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玉品健

法學博士,法律學者,中國人權律師,主要從事刑事案件辯護和行政訴訟代理 網誌

國際

我身邊的老大哥——隋牧青律師印象記!

我身邊的老大哥——隋牧青律師印象記!
廣告

廣告

2018年1月22日,廣東省司法廳向隋牧青律師送達了《行政處罰預先告知書》(粵司罰立字【2018】第1號),擬對其進行吊銷律師執業證處罰。該通知書一經在網上傳開之後,引起了律師界及相關人群的熱烈討論。

隋牧青律師為人非常豪俠仗義、古道熱腸。我於2014年秋經葛永喜律師引見得以與他相識,相識之後便一直引為知己。我對他的膽識與勇氣、精湛的法律技術與辯護謀略佩服得五體投地,並一直以他為學習的楷模而未得一二。

2016年之仲夏,在我代理南方某省漁村案件受挫、心情極度鬱悶之際,他冒著被處罰的危險(當時他還在取保候審期間)給我打了一兩個小時的電話,盡其所能開導我、寬慰我,還給我介紹了一兩個案件,以分散我的注意力。為此我十分的感動,一直未能找到機會來報答他。

過了一段時間,大概是2016年年底的時候,我到廣州市參加一個民主黨派的會議,我想趁中午用餐的時候請他吃個飯、以示感謝。我打電話給他,問他有沒有空,過來一起吃個工作餐、順便聊聊天。他接到電話後,二話不說就馬上趕過來,在我們開會的附近訂了一間包廂、並叫上何總等幾個熟人一起,熱熱鬧鬧地吃了開心的工作餐。這次工作餐本來說好是我請客的,但他無論如何也不讓我買單,我強扭不過,只好聽從他和何總的安排。

去年十一期間,他聽說我所在的律師事務所決定單方與我解除《聘用合同》之後,就給我打了電話,詢問事情進展情況。他說:「實在抱歉,前幾天太忙了。在網上聽說律所要解聘你,當時我記得我只是在網上簡單跟你說了幾句,後來就一直沒跟進。是我疏忽了。 」我說:「隋律師如此關心已是難能可貴,我怎能承受得起你的歉意?!」

隋律師也不跟我客套,直接問我律所單方解聘的原因,我簡單陳述了我的看法。他說:「省司法廳、市司法局都不是太左的人,你的事應該還有迴旋的餘地。」他叫我不要太擔心,等他出面跟相關領導溝通溝通,看看能不能低調處理這個事情。然後,他還叮囑我這段時間先不要發表什麼敏感言論或者文章,在自己羽翼還未豐滿的時候更要注意保護好自己。

沒想到,我的事情還未了結,他已經面臨吊銷執業證的處罰!

真是難兄難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