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社運

由街頭到監獄:林朗彥和黃莉莉

由街頭到監獄:林朗彥和黃莉莉
廣告

廣告

一對小情人來到班上。曾經一個在監獄之內而另一個在監獄之外。莉莉在蘋果的「學民烈女」video,我很喜歡,今天要120多人包括林朗彥/Ivan 陪我再看一次。保釋出來之的林朗彥怎様看監獄的生活。她和他怎樣一同走下去?

烘麵包味道真好

有朋友告訴我:在監獄之內也可以烘一塊多士,賣給囚友,換枝煙。在監獄內怎可以生火?都有好幾位同學有些看似可行的建議。

Ivan 說他知道監獄內可以「燙」多士(偷偷的用 workshop 的燙斗來「燙」麵包,燙出久違了的多士滋味。)

還有用紅豆粥+消化餅+朱古力可以整蛋糕。他沒有經歷過全個製作過程,不過他知道有人這樣發明了「免焗蛋糕」。

坐一日監值多少錢

我問同學究竟他們要得到什麼才願意坐一日監,做個 HK Prison Experiment 2018。同學總是要千千聲,原來在政府眼中只是值五舊水。如果坐監坐多咗,坐了「冤獄」,政府就係賠償你每日500元。

在大部份人都說要幾多幾多錢之際,突然有同學說:「要一個女朋友。」很喜歡這位同學!很久沒有在班房中聽過這麼一個這麼直率而令人會心微笑的答案。他沒有女朋友,如果我俾個女朋友/無價寶佢,佢就肯坐一日監。

想起梁頴禮,在社會邊緣的最邊緣

Ivan 說:有些年青人當香港是自己的家,這些坐監的人正正是是那些最覺得香港是自己的家的人,結果他們就被這個家庭排拒到邊緣。

監獄是邊緣的最邊緣,監獄是在城市的外圍,也是在每一個人思想的外圍,日常生活的外圍。所以當我們在現實生活的快速節奏中不斷打滾的時候,很容易就忘記了監獄裏面的人和事。

監獄的生活節奏非常慢,跟外面的世界完全不一樣。沒有人來 bully 你,不過你的生活也不會好過,因為這節奏太慢,沒有 plan,沒有 project,日子不知怎樣過,所以想到很多。

不過出獄之後,自己很快已經有投入了「正常」的港人生活,以為自己可以為囚友做更多事情,但卻沒有做到,因而有點內疚,特別是想起和阿禮在獄中的交談。

常常想起梁頴禮,臨走前阿禮叫他記得要放慢腳步。可是他保釋之後就全力投入了助選,都是「為他人抬橋、或服務形勢潮流」,覺得自己真正想做的事反而做不到,覺得有點不舒服。

後悔和無悔

同學問他覺得自己這樣做是否值得,會不會後悔?他說這個問題真的很難答。

在判刑前,他心裏面的確有兩種掙扎:「一就是假如我以後都不再參加這些抗爭的活動,我的生活是否就不需要遇到這種打擊?即使我很後悔,也於事無補,法官依然會判監。於是生起了另一種想法:或者我更加應該義無反顧的投入,甚至把社會運動變成一個 religion 層次的東西。」

他又提到在獄中遇到旺角革命事件中的囚友,他是一名廚師,看見廚師很記掛自己的家人,生活得很痛苦,經過這些打擊,人也變得特別憤世嫉俗。

Ivan 說 Form 4 開始參與社運已經五六年,他記得的是他和黃之鋒都是中學同學,不知怎的一轉眼,社會就變成這樣。

一向喜歡 Ivan 的設計和文字,他很少公開正正經經的演講,我跟莉莉因為他入獄而有更多合作,莉莉常常把Ivan的說話翻譯給我。今天很高興可以再見到這個很會說話很認真的 Ivan, 又給我無限驚喜。「看見林鄭民望上升,仲慘過坐監!」一語中的。

監獄之外的我們,如果只是「服務形勢潮流」和做沒趣的事、浪費生命,真的是對不起坐監的人。Ivan 在這個罅縫中,說出真心話,還表現出超強大的樂觀去面對遭遇過、以及還要繼續遭遇的一切,實在發人深省。同學聽進了多少我不知道,他們對小情人的對話,最有反應,我相信他們也不會忘記今天的相聚。

《抗爭者分享會》
2月10日下午3時,油麻地塔冷通,我們會再對話,到時還會有何潔泓的分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