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民主進程退無可退 我城命運此刻定斷——十一大專院校學生會 致香港人之公開呼籲信

民主進程退無可退 我城命運此刻定斷——十一大專院校學生會 致香港人之公開呼籲信
廣告

廣告

《民主進程退無可退 我城命運此刻定斷》
-十一大專院校學生會 致香港人之公開呼籲信

1. 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無派系立場你我之分

昨日被港共政權以政黨「香港眾志」主張港人自決、違抗《基本法》為由,裁定代表該政黨出選港島區立法會地區補選的周庭提名無效。連同於二零一六年立法會地區選舉被宣告選舉提名無效的梁天琦、陳浩天等五人,這次是香港自開埠以來,第六次以限制香港前途去向為詭辯理由的剝奪政治權利案。每次有人失去參選選舉的基本公民政治權利時,代表的不單是香港離《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遠了一步,也不只是意味香港基本法第三章《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得不到實質的實踐,而是證明了我們的現況,離九七年主權移交前眾追求民主的港人所確信的香港民主願景,又遠一大步。

一如因僭建基本法成功而被取消資格的六名立法會議員,他們失去議員身份的同時也意味著十八萬港人失去了他們應有的投票權。不論是主張「香港獨立」或是「民主自決」的香港人,政權剝奪他們的選舉參選權的同時,也是剝奪了眾香港人的投票權。失去了最為根本的公民政治權利,我們便不能以政治參與彰顯和實踐我們的意志。無分敵我地,我們都淪為籠中之雀。這困境,自二零一六年起,政權以「香港獨立」不符基本法為由打壓異己並剝奪其政治權利為里程碑當刻,便一直存在至今。

剝奪政治權利,是中國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才存在的刑法條文。而,香港並不是中國。

2. 家園保衛戰不存委曲求全之可能

香港作為我們的家園,面對政權步步逼壓,我們退無可退,避無可避。自主權移交以來,二十年來我們從初對實行雙普選滿懷希望,從二零零八年的普選承諾拖至二零一二年,到「起錨」政改、《一國兩制白皮書》、由上而下的「人大八三一」決定、二零一四年以「我要真普選」和「公民提名」為主軸的雨傘革命;並由不論「香港獨立」或是「民主自決」等香港為本的潮思之掘起、眾人被選舉主任濫權式取消參選資格、眾立法會議員被人大常委會僭建基本法104條從而失去議員資格,到了此刻我們再次面對同樣招式,同樣手法的政治打壓。

一眾港人當初要求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雙普選,將對普選的願景清晰明確地寫入基本法中,認為沒有篩選的普選應是放諸四海皆為常理的國際標準選舉倫理;直到我們苦待八年普選路線圖一直音訊全無、直到那天我們接受增加小圈子選舉委員會中的選委席位數量,增加當中的「民主成份」;再直到我們視小圈子選舉中「造王論」為不可動搖的博奕決策--再直到現刻,我們失去了立法會選舉的參選權,更意味更多人同時間接失去了投票權。當我們再度檢視現況,政黨及早計劃補救應對方案,而不是站在當初決心追求民主的初衷原則上,不分派別,不分政見,誓死保護所有人的公民參選權利,那一刻,便是追求民主的底線原則再次退後的鐵證。

假若原則底線是像水中浮物般可自由升降,到底我們為著什麼價值在奮鬥?若然掛在口中那誓死不二的初衷,在面對政權時可如此搖擺不定;基本法二十三條,就早就種了在你我心中,我們也就被困於自身所設的懼恐中追求著那貌似自由的虛像。

喪失初衷,代表的是立場的後退。也許是時候發覺,面對港共政權,我們若然明哲保身,後方便是唯一的家園,我們的故鄉。當初決心保護的價值,追求的願景,當刻也會隨著我們的後退,被無聲無色地抹去。當身後便是家,那每一場的戰役,縱使過程是多麼的艱辛,多麼的難堪無力,我們都沒有後退的機會,沒有放棄的可能。香港就是我們的家,這是家園保衛戰,我們退無可退。

3. 以一切可行之法抗政權無恥之舉

民主抗爭不是宗教崇拜,更應是以實質有效的政治行動,親手將香港漸漸拉近至民主的彼岸。面對步步壓迫,除了強調願景想像的美好、無比堅實的抗爭意志外,也許在民主抗爭路上我們亦要思考不同抗爭方式的可能性,以致我們透過實質效用的抗爭手法,在香港整體民主運動的逆風戰中危中求機。

以往的民主路上的動員,抗爭的範式絕大留於表態。在港共政權全無邏輯倫理可見之時,各人以喚醒政權羞恥之心的倫理手法,作用有限。在《從服權威》一書中,當討論至研究權力服從的米爾格倫實驗*時,說道:

「實驗中的受試者就某種意義來說,其實是反應自己對學習者施予電擊的。許多人即使服從權威,但嘴巴上還是會抗議幾句。然而,在想法、言語、採取行動反對帶有惡意的權威之間,存在著另一項要素,那就是把信念與價值轉化成行動的能力。有些受試者打從心裡認定這麼做是錯的,卻無法公開與權威決裂。有些人從自己的想法中獲得滿足,他們認為自己站在高的一邊(至少他們心裡覺得這麼做是錯的)。

這些受試者沒搞清楚一件事,只要他們不掙取行動,他們內心主觀的感受與眼前的道德爭議,就不會有太大的關聯。政治控制必須透過行動才能生效。」

除了留於譴責、表態,面對日益嚴苛的爭取條件,除了反思以往抗爭的成效外,我們更應要以一切可行之法,以實質行動,真實的政治行動,彰顯我們追求民主、保衛所有港人基本公民權利的意志,不讓港共政權為所欲為。

4.同為共同體-自主港人路

每次的喪失提名資格事件,影響的不只是那次立法會補選,而是香港二零四七的前途願景想像,再一次被收窄縮緊。不論是「香港獨立」或是「民主自決」,也是在香港面對二零四七的前途問題時可能性之一,若然我們認定香港的前途不能由香港人作主決定,那香港的命運將於現在,早已由中國決定。若連「民主自決」也不存在的香港願景,那裡沒有其他選擇的可能,更莫論香港人可決定香港前途的可能;那裡,不論是支持「香港獨立」、「民主自決」、「民主回歸-穩守一國兩制基本法」的香港願景也好,那不是民主,那裡並不是民主的彼岸。

不論我們是主張怎樣的政治立場、經濟資源分配原則,擁有怎樣的文化習俗、宗教背景,我們終究同為香港人,我們的命運亦早已在此時空下連結一起,無法分離。縱使遠離千里,每天卻仍心掛香港,留意時政卻無從入手,這種遠離,等同放逐。

政治結果,從來都不是從天而降,而是靠以往歷代人的血汗力爭而成。香港二次前途去向,也不是在二零四七年時才開始定斷的。我們每一個微小的決定,每個堆沙成塔的抗爭意志和實質行動,都是在結構香港的未來,都是在為自己爭取屬於自己的命運自主權。若然今天我們不為主張擴張香港二次前途各可能性的人力抗打壓,同樣作為命運共同體中的我們便甘願放棄了自主只有屬於我們自身的命運的機會。人必自救而後人救之,香港的前途必須由我們香港人親身自主拯救。二零四七年時我們會否有自主的機會,便由此刻的我們作為標記,由我們今後二十九年所作的每個決定,一一定斷。

就以上四點,現香港再度出現被剝奪政治權利事件之際,我們向各位同為香港人呼籲:

(1)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無派系立場你我之分
-堅決捍衛所有被奪取參選權和投票權之港人;守衛每人的公民權利,也就是守衛我們自身之公民權利。

(2)家園保衛戰不存委曲求全之可能
-底線退無可退,別成為自己憎厭的人,為選舉短暫私利踐踏政治初衷。

(3)以一切可行之法抗政權無恥之舉
-重新檢視抗爭成效,解放抗爭手法想像,抗爭勿純留於政治表態階段。

(4)同為共同體-自主港人路
-香港二零四七的前途未來,以至我們香港人的同共命運,將從現刻開始由我們選擇的每次抗爭契機,每個決議,每份堅持,每份微小的力量,每個實質的政治行動,逐一定斷。我們香港人,必須自救。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
香港科技大學學生會
嶺南大學學生會
香港大學學生會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
恒生管理學院學生會
香港珠海學院學生會
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學生會
香港理工大學香港專上學院學生會
明愛專上學院及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聯合臨時委員會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

*米爾格倫電擊實驗(Milgram experiment),又名權力服從研究(Obedience to Authority Study)
http://bit.ly/2nhAAzq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