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黃國鉅

德國圖賓根大學哲學博士。現任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副教授,通識及文化研究課程主任,曾出版《尼采﹕從酒神到超人》。 網誌

生活

那是神話,不是悲劇

廣告

廣告

本來很少看《哲學有偈傾》這節目的,但因為教希臘悲劇時有提過黃秋生曾演伊底帕斯王,於是抽空看看《如果命運能選擇》這集,結果一邊看一邊搖頭!

很多人喜歡拿伊底帕斯王作為希臘悲劇關於命運弄人的例子,但連一個基本事實都搞錯﹕神話與戲劇的分別。伊底帕斯如何被神諭說會殺父娶母﹑如何離開生父母﹑被養父母養大﹑如何解開斯芬克斯(Sphinx)之謎﹑如何殺死親父﹑如何成為聶比斯國王,凡此種種,都不在索福克里斯(Sophocles)的劇本範圍裡,而是神話背景,索福克里斯選擇了伊底帕斯成為國王之後,國家有瘟疫,要找出兇手作為悲劇的開始。一齣一個多小時的悲劇,不能也不需要交代這麼多故事背景,而必須選擇最有戲劇性的部份開始,這是戲劇創作的in medias res方法,看過劇本或演出的都應該知道。所以,此悲劇的悲劇性不在於伊底帕斯殺父娶母,這在悲劇開場之前已經是定局,而在於他自己公開查出自己殺父娶母,這才是索福克里斯的貢獻所在。但整個討論從頭到尾都混淆了這兩點,侃侃而談說主角怎樣逃避也逃不過命運,令人懷疑他們到底有沒有看過劇本?還是只是道聽途說?(奇怪黃秋生自己演過,沒理由不知道)

認清這個分別,悲劇的命運問題就變得更複雜。因為劇本寫作要服從與神話創造不同的規律,比如劇情的合理性﹑人物性格塑造等,而戲劇裡有很多偶然的因素,並非全然是命運,而就算是命運,也不是如節目所講命中註定。所以我從來不喜歡拿伊底帕斯王悲劇作為命運弄人的例子,因為不是好例子。

伊底帕斯王的性格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如果他不是這樣有責任感﹑正直﹑善良,他不會明知可能是自己也堅持找出兇手,導致自己的悲劇,這是亞里士多德所講,悲劇是善良人的性格缺陷造成。如果換在中國歷史,他或許會是《書劍恩仇錄》的乾隆皇,只要稍微懷疑自己的身世,就先殺掉知道秘密的人,然後找一個替死鬼頂殺先王的罪,甚至逼祭司改神諭,自己安坐帝位。所以中國沒有出色的帝王悲劇,只有帝王術。(項羽?李後主?唐明皇?崇禎?溥儀?)

如果如節目所講,有一齣悲劇,一開始就有睇相佬說出主角的最終命運,然後講他如何一步一步按照命運的安排走向結局,千方百計擺脫還是逃不掉,那一定不是一齣好的悲劇,頂多是《幻海奇情》恐怖劇。如睇柤佬跟阿甲說你今日會被車撞死,於是他不出門跟阿仔玩,結果被阿仔的玩具車撞到跌倒撞傷頭死了,這種《幻海奇情》式情節,基本上跟伊底帕斯神話的情節沒有甚麼分別,只是後者比較曲折而且。因為如亞理士多德所講,當中的必然性(ananke)不合理,變成編劇自圓其說。悲劇的目的是要反映真實世界的合理的必然定律,不是一些神秘的天神命運主宰我們的人生。前者是高手,後者是低手。

至於古希臘關於命運moira這麼重要的概念,連提都沒有提,更不在話下了。這必須在古希臘文化的大背景下理解,這裡暫不談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