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基本能力試應止於中學 — 浸大學生說「L」字容或粗野,但學校剝奪學生時間生命卻是粗暴

廣告
基本能力試應止於中學 — 浸大學生說「L」字容或粗野,但學校剝奪學生時間生命卻是粗暴

廣告

浸大的普通話畢業試,在學校裡引來極多不滿,坊間有些人仍堅持考試是必需的。然而林忌問得好:「為甚麼作為香港的大學,畢業生絕大部分在香港就業,有些大學卻竟要考普通話試才許畢業,而不需要考廣東話試?」我相信一推出這個考試,就輪到大陸學生大表不滿。而只取其一也惹來矮化廣東話的質疑。

然而我亦不同意考廣東話。我認為應該取消所有這類考試。舉個例子,就好像中大有IT Test,考核Microsoft Office和收發電郵等。唯我們的EMBA或MBA課程,動輒有CEO報讀,他們日理萬機,為何要求他花半天時間,返回中大考他是否懂得使用Word來轉字型?這些沒有意義的考試,侵吞了許多人寶貴的時間,並帶來許多行政成本。如果他坐的士去考,更是製造無謂的碳排。我帶點慈悲心看這件事,覺得很不對勁。

我不擅長Excel,但我懂得一點Access,因為我要做網上字典。我需要用時自然會去學。反之我不需要,就不如去追尋自己的興趣,那半天就是多看兩章「存在主義」,也比考核Office有意思得多。人生苦短啊!應珍惜分秒才是。

考試容易與否也不是理由。就好像我已是網上媒體的多產作者,大學也可以設一個作文考試,說對我來說應該沒有難度。但為何它要浪費我的時間去考,才是我要追究的關鍵。

當然中大還設有廣東話、普通話和英文考試。而目前教育界有些人主張著重STEM教育(科學、科技、工程、數學),隨時可以多設四科考試。文學院也可以反過來要求考文史哲。唯大學裡許多教授可以對以上七科一竅不通,甚至也不懂得普通話和廣東話。因為已經是大學生或大學教授了,他們最重要是追求專精,而不是語文和IT。我們寧可「摘星少年」陳易希醉心他的發明,多於去應付這些考試。假如物理學生能夠拓展新的物理理論,他的某科語文成績根本並不重要。有多少位諾貝爾得獎者會說普通話?

一切基本能力試應該止於中學。只要他們滿足了入讀大學的文憑試門檻,我們無須再在大學重複考核。那只是令大家的人生架床疊屋,非常臃腫。我們的存在,並不是為了考試。大學應該讓大家有更多自由,去尋求自己的人生才對,而不是反過來為他們設置各種障礙,矮化了他們的人生。

浸大學生說了一個「L」字容或粗野,但學校剝奪廣大學生的時間和生命卻是粗暴,破壞遠為深遠,而這粗暴還見於不止一所大學。我深信因果論,重視因更重於果,學生的怨懟或粗野,正源自學校的拒絕溝通、拒絕解釋和專橫獨斷的粗暴,那才是要根治的遠因。雞蛋與高牆,我十多年前已撰文說過設置這些考試是高牆比雞蛋不對,去為EMBA學生抱不平。我就不想為這些高牆說項了。

我內心有廣闊的天地,唯學校高層的目光卻是如此地狹隘。我只能引用《路加福音》裡耶穌的一句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知道。」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