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柳臣

小心輕看總編輯 網誌

政經

唔夠人地奸冇計啦!

唔夠人地奸冇計啦!
廣告

廣告

這題目本來不想再寫的,但是仍有不少讀者抱有疑問,姑且再寫最後一篇。

當學生講粗口之後,有心人就轉移視線,將件事拉咗去講粗口岩唔岩,於是柳臣寫咗篇文講〈你唔明點解講句粗口就輸曬,我唔明點解你要講粗口。〉,然後就有人講「唔夠人奸無計啦,係社會既錯,制度既不公,點解學生無奈講粗口反抗就會變成加害者?」。

今日呢篇文就黎講吓呢個講法有咩問題。

「唔夠人陰險無得講」、「唔夠對方奸無計啦」呢種說法都講到自己輸俾奸人係應份,係因為自己高尚。講到「我唔拿咋所以我先輸」,好似「我唔嗱咋」緊要過贏。

唔夠人奸冇計?講到好似你唔知自己同奸人打緊咁?敵人幾奸,制度幾唔公平都唔係你輸既理由,佢正義就唔洗抗爭啦,如果下下都我唔夠佢奸所以冇計,咁洗鬼你咩?

自恃正義啦,高尚啦,就放棄思考。其實世界上從來無人保證過,正義就應該贏,正義就應該受到公平既對待。

尤其當大學生身處戰鬥既時候,應該時刻提醒自己,正義既抗爭應該受到公平既對待,係佢地想追求既結果,而唔係現況。

亦姐係話,但佢地抗爭既時候,佢地唔可能受到公平同合理既對待,佢地係抗爭之前就知道架喎。

如果劃一條時間線出黎睇,「人地奸」先係成件事既起點,「因為人地奸,所以佢地抗爭」,咁大學生抗爭失敗既理由,又怨番人地奸。你會唔會太奸呢?

正義應份受重視的時代,就只有和正義對陣之時。佢地可以正義,但不能忘記對方邪惡。更別拿對方太邪惡作失敗的理由。

因為邪惡是邪惡的,就和地下是硬的一樣,你早就知道。你正是因為知道要打倒的對象是邪惡,你才出來抗爭的,不是嗎?

如果大學生淨係同正義既人係公平既制度下先能抗爭,就唔洗你啦。

呢種講法令讓我不禁想起一首老歌,雖然說的事不同,但道理到底是相通的。

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
我很蠢可是我很正義。

這兩種說法都是失敗者典型的推諉的藉口,對取得勝利毫無幫助。

柳臣也不怕老實不客氣地說,醜的人別說溫柔,蠢的人那管正義。

九把刀曾在小說〈功夫〉中說過:「正義,需要高強的功夫。」

天真愚蠢魯莽的人,是沒有資格正義的,因為他們的正義會永恆地輸給邪惡者的邪惡。

想要保護正義,先要有高強的功夫。

除非他們只是想要得到正義,而不是彰顯正義。

當學生講對錯,人地講緊輸贏。喂!有時呢個世界真係好現實架喎,邊個贏就邊個岩。

當拉曬啲抗爭者去坐監,當佢將抗爭既學生全部停學之後,你正義又點?制度不公又點?陰濕又點?你岩定錯又有邊個在意?

當你開始怨制度不公、怨人地奸、怨人地轉移視線。其實你係真正想講既不過係:「這也是沒辦法的。」你不過是為自己找開脫,而不肯認錯的人永遠不會變強。不會變強就不會勝利。

你選了一條會輸的路,然後輸了,然後怨天怨地怨別人,然後又再選一條會輸既路,然後輸了,然後怨天怨地怨別人,說一句這也是沒辦法的嘛!我就只能繼續做錯既舉動然後繼續被奸人所害然後繼續輸下去,因為這也是沒辦法的嘛!
當你把原因找到別人身上的時候,你已經不是在求勝,只是尋求安慰。

柳臣很敬佩這種人,只要直率善良正義,就算被人打到仆街都唔反省自己,然後互相尋找安慰,只能活係邪惡之下以可憐既寄生蟲姿態生存既正義。

明明已經被政治打壓到這份上了,明明已經被打到毫無還手之力了,卻還對現況懵然不知,隨便玩點手段就令到學生爭取既野失去焦點,抗爭者只不過係生存係邪惡既憐憫之下。

到了這地步,連學都俾人停埋,但是只要學生仍然是正義的率性的,只要骯髒的都是對方的制度,手段,那就太好了。

輸了也沒辦法吧!停學也沒辦法吧!什麼什麼也沒辦法吧!

因為學生都沒有錯吧!能夠這樣思考的人真是太美好了!

明知道自己講粗口一點利益都沒有,為什麼要做?

明知道對方會利用你,為什麼還要被對方利用?

對啦!佢陰你,那又怎樣?

佢轉移視線,那又怎樣?

那就甘心了嗎?

你很正義,那又怎樣?所以就不想看到自己身上的污垢嗎?所以就只想他人在此時安慰你鼓勵你摸摸頭嗎?

所以就接受現實了嗎?這就是你想追求的結果嗎?

假設今天柳臣死了,沒有人寫這三篇文,大家都紛紛前來摸摸你的頭叫你不要緊你已經很棒了下次繼續努力,你就高興滿足了嗎?

不承擔任何責任,不想面對的事就逃避,逃避可恥有用,逃避有用但可恥。

如果想在戰場上奪回真正值得榮耀的尊嚴,就必須要面對這些不願意面對的現實,必須要有接受這就是一場不公平的戰鬥的心理準備,這才叫做抗爭。

那些訴說敵人奸詐的說話,只適合在戰勝之後的記者會上慢慢細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