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偉雄

美國加州州立大學哲學教授 網誌

國際

白人優越主義者休謨

白人優越主義者休謨
廣告

廣告

任何人都總有些偏見,雖然哲學講究理性和論證,但哲學家也是人,偏見難免。以休謨為例,他的哲學很踏實合理,強調信念要有證據支持,在討論神蹟時便斬釘截鐵地說過信念的強弱應該與證據的強弱成正比(An Enquir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section 10);然而,休謨是種族主義者,更準確點說,他是白人優越主義者。這是休謨思想中不光彩的一面。

休謨是白人優越主義者,這是沒有爭議的,因為證據確鑿。他在 1753-54 年出版了文集 Essays and Treatises on Several Subjects,其中一篇文章是 "Of National Characters",這篇文章有一個註腳,我試譯如下:

我自然而然地認為黑人以及其他人種(因為人有四五個種別)天生比白人低等。從來沒有白種膚色以外的人種建立過文明之邦,也從來沒有任何非白人的個人有過卓越的行動或思想;他們沒有巧妙的製作,沒有文藝,沒有科學。另一方面,即使是最粗暴野蠻的白人,例如古德意志人和現在的韃靼人,他們在勇氣、統治方式、或其他特點上,都有卓越之處。這麼一貫和不變、 在很多不同國家和不同時代都見到的分別,如果不是大自然本來就作出了人種之別,是不會出現的。更不用提我們的殖民地了,黑奴散佈整個歐洲,但我們卻從沒發現任何徵象可以顯示他們的機靈;反觀我們之中的低下之人,沒受過教育,卻可以發奮向上,在各行各業成為傑出人士。在牙買加誠然有人談及一個多才多藝和有學識的黑人,但他大概只是有些少技能,便足以令人嘆賞,就像一隻鸚鵡能清楚說出幾個詞語的情況一樣。

這毫無疑問是白人優越主義言論,理據薄弱,結論極端;換了是今天任何一位哲學家,如果說出這樣的話,必然聲名掃地。

"Of National Characters" 在 1742 年和 1748 年的兩個版本都沒有這個註腳,在 1753-54 的版本才加入,而在二十多年後 1777 年的版本,休謨將註腳的首兩句改為:

我自然而然地認為黑人天生 比白人低等。從來沒有這個膚色的人種建立過文明之邦,也從來沒有個別的黑人有過卓越的行動或思想。

那就只是針對黑人了,但仍然是白人優越主義,不見得是思想上的進步。

每一個人的思想和行為都多少受自己所處的時代限制,休謨的白人優越主義在他所處的時代被很多白人接受。然而,由於休謨是我特別喜愛的哲學家,對於他是白人優越主義者,我始終是感到失望的。事實上,休謨同時代的白人思想家之中,有些並不是白人優越主義者。Dennis C. Rasmussen 在 The Infidel and the Professor 中談到休謨的白人優越主義時,便拿史密夫跟休謨比較;兩人都是白人,都是頂尖思想家,份屬老友,在思想上有很多交流和互相影響,但史密夫不是白人優越主義者(他在 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 明確地表達過這方面的立場)。

想到休謨尚且如此,我對偏見的警惕之心油然加強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