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文化論政】陳嘉朗:開放動物搭乘公共交通,讓市民靈魂出竅

【文化論政】陳嘉朗:開放動物搭乘公共交通,讓市民靈魂出竅
廣告

廣告

早幾天,因一些事去了台北,在等巴士的時候打開了手機的應用程式看看巴士何時到站,看見顯示巴士位置旁還有一個「肉球」的Logo,才想起要坐的604線,是台北市其中一條「狗狗友善公車」路線。

這個計劃,是於今年初開展的,除了604外,還有0東及棕6,於假日指定班次讓狗主可帶同狗隻乘坐公共巴士,條件是: 「狗狗健康管理好、寵登疫苗不可少、定期驅蟲及除蚤、一人一犬好關照、上車牽繩戴口罩、衛生清潔有禮貌」 - 也就是說,就算是大型狗隻,也可以不用入袋/籠,只要載口罩都可以坐巴士。台北市政府公佈,自1月1日至7月30日,已服務了共102犬隻。計劃更已推展至第二階段,加入225及669線。而對狗隻有忌諱(如對毛髮敏感)的市民,仍可選乘同線巴士的其他班次。

其實台北人使用公共交通情況,跟香港也很像,很多市民都是採用捷運(地鐵)及公車(巴士)作主要出行交通,但主管公共交通的部門及營運商對動物乘車的態度,卻是相對非常開放,一般公車、捷運以至鐵路、長途巴士,早就容許入籠/袋的小型動物坐巴士,「狗狗友善公車」,只是更進一步之舉。

筆者在2012年時,認識了香港爭取及推動動物可乘搭公共交通的99 Bus創辦人Kamric,也參加了他們透過租用開蓬旅遊巴士舉行的狗狗巴士活動作觀察。當時Kamric向我表示,他的目標是希望透過舉辦活動,證明給大眾及交通當局知道,他們擔心會遇到的問題也是過慮,而依我當時觀察,其實狗隻搭巴士(而且不止一隻)也沒引起甚麼大問題。

可惜,過了這麼多年,香港大部份的公共交通工具營運商大部份仍然是十分保守,對動物乘搭公共交通工具仍是「唔好攪我」,的心態去,深怕動物會襲擊他人、引發衛生問題等等…甚至,很多會對動物的概念只集中在狗,卻忘記了,還有其他小動物如貓、兔、倉鼠、松鼠等,甚至是金魚、龜。

另方面,筆者不時也在一些討論區內,知道有飼主只好用袋偷運動物上車,本來安分守己靜靜地也沒甚麼事,但有些還妄顧其他乘客的舒適及安全,在車上把動物拿出來玩還得意洋洋地拍照貼上網,結果換來的是公眾反感,使爭取動物乘搭公共交通工具的路更難行。但,這也正正反映,動物搭乘公共交通,是有實際需要。

我不是動物痴,自己也沒養貓狗之類,但一直認為,有限度開放動物搭公共交通,不單是顯示香港是動物友善、進步文明的城市,更是減少一個城市不必要的私人載具自然增長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去年4月,我就聯同多位議員及地區人士在政府向九巴延續專營權時發起一人一信行動,要求修訂《公共巴士服務規例》,容許專利巴士可接載指定大小及物種的動物,短短4日已經有超過6000人聯署。

香港過去十年私家車的增長數字,達十萬架之多,這是不爭的事實。而根據統計處2011年公佈的數字,養有貓狗的住戶數字達25萬,佔整體住戶約10%,而每戶的人口平均數為3人,也就是說,佔了香港整體人口的十分之一,約70-80多萬人。

再看看這些住戶的收入,他們大都是收入集中在2萬及4萬以上的組別,大家可以將這些住戶定性為中產階層,有一定程度的經濟能力,養貓養狗,總有需要外出吧,不管是參加聚會、出外旅行、到獸醫診所就診等等,但香港的公共交通,除了離島線及少量街渡、小巴及的士(視乎司機/營運商決定)外,基本上是通通是動物止步,飼主帶同動物外出,基本上只有電召客貨車、的士、Uber、或使用私人載具(私家車)。

在香港要養一架私家車的價錢,說平又不是,說貴也可以,最低消費可以每月$5000左右,特別是那些「假日司機」,最貴的只是泊位及車輛維修(折舊)洗費。早前,運房局局長陳帆就稱年青人「買不到樓便買車」,是為了「讓自己的靈魂從軀體中出來遊走一吓」,被各界炮轟不尊重年青人,也沒有正視私家車增長所帶來的問題。

有一說,很多車主都是假日司機,車輛平日沒駛上道路而閒置著,假日才會開上路,汽車引致的路面擠塞及空氣污染跟他們無關,不應阻止他們擁有汽車的權利,但不要忘記,車輛閒置也需要空間停泊,香港土地空間有限,加上近年不少短期租約的停車場被政府收回起樓,泊位不足是人所共知,也不可能無限量增加,而且為汽機車主導發展已經是過時的思維,現在世界各地政府均講求盡量減少汽機車的使用,以集體運輸為主,從而改善交通擠塞問題及達至低碳城市的目標。但是,我們的集體運輸大都拒絕動物乘車的情況之下,正正是與之背道而馳,增加有飼養動物的市民買車的誘因(甚至是他們的理由),請問陳帆局長,他們不是想靈魂出竅,而只是想帶動物出去親親大自然,是否只可迫於無奈使用私人載具「一戶一車」塞去各景點?

香港不是新加坡,沒有因宗教理由不可與動物乘車的問題,而且大部份地方均可在1-1.5小時用公共交通往返,就算要「忍耐」與動物共處一車,車程時間相對不長,只要做好規範及管理,指定的動物可乘搭公共客通工具,其實問題不大,只是,我們的政府有沒有決心為交通問題多行一步,至少,應考慮先在假日往返郊區的巴士線試行,讓較小型的動物在放置於合規格的防水籠/袋後登上公共交通工具。

作者為香港運輸物流學會交通政策小組前委員、逢甲大學運輸與物流學系研究生

文章刊於2018年1月29日信報專欄。本欄逢周一見報,由「香港文化監察」邀請不同意見人士討論香港文化及文化政策狀況,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