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律政司放生姚松炎之迷

律政司放生姚松炎之迷
廣告

廣告

《基本法》第六十九條訂明立法會每屆任期四年,議員辭職或被取消資格,都是喪失本屆議員資格。法庭判決姚松炎宣誓無效並宣告其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法理上姚松炎本屆已喪失出任議員資格。

律政司以港府未有就宣誓無效的議員,在同一屆立法會中不能參選進行本地立法,認為取消姚松炎參選資格,擔心一旦訴諸法庭未能勝訴,選舉主任最後關頭裁定姚松炎提名有效。法庭宣告姚松炎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姚松炎不上訴,判決已成為香港法律的一部分,律政司「放生」姚松炎的理據狗屁不通,完全是政治考量,「愛國人士」提司法覆核機會極高。

特區政府2012年曾經立法,立法會議員辭職六個月內不得參與補選,憲法並無規定議員可以辭職六個月,條例絕對牴觸《基本法》第六十九條。律政司認為未進行本地立法,規定議員宣誓無效在同一屆立法會中不能參選,明顯是迴避議員任期的規定,將議員宣誓無效是否同一屆不能參選的問題,踢番畀司法。

「放生」姚松炎是逃避政治責任,律政司預計如出現司法覆核,法庭必定裁定姚松炎已喪失本屆議員資格不能參選,政府就可依據判決進行本地立法。議員被取消資格本屆不能參選,議員辭職六個月內不得參與補選,就會並存成為兩條法例,律政司就不需處理黃仁龍時代的立法是否違憲。

愈來愈多事實證明香港司法之邪惡超乎想像,乜都做得出。司法當然領會到律政司將個波踢畀自己,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司法亦可將案件一拖再拖數年,姚松炎如再當選可能已完成任期,法庭作出判決已不能約束本屆立法會選舉,姚松炎被取消資格又能再度參選,政治責任仍是由律政司承擔。

邪惡的司法,無能的立法,行政就永遠污糟邋遢,香港仲可以點樣? 天不容問!

(星島日報)律政司最後一刻開綠燈 姚松炎「入閘」
《2012年立法會(修訂)條例草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