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若DQ姚周二人,不必再對議會存有希望

若DQ姚周二人,不必再對議會存有希望
廣告

廣告

陳浩天、中出羊子、賴綺雯、陳國強、梁天琦被取消參選資格,或許大家會勉強接納是因為他們的「獨立」網領所致。再到人大釋法,無視18萬選民選擇褫奪6名議員議席,然後無奈接受是6人宣誓加料所致。到今天多份左派報章傳出政府將要再次政治篩選,取消周庭和姚松炎參選資格。

取消參選資格、褫奪議席,大家理性上是知道是不義的,但心底裏還是會有一絲感覺「港獨」「加料」害事。然而姚周二人均無任何動搖中國在港主權的政綱,沒有任何不乎合程序的舉動,若政府仍砌詞撤銷二人資格,即向香港人清楚表達:從今開始只有中共默許的反對派,立法會不再存在真正反對的空間,只剩下做「做下樣」的反對聲音。

Plan B 不應是人選,而是行動。

若這沒有「過犯」的二人也不能入閘,足以証明其餘能入閘的議員也只是中共所默許的,只是橡皮圖章的一部分而已。這次二度DQ真正顯示張曉明所言的「泛民能活着足證國家包容」,泛民存在的空間只是中央政府賞賜的。若要在立法會佔有一席只能當個受控的民主派,只能拉拉橫額、叫叫口號。只要你有撼動政府,號召人民的力量,中共就不會給你存活的空間。

剩下的民主派只可作「中共也有民主」這台戲中的一個反角,但這台戲根本沒有你表現的空間。當然要你做反角,片酬還是會給,每年近三百萬的津貼還是相當吸引,但難道我們為了這限制多多的資源便要噤聲,便要把底線一次又一次退後?與其忍氣吞聲做個不能反對的反對派,不如拿出香港人的風骨,放棄參與這台鬧劇,讓市民看清楚香港的立法會也只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

反政治篩選的路上無人能獨善其身。這消滅反對派的行動絕不止於自決派、本土派。即使溫和派中人,如陳淑莊等較多參與社會運動的議員也會被逐一踢走。政權要告訴香港人一切的反抗勢力均要被粉碎,要把你每一絲對反抗的希望都撲滅,要香港人對抗爭失去盼望。

政權DQ每一個,我們便換另一個,這是徹底的認輸,認了DQ的命。每次有DQ,各派衝出來搶著吃這人血饅頭,結果只是把消費民怨變作政黨利益,把動員力化作政黨選舉工程。我們絕不能丟進這萬劫不復的境地。若人民不能以選票這最溫和的方式去表達意願,政權表明議會之路走盡,我們必須重回街頭。我們的底線不能一再後退,縱然近年社會運動乏力,但我們必須再次在街頭上與這政權對壘。

我們要挺直腰背以行動回應政治篩選,拒絕認命、堅持原則才能讓民主運動重新起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