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Box to Box

由球員/球隊表現,戰術運用.……到球賽文化,場外八卦 一個分享「你」對於足球睇法嘅平台 Admin by S & Jax 網誌

體育

紐卡素球迷的卑微願望

紐卡素球迷的卑微願望
廣告

廣告

這一代人,無論是作為市民還是作為球迷,無力感都很重。較幸運的一群,每星期還可短暫忘卻殘酷的現實,但紐卡素球迷卻沒有這樣幸運……

數天前,筆者與好友們來了個「陪著我們長大的廣東歌之夜」,點唱了無數耳熟能詳的歌曲,喚醒不少回憶。席間,一位友人「好心一早放開我」一句,盡帶悲憤之情,令人以為她在感情路上又遇到了挫折。不過,看著這位身穿紐卡素球衣的這位友人唱得如此忘我,作為凡事都會聯想到足球的筆者,第一時間想到的,當然就是她作為紐卡素(Newcastle United)球迷,正對球會主席艾殊利(Mike Ashley)作出控訴。

艾殊利在2006-07的球季季尾收購紐卡素。他入主前的五個球季,紐卡素的聯賽排名為7、14、5、3、4,球會一直是競逐歐聯資格的一份子。而來到艾殊利入主的第十一個年頭,球迷們已經歷了兩次降班,目前正面臨第三次的降班危機。

這還不止,球會更主動採取連串措施,與球迷及當地傳媒交惡並疏遠他們,其中不少人和傳媒機構,甚至被放到與球會對立的層面,出現這種現象更是令人痛心。數據顯示,自2007年起,紐卡素是一眾英超球會中,對最多記者發出採訪禁令的一家。到了2015年,球會更變本加厲,推出了名為 “Preferred Media Partners Strategy”的計劃,只讓被視為立場屬「親球會」的傳媒有權全面採訪關於紐卡素的大小事。

在這十一年裡,艾殊利曾兩次打算轉手,但最後都沒成事,結果還是分不了手。最近的一次就是幾個月前,一個以Amanda Staveley為首的財團想收購球會,但最後也是談不攏而拉倒。交易不成的內情,大家作為外人當然無從得知,而交易拉倒本身也不是什麼大問題,但艾殊利的零野心和意興欄柵,卻是眾所周知,如果因而導致領隊賓尼迪斯(Rafael Benitez)離開,對球會和球迷都是重大打擊。

事實上,單看轉播費用的分成,已經可以看到英超球會的賺錢能力在艾殊利入主的11年間增強了多少:2017年的榜末球隊,比起2008年的榜末球隊,轉播費收入有十倍的增長﹗因此,不同球會的最高轉會費記錄近年來破了又破,單是近兩個夏季轉會窗,絕大部份英超球隊都再度打破了球會的最高轉會費記錄,本季的升班馬赫德士菲(Huddersfield)和白禮頓(Brighton)更是連番打破記錄。反觀紐卡素,最昂貴的收購竟然還停留在艾殊利入主前的年代… 即使球會收入大幅增加,艾殊利在球會的投放卻一直過份保守,予人中飽私囊之感。雖說高價收購球員不等如一定成功,但起碼也能展現球會野心和投入度,所以球迷不禁會問,這些年來的轉播費到哪裡去了?兩周前對史雲斯(Swansea)的比賽,紐卡素正選十一人全都由去季球隊在英冠征戰過渡到現在,這樣的班底,護級難度之高可想而知。

看看賓尼迪斯的CV:兩屆西甲冠軍、三屆歐洲賽冠軍。有著這樣的CV,仍然願意隨隊降班英冠作賽,可謂聞所未聞。當年令他有此決定的,除了球迷們的支持、愛戴和信任外,另外就是紐卡素這個project的前景。紐卡素這家百年老店,主場平均入場人數達五萬以上,而球迷的熱情也是出了名的。論球會規模,球迷數量,紐卡素和賓尼迪斯可算門當戶對,但以球會近年的成績而言,卻是另一回事。如果真的失去這位領隊,可以想像對球會和球迷的傷害都十分大。

在愛恨愈來愈分明,愈來愈需要明確表態的今天,如果說還有什麼原因可以令中立,甚至敵對球迷對對方展現同理心的話,大概就是一個可惡的班主。近年已有太多例子說明,一個無能的管理層絕對可以令一家球會一沉不起,君不見列斯聯、森林、查爾頓、布力般、高雲地利、樸茨茅夫等球隊到現在仍在第二、第三甚至第四級別聯賽苦苦掙扎嗎?

紐卡素球迷遇上了這樣一個班主,而事情由始至終都不在自己控制範圍內,然後想趕也趕不走,那種無力感肯定極重。情況就似你的愛人或至親好友被鬼上身,或因重病而失去自理能理一樣,外人看上去,人還是那個人,但你卻深知一切已變得不一樣。因為深厚的感情,你繼續留在這個人身邊,但以往共度美好時光卻變成現在一個沉重負擔… 最諷刺的是,其實球迷們只是希望事情出現一個轉機,讓一位較不令人討厭的富翁投資成功,球迷們甚至還會自掏腰包去令這富翁變得更富有,但如此卑微的一個願望,還是無法得到滿足。個人覺得,紐卡素球迷處身此情此景,很值得絕大部份球迷報以同情。

苦苦堅持,經已沒意思。艾殊利,請你就好心分手吧。

Box to Box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