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如何看初選機制產生的Plan B

如何看初選機制產生的Plan B
廣告

廣告

對於初選安排如何走出一個Plan B,到今天仍然未有一個很清楚的說法,但似乎是確有這種默契和理解的。

因此,要否定馮檢基是 Plan B,確實是破壞了初選機制的默契,以後可能令所有初選的協調更難推動,民主派不同山頭之間的關係,也可能會進一步緊張。從選民的角度來看,也有可能會覺得有礙觀瞻。

不過,也要搞清楚泛民推動初選協調的目標是甚麼,也要看到初選機制出現了什麼問題。

而且,當出現了初選的代表有可能被DQ這個特殊的情況,便要想一想以什麼樣的方式作出反應和對弈,才能夠繼續令原有的目標有機會達致。況且,特區政府看着初選出來的結果,現在單是放出有可能要把姚松炎DQ這個消息,便有機會把泛民一時之間的合作打散了。

因此,除了繼續糾纏下去,除了獵巫,泛民主派還是應該從「目標管理」的角度來出發。泛民的各個主要政黨及組織,以至主要的政治人物,就更應該展示在這個特殊時刻應有的胸襟與視野。

初選的目標很清楚,就是要重奪這個議席。如果明知在初選機制下產出的 Plan B 勝算甚微,只強調要尊重機制,是不是有點因噎廢食?

能夠尊重機制當然最好,但如果機制明顯有局限,根本顯示不到誰才是 Plan B 呢?是否明知冇得打,還要以「尊重這個機制」之名作政治自殺?不要忘記,泛民主派在九龍西根本沒有明顯的優勢。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及相關的調查,都清楚證明了這一點。在這過去的兩年多裏,現在機制產生的 Plan B 馮檢基,是累積了更雄厚的政治資本,足以讓他反戈一擊,還是比兩年前更難言勝了?只要對這個問題老實一點,答案還應該是很清楚的。這不涉及是否「尊重馮檢基作為政治元老,曾經為香港的民主發展作出過的貢獻」這個問題。這是一個現實的政治選擇問題。

初選的選舉辦法,根本沒有機制確保得分第二的就是選民心目中的Plan B。在初選中投下一票的市民及組織,當時投票的主要目的,是要自己心目中的首選勝出。如果姚松炎真的被取消參選資格,在九龍西初選只得到兩成選民投票支持,但總分仍然排隊第二的馮檢基,當然就會是機制顯示出來的所謂 Plan B 了。但他真的是眾望所歸,是大部份泛民支持者都能夠接受的次選嗎?單從初選的結果及得分看,沒有人可以說得清楚。無可否認,這是初選機制的局限。

在初選中沒有投票給馮檢基那八成選民的心目中,究竟有幾多會把他視作可以接受的Plan B?甚至無法否定,得分排名第三的民主黨代表袁海文,也有可能才是其他八成選民心目中的真正次選。那問題來了,不少泛民陣營中人心裏都明白,泛民在九龍西本來就沒有很明顯的優勢。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只動員一個已淡出多年的馮檢基舊戰友出來鎅掉幾百票,便足以令馮檢基在民協的老巢敗走,就連一個工聯會的小花他也贏不了。

如果一旦真要由馮檢基代表泛民出戰九龍西補選,以今天的情況看來,勝算就更只會是微乎其微了。但如果要推翻原有的默契,就算改由其他所謂重量級的泛民代表出選,馮檢基確實是可以大條道理不賣帳的。他出了幾多錢搞初選都已經不是問題的關鍵,如果說默契早已確立,機制就是如此,馮檢基是絕對有權繼續堅持下去的。

正因如此,面對建制陣營放出可能會DQ姚松炎這個消息,不論是來真還是玩假,馮檢基作為民主派的政治元老,這就是一個特殊的時刻,可以讓他展視政治領袖應有的胸襟與視野的機會。因此,在退出不作 Plan B 這一點上,他這一次總算作出一個明智的決定。馮檢基對此的個人態度,對民主派的協調機制是否仍然可以發展下去確實有十分重要的影響。因此,再說一次,馮檢基這次總算是作出一個正確的決定。

至於如果政府真的夠膽DQ姚松炎,是不是仍然要堅持所謂初選機制產生的 Plan C?個人覺得,如果承認初選機制有不足,那還是讓泛民主派透過協商,作出一個從目標管理角度出發的決定吧!這是面對311補選,如果要重奪那個議席,唯一正確的策略。

作為一個政治領袖,最重要的不是要令彩燈的光芒永遠只打在自己身影上,更不能只期望自己的身影永遠高大,把其他後進的成為自己的政治背景。政治領袖把自己曾經發出光芒的身影烘托出未來,才算是成功。司徒華先生說:「成功不必在我,功成中必有我」,確實是一句十分有啟發性、具政治視野、顯現政治胸襟的說法。如果一早就有這種覺悟,今天這個協調機制及初選機制產生的Plan A,很有可能就已經是來自民協的某一位年輕代表而不是姚松炎了。

政治沒有「如果」,但政治確實要求從政者依據當前的形勢作出合理的回應及部署,也要在適當的時機知所進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