會肥佬。大學也有各種上訴機制處理個別同學的投訴;同學如果在學習上有困難,大學也有很多支援的資源。教了大學多年,我覺得大學不同部門的同事,大部份都很講道理。面對學生有困難,很多人也盡量會以較具彈性及同情的態度來回應。當然,我也見過一些老師存心把弄師生權力不對等,甚至存心玩死同學的也有。但這樣的人始終只是少數,學生也有很多不同的渠道來申訴。其他同事如果知道這些事,願意拔刀相助、願意向同學提意見的也是有的。

如果認為相關的評核制度是有結構性的理由要作出改變的話,就應該扎扎實實地去做一些工作,通過大學的課程委員會及學制檢討機制去提出自己的看法。影片中出現的行為及態度,是映衰了大學的同學及其他年輕人。

我仍然相信影片中出現的那些大學生及其行為只是少數。我很有信心大部份大學同學都不會認同這些做法。如果這一批年輕人只是一時衝動,現在就應該誠懇地向社會及那些被他們衝擊及咒罵的大學老師道歉,也無可避免要接受其他人的譴責。大學的管理層也應該作出合理的回應。如果這一批年輕人不是一時衝動,而是覺得應當如此,認為只有這樣做這樣做才可以突出他們的訴求,我們的社會就真的確實是病入膏肓了。問題也不再只是「你有壓力、我有壓力,很多問題未解決」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