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區諾軒

立法會議員,南區區議會利東一選區(2011- )民選區議員 網誌

政經

參選宣言丨香港,不應是阿爺話事

參選宣言丨香港,不應是阿爺話事
廣告

廣告

九月二十六日的那個晚上,我與雙學的朋友越過欄阻,重奪屬於公民的廣場。在廣場的中央,我眼睜睜看著黃之鋒被多名警察抬走,他掙扎,聲嘶力竭。那時我懷疑,是否我們這一代做得不夠,才讓下一代要承擔這麼巨大的時代責任?那一年,之鋒不足18歲。

一年前,剛滿24歲的羅冠聰,因為人大釋法被不公義地踢出議會。那時,議會的年輕人已全數盡墨,政權用政治暴力剝奪了十八萬選民的選擇權。可是,他並沒有放棄,他依然繼續嘗試證明,新一代充滿可能,新一代的傲骨是前所未見。在集會上,看見他疲倦的臉龐,我又在想同一個問題:甚麼導致下一代要拋棄青春年華,走到政治鬥爭風暴的中心?

我不知道。其實,也不可能有答案:每個時代都有它的任務,每人都有他特定的軌跡。我參與過中大學生會、成為民陣召集人;加入政黨,服務地區,在區議會為市民發聲;在學府深造,於大學講學,啟迪學生,鼓勵他們參與社會事務。近十年來,每天我都與政治結緣,與社會運動攜手。每天,我都思考一個問題:我們要如何用這一代的力氣,來換取下一代的希望?

這次,周庭以21歲之齡參選,要強勢重奪黨友被剝奪的議席。然而,在強權的政治篩選下,她被擋在議會的大門外。望著她所展示出來的勇氣,以及她所面對的壓逼,我再也不能只停止於思考,我要行動──就正如在九月二十六日的那個晚上,我與他們「重奪」屬於人民的廣場 。

為了下一代,為了不負他們的犧牲,我決定臨危授命,向前邁進。我決志重奪屬於民主派的議席,在港島區打一場最漂亮的仗,證明強權打壓是不得人心。我們這一代,的確要承擔更多,與他們走更艱辛的路。

一個社會不能沒有制度,制度的建設,是人類發展的見證。香港近年卻背道而馳,逐漸用人治取代法治。因為「一言九鼎」,北京可以無視本地法制、繞過基本法執行政治工程;因為是律政司司長,所以市民要包容她知法犯法、瘋狂僭建 ;因為「政治禁區」,政府不惜違反人權法規進行思想審查,剝奪周庭以及其他候選人資格。我心目中的香港,應是以法限權、實踐制度公義的地方,市民的人權自由受到保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真正的法治,不應是阿爺話事,市民受害。

我在南區高票當選區議員,亦參與了上屆批發及零售界立法會選舉,讓我有機會接觸港島不同階層的市民。我深信,香港的美麗不在於多了摩天大廈、多了百萬富翁,而是在於每個胼手胝足的香港人,在公平公正的制度下為明天而努力。保護這個制度,就是讓他們能夠看見未來,讓他們在熟悉的地方繼續拼博。香港人,不應僅是活在香港,更應是植根香港。

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面對制度的崩壞,無論政見,每位市民都是輸家。兩制之別,在於人權而非專制,在於多元而非單一,在於自由而非封閉。在這個象徵著法治和人治的決鬥,各位,請站在守護所有市民權利的法治一方,站在堅守制度公義的一方。

「我們為了自己的地方奮鬥,對得住活過的時代。」獻身於此地,不僅是滿足自己的目標,更是令所有人都可以分享同樣對未來的盼望。反抗專制、守護香港,才對得住我們的時代,對得住下一代。

我是區諾軒,30歲,立法會香港島補選民主派共同推薦候選人。3月11號,所有香港人,請以選票表態,反對人治,堅守公義!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