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謝冠東

中文大學翻譯系畢業生,《東東錯別字詞典》、《東東讀音小字典》等網上字典及翻譯社「東東心思社」創辦人(網址:www.kwuntung.net)。2009年活躍於反高鐵運動,熱衷行山和素食。 網誌

政經

做香港人真不容易

做香港人真不容易
廣告

廣告

做香港人真不容易,從近日新聞可見端倪,令人內心絞痛。

一、浸大學生如同任何學生一樣,都希望順利畢業。可是必須通過一個普通話試,試題考急才甚於語文。他們在考試丙部要答「請問你對現代人提筆忘字有何意見?」(答2分鐘)、「你做過甚麼特別後悔的事?」(答1分鐘)等連環七個題目,評分準則包括「足夠自信」、「內容充實」、「邏輯清晰」。連大陸學生也紛紛表示困難(當然他們獲豁免考試),三成合格率也就不足為奇。香港學生畢業與否就要看到時這七題未知的試題答得是否流利,難怪壓力甚大,學生說「十分痛苦」。

當學生五內俱焚,校園充滿焦慮,全體教職員卻是不聞不問。中大應對學生自殺,推出「中大有晴」行動,唯九龍塘卻上演「浸大無情」。人有人渣,但原來同時校有校渣。毫無同理心的高牆只懂尸位素餐,令人無法逾越。外面的《南華早報》作家Alex Lo反在大眾傳媒說試題容易,落井下石。在香港做個小小的學生實在難、難、難!

* * *

二、萬寧李婆婆77歲高齡仍然克盡己職,每天為萬寧的分店清潔,已超過十年。但自力更生之餘,卻因誤取一卷店方偽稱價值三萬元的印花,雖然翌日即時主動歸還,仍被店方告上警署和法庭。保安人員聲稱在她的手袋當場搜出印花,可是閉路電視證實保安說謊,根本沒有其事,印花原已放回原處。但當時店家、警方、律政司等均沒有人有興趣查證閉路電視,只懂得向一個老婆婆留難。

婆婆一生良民,晚年才突然承受被解僱和失業之痛,還失去長期服務金。最慘是這大半年更同時失去了做人的聲譽和尊嚴,更不要說上庭前前後後的身心折磨。最後萬寧管理層只稱自己做得「不足」,淡化(underrate)所作所為,盡顯企業良心。在香港做個勤奮的長者也實在難、難、難!

* * *

三、去年立法會選舉香港人好不容易選出了他們的代表。可是姚松炎在宣誓時加了一句「爭取真普選」,本來實屬無傷大雅,過往也不會因此被取消資格。就正如婚禮誓辭加一句「老婆我愛你」是不會令婚約失效的。唯中國的人大事後決定「釋法」,更改遊戲規則,要求誓辭一字不易,才有資格做議員,姚松炎即時被DQ(disqualified)。這種「今日的說話,會犯了明日立的法」更是對法治構成巨大的傷害。

立法會因此事失去六席代表,席位懸空。因立法會同時有充滿既得利益的功能界別,失去數名民選議員立即令親建制者佔大比數,其間通過各式惡化,令主席權力不斷膨脹,議員質詢能力則不斷閹割。立法會恐怕由無牙老虎進一步矮化成無牙老鼠。

到了今個月,終於處理補選了。民主派大費周章舉辦初選,結果選民決定要讓見義勇為、才高八斗的姚松炎捲土重來,姚松炎也當仁不讓,報名參選。但近日親建制傳媒又來放風,說他應該要因為上次的誓辭而取消參選資格。香港小市民要選一個合適的代表,也原來是這樣難、難、難!

以上也未包括買樓很難、要為退休儲蓄很難、東鐵全線停駛、《23條》經常蠢蠢欲動等恒常難事了!

* * *

四、可是我們倒發現有一事甚易。新任律政司司長鄭若驊的小欖大屋,原本只有1400呎,但卻神不知鬼不覺地另外僭建了800呎。其丈夫的鄰屋則僭建更多。她在內裡住了十年,卻也是對僭建不知不覺,自稱對此事渾然不知,儘管她會到僭建的地庫享用酒窖和Band房。媒體用航拍查證,更發現屋苑幾乎周圍都有僭建。

其實也無須航拍,你隨時在新界的丁屋聚落抬頭一望,都見全是僭建的屋頂,簡直是光天化日犯罪,只是政府不會派人執法。他們有沒有同時僭建地庫就不得而知。歷屆高官以至特首如唐英年、梁振英也是深好此道,家中均有多處僭建,亦同時包括地庫。而出身鄉事派的何君堯議員,也厚顏稱「誰沒有買過僭建?」來為僭建業主開脫。現屆特首林鄭月娥則不斷叫大家包容此事,令僭建看似小事一樁,業主也就更為安心。可見僭建在香港真是易、易、易!

* * *

這就是2018年1月的香港,僅短短一個月所發生的事,而其實一月還未過去!你到底還能忍受多久呢?你還要在這裡逗留多久?除非你雙目失明,否則你還會看到更多越來越惡劣的事,令你情緒憤怒,體內癌細胞就會滋長。外邊的事令你心靈創傷,五臟裡則同時肉體創傷,而公立醫院則要輪候到天荒地老。我可預視,這就是內外交困的香港人最容易遇上的悲慘下場了!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