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瑞超

退休教師/一直相信民主會到來/一直相信白會戰勝黑 網誌

社運

三岔路

三岔路
廣告

廣告

獨立。台灣擁有自己的軍隊,但台灣政府只想維持現狀,在外交上奮力抵抗中共的封殺,台灣政府也不敢說要獨立。給邪惡政權萬般蹂躪的西藏,錢志健說中共殘殺了120萬藏民,扎西文色因推廣藏語被控煽動分裂罪,藏童惟有在寺廟學藏語,但達賴喇嘛多次強調不是要爭取獨立。在香港,18至29歲年青人只有0.3%說自己是中國人,大學生在校園討論獨立。香港這七百萬人的小地方,反而有討論獨立的空間?

何俊霆在一篇文章中說:「北京既以中國民族主義來維穩政權,就越需要挑起港人的獨立分離情緒,這樣對建構其論述反而越有利。」「將香港打造成另一個反動基地,對北京來說可能更加有利可圖。」是北京想我們搞獨立,他們就可以格殺勿論。

李怡叫我們不要去六四了:「89年確實使香港人對中國產生了愛恨交纏的感情,這感情妨礙了香港人爭取民主的意志,只有放下包袱,才能為香港民主出一分力。」放得下六四,也可以放下低端人口,放下維權律師,放下劉曉波。

以往六四七一,總會跟戰友說上幾次:好多「後生」的。我常愛捕捉小孩跟著大人遊行的鏡頭,尤其是抱著的,我便可以把他們的樣子拍下來。今年一月一日遊行,沿途讓我最容易捕捉的是蒼蒼的白髮。走到公民廣場,我拍下了好幾位長者,走累了,持著拐杖,倚靠著牆邊的花槽旁。李怡一月三日的文章:「香港市民基於長年抗爭、不斷受挫而產生嚴重無力感;一些老面孔、老辦法不僅無效而且過去還不斷與新世代的抗爭割席,重複而無用的動作和語言徒然消耗市民的意志。」

他還說:「昨天有網友留言說:『大陸下愚上詐是歷史、教育使然。香港下愚上詐、卻是不折不扣的自作孽。』很難不有保留地同意。」這網友在元旦日去了製槍炮,還是在電視機前鄙夷那愚蠢、重複而無用的遊行?

基本法。隔了一條深圳河,我們是殖民地遺民,我們有國際條約保護。鍾劍華說:「曾幾何時,香港人寄託未來的美好想像於一國兩制,以為在北京的中央政府會隨着改革開放變得更開明合理。香港人想像中的港人治港,是要由香港人透過選舉產生一個能夠代表港人各界,能夠捍衞香港制度、價值及生活方式的人來治理香港。」隨著8.31落閘、DQ民選議員、修改議事規則、強行通過一地兩檢、人大決定凌駕基本法、王志民說中環西環行埋…何俊霆說:香港早已無險可守。

中國香港人。他們,包括董建華常愛說什麼天經地義—人世間一定有許多天經地義。如果只准有一個天經地義,那一定是《世界人權宣言》: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平等。共產黨是《動物農莊》的豬,在中國,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共產黨卻更平等。我們不要上當談獨立(那是有了民主之後的事),我們要問,我們不怕問:中國共產黨什麼時候交還權力給人民?林榮基說:有咩唔妥,就要企出來。這又回到了那愚蠢、重複而無用的遊行。但我們確曾用我們的腳證明過,五十萬人的威力。什麼時候年青人又回到遊行隊伍中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