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香港革新論

面對結合威權政治和經濟實力的「天朝中國」以無孔不入的國家機器操控香港 ,所有心繋我城的朋友,都需要思考「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之道。 網誌

政經

柯衍健 :在地抗爭,力阻香港再威權化

柯衍健 :在地抗爭,力阻香港再威權化
廣告

廣告

作者為《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香港的自由正步入寒冬。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與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近期發表報告,均指香港的公民自由和人權狀況有下跌的趨勢。最新一年報告中,兩個機構均指上年四名泛民議員因宣誓風波被褫奪議席,以及社運領袖被判囚,是公民自由進一步下跌的主因。

再看遠一點,自由之家對香港的公民自由評分,由2014年的51分,下跌至到2017年的45分(總分為60)。公民自由評分由四個細項組成,多個評分由2014年,即「一國兩制」白皮書和雨傘運動後,都有下跌趨勢。言論和信仰自由由14分跌至12分(總分為16分);集會和組織自由由9分跌至8分(總分為12分);法治由15分跌至12分(總分為16分);個人自主和權利則維持我13分(總分為16分)。2018年的細項分數仍未公佈,但今年報告指出香港整體的自由程度進一步下跌,情況讓人憂慮。

由上述趨勢可見,「一國兩制」白皮書所指的全面管治權,不單是收緊香港的自治,對公民自由都有負面影響。香港在過渡時期,曾一度經歷「去威權化」;現在北京劍拔弩張,將令香港陷入「再威權化」。

然而,香港的自由環境一直是香港成功的重要原因,公民自由對香港過去發展也極為重要。以往中國大陸有大量人材流到香港,皆因香港環境一直比大陸寬鬆。比如文革期間,大量知識分子寧願離開家鄉,走到更自由的香港生活和發展。遠至清朝時,香港的出入自由吸引大量人材和資金經過香港流到世界各地,香港因而受惠不少,成就今天的香港。若然香港的自由環境倒退,對香港未來發展和永續經貿優勢必然有負面影響。

香港公民自由連年下跌,言論和信仰自、集會和組織自由以及法治變更是香港成功的基石。然而,北京與其在港代理人並不以捍衛香港優勢為其首要事務。他們更希望先鞏固北京對港的全權管治,有穩定壓到香港一切核心價值之勢。香港人要維持自身優勢,不想未來成為中國另一個普通城市的話,我們首要做的,就是在地抗爭,以更多的公民連結增強民間實力,堅決捍衛香港的公民自由。

延伸閱讀:

《香港革新論l》綱領: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香港革新論ll》導論:從世界思考香港前途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