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言輕

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網誌

生活

《廣告牌殺人事件》:每個人都不能面對自己

《廣告牌殺人事件》:每個人都不能面對自己
廣告

廣告

《廣告牌殺人事件》是一部看似隨意安排,實質計算準確的電影。無論劇本情節、人物性格塑造,結構布局,乃至攝影配樂等,都看得出花了不少心思,無怪乎已在金球獎勇奪多項大獎。

電影由痛失女兒的媽媽Mildred(法蘭絲麥杜曼飾)走進廣告公司要求租用三塊廣告牌開始。廣告牌的內容就是要向辦事不力的小鎮警長Willoughby(活地夏里遜飾)挑機。Mildred認為女兒被姦殺棄屍,一年仍未把兇手輯拿歸案,警長責無旁貸。與此同時,患癌的警長Willoughby和散仔警員 Dixon(森洛維飾)眼見三塊廣告牌大刺刺地放在小鎮公路上,憤怒非常,想方設法軟硬兼施欲令Mildred「除牌」。

常言道:喜怒哀懼愛惡欲。人有七情六慾,電影中錯踪複雜的人物關係,每次相遇的一刻都不會知道下一秒會發生甚麼事。導演兼編劇馬田麥當奴(Martin McDonagh)打破了追兇懸疑片的常規法則,就是主角鍥而不捨,為了正義查探兇手下落,最後水落石出。事實上,現實會因為種種原因,或人的錯誤、或人的偏見,或制度的阻撓,甚或天意,而令調查無疾而終,電影就是想帶出這個事實中的事實,是無奈,但也須接受。

馬田麥當奴沒有把此片拍成非黑即白,警民大鬥法,爭取正義之戰(拍得好也頗為可觀的),而是加入很多令人物變得矛盾複雜的元素,令情節的推進往往出人意表,亦正好呈現了現實社會的面貌,讓觀眾投入劇情,產生了共鳴。導演在每一個人物中都放了這種元素,例如喪女的Mildred是憤怒大媽,對任何人都會無情咆哮,打人毫不留手。警長Willoughby則表面是「老油條」,被Mildred指責未有盡力破案,然而,實際上他是小鎮的英雄,加上罹患癌症,惹得鎮上街坊的同情。他的遺書更反映他有顆細膩的心,絕非得過且過的人。至於散仔警員 Dixon,則是個充滿缺點,惹人討厭的傢伙,但他卻侍母至孝,又忠於上司,陰差陽錯被燒成火人,後來又會輕輕原諒縱火的Mildred。

電影裏,三個人物都不能面對自己,媽媽Mildred不能接受女兒死去的事實;警長Willoughby不能接受患癌令自己倒下的事實;散仔警員 Dixon不能接受上司自殺的事實。結果,他們都選擇了錯誤的處理方法:媽媽一腔怒火投向警察;警長選擇自我了斷;散仔選擇遷怒地產經紀。不錯,這就是人的渺小,每一個人都不能倖免。猶記得,黑澤明在其自傳《蝦漠的油》中記述了自己大半生的事蹟,娓娓道來由出生到當導演的經歷。惟獨說到《羅生門》便戛然而止,原因是:「人不能老實面對自己,不能毫無虛矯地談論自己。這個劇本,就是描述人若無虛飾就無法活下去的本性。」(《蝦蟆的油》,頁341)《羅》的主題實在深刻得令黑澤明都感到「人無法老實地談論自己」,因此再說下去並不能反映真實的自己,只好透過電影留給後人評價的機會。「口裹說不,身體卻很誠實」,每個人其實都不能面對自己,或不了解自己,掩飾了情感也不自知。

其實,電影一眾人物的言行都符合了「性格決定命運」,所以他們的每句說話,每個決定,以及每種行為,都由其自己的性格帶出來。Mildred就是死也不肯借車子給女兒,而反叛女兒偏偏就是這樣倔強,選擇徒步回家,結果走上被殺之路。而Mildred不理兒子感受,硬要刊登廣告,與其說為女兒討回公道,毋寧說是為了洩憤。廣告牌起火,她奮不顧身救火,都見其性格堅持,做人做事黑白分明,討厭別人虛情假意。然而,這種性格又主觀而容易流於偏執,最後釀成大錯,電影中她不止一次如此,對女兒如是,對警察如是。

從另一角度看,這是部由人物性格去推動劇情的電影,馬田麥當奴編而優則導,既然花了很大的功夫着墨於人物性格上,每個人物的性格都分得仔細,那麼,劇情的推進變得如此的順理成章,主題清晰,結構嚴謹,最重要每一幕的細節都反過來凸顯了人性的脆弱,令整部電影渾然天成。警長Willoughby這個人物的安排,像是為導演解說各人物的性格矛盾,那三封遺書,一封說明了整件事的原委,一封交代了自己的矛盾,一封則指出了下屬的命運,透過他自己的遺言,又解釋了他的選擇合情合理,受人擁戴,能力過人的鎮上警長,怎會選擇人生的最後階段變成廢人,要由太太照顧?

聖經說到:「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以弗所書 4:26-27)遇到困難,解決方法很簡單,就是誠實面對自己的感受,然後替自己尋找解決的方法,不要向別人宣泄憤怒,倒頭來卻懲罰了自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