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社運

Time and tempo

Time and tempo
廣告

廣告

林朗彥和黃莉莉再和同學分享年青人在監獄內外的生活。同學問Ivan:「監獄內外生活有什麼分別?有什麼不同的 level of control?」Ivan 說了一點是我們過去幾堂都沒有提到的 time 和 tempo 的問題,時間和節奏也是一種控制我們的力量!

監獄外面的生活,那種急速的節奏、生活的壓迫感其實令到大家選擇不多。我們一直的重點是空間,也有提到時間表,卻沒有提到節奏的問題。對!我們從來沒有停下腳步,想一想自己真正要做的事情,就這樣隨波逐流。當思想/時間/空間都沒有選擇既餘地。監獄外面又有什麼自由?

唐福監獄可以說成是一個「渡假村」:大家只係攤喺度,等光陰逝去,甚至也不會做運動。Ivan 說:「未入獄之前,他從來不會覺得做運動和積極的生活有什麼關係。」在監獄內反而會「托水桶」- 八公升豉油桶變成 weight lifting 訓練工具!

Good guy vs 仆街

今次我們加入了一個新的主題,究竟在莉莉眼中,林朗彥是否是一個好男人,一個好男友?莉莉如常很認真地回答了。

「我覺得他是一個好人,我們有共同對世界對事物的看法,也有很多深入的討論,所以我知道他是一個好人,或者他不是一個好的男朋友,但他一定是一個好人。」

同學都笑了,哦! Ivan 呀,你不是一個好男友喎。莉莉再解釋:「即使我覺得他不是網上說的好男朋友,要細心要溫柔,也不等於他就不是好的男朋友。怎樣和我相處是我們之間互相建立出來的。」

我和 Ivan 都很欣賞她的回應,覺得她以後可以多像這次一樣鼓勵大家一起討論情感和政治。在一念素食,看著這對小情人吃蘿蔔糕,談到大家對婚姻的看法,又單是 so sweet, 喜見他們還是有一種openness,未完全被這個社會的文化吞噬。

港佬列傳

今天還播出「港佬列傳」上集,我請大家研究一下:為什麼有些港男講說話總是像個維園亞伯,很多外國同學不知道什麼是 ”Uncle of Victoria Park”, 和鬧爆文化,我覺得自己還是解釋得不好。這些 Mr Know-it-all 對世界大事/國際關係/共產黨/香港政府/社會運動/人生,都很有見地 好像他們真的知道整個世界大局,又非常明白自己應該如何立身知命。但是一當說到與強權對抗,社會上的不公平,願意付諸行動的人永遠是小數。

很多受訪者都認為自己能力有限,不如自求多福。只要不做破壞社會的事已經是一個貢獻,如果因為自己的參與而帶來對自己的家庭,工作或者社會造成破壞 - 至少是破壞了和諧,就真是唔做好過做。 實在有太多原因可以說服自己去「跪低」。不過,鬧林鄭/鬧潛建樺/鬧地產商/閙學生衰衝動/鬧人講粗口,這些正義之言,大家還是會不遺餘力。

「Teenagers vs superpower」

在這樣的社會,竟然出現了林朗彥和一班年輕人,不怕坐牢不怕DQ不怕習近平,why? 回到家中,收到一位同學給我寫了一個電郵,提出了她的分析,非常感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