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政經

浸大如何說服香港人,你正在培育下一代?

浸大如何說服香港人,你正在培育下一代?
廣告

廣告

題為編輯所擬。

浸大事件中,校方決定事件中兩名同學需暫時停學。

學生輔導長鄧裕南稱不論訴求多崇高,亦不應做出傷害及威脅他人的行為。數萬警員講「X你老母」和何君堯公開講「殺無赦」時,他們有高調遣責嗎?這些所謂高層有否思考過自己的學生可能都是上述兩者所針對的對象?會否同樣關心感到威脅和受到傷害的學生?

對,學生當日難以稱得上是有禮,若我易地而處,亦不會用同樣表達方式去處理事件。但這代表當有人無禮和失言時,就可以以停學作處分嗎?這無疑是遠超比例的懲罰。若果是以教育為起點,他們又有否想過要以教育的態度面對學生,尋找真正共羸和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不是一面倒地配合建制傳媒將焦點轉移至他們的舉止,以小惡遮掩大惡?

大學之道,原來只是用懲罰手段「做姿態」,要屈膝於政權的主旋律,依賴這些手段以示效忠。身為大專界別的一份子,我感到受辱;我認為此舉已對大學祟尚的自由風氣造成莫大傷害,自行撕毀獨立自主的長城,讓政權充滿批鬥式的政治風氣延伸校園。

當鄭若驊仍未停職、何君堯仍未被起訴、數萬「爆粗」警察未被追究,今日兩位浸大學生因失言講粗口(他們亦已道歉)而被停學,試問浸大如何告訴香港人,你正在踐行教育精神,培育下一代判別是非、對錯觀,而非單單是政權的手下,配合他們作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