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社運

民主自決的重要性

民主自決的重要性
廣告

廣告

未來的中國,如果中共極權不能維持長期的經濟發展之後進行財富分配和政治改革,將有可能會日益不穩定。在日益不穩的中國政局下,香港人如何安身立命,過幸福和權利受保障的生活,將會是一件巨大的挑戰。

1. 大中華民族主義者的困境

大中華民族主義者心中相信,香港人面對困局時,只有中國民主化,香港才會變好。一直以來,這種想法深入民心。可是,由於近日政局的變化,這種想法開始受到巨大的挑戰。

中國當然有可能變成民主,但有以下兩種情況,中國不會有民主。

第一,假如中國繼續成為歐威爾極權,而且沒有轉變為民主政體,香港大中華民族主義者的想法就會落空。第二,假如中共經濟表現突然變差、戰爭失敗、政治內亂,而出現崩潰後,中國未能快速地建立一個具公信力、民主的中央政府,而是在各大派系、不同政見、階級、地方之間不斷爭執,中國將陷入分裂,甚至內亂與內戰。一旦中國變成Syria、索馬里亞、利比亞,中國將萬劫不復(事實上,在2010年,沒有人猜得到利比亞、syria會打內戰,以為卡達非巴沙爾將繼續控制國家數十年)。由於香港人怕事、沒有戰鬥智識和基本生存在亂世的能力,香港人不能捲入中國的內亂。

事實上,中國真的有分裂和內戰的可能性。中共黨內有不同派系之爭,集近平長期霸住位置沒有接班人、打貪和清除政敵,可能會引起黨內不滿。中共中央在改革開放後,對地方政府下放大量政治和經濟自主權,容易有分裂可能性。中國沿海省市經濟、文化上超越內陸,卻要被中央政府徵稅分配給內陸窮省。中國不少大城市,人有低端高端之分,有戶籍一等二等居民之分。南非種族隔離差點打內戰,差點像Zimbabwe一樣變成了黑人多數暴政,中國政府無法控制這些分歧、無力維穩、無力發展經濟時,這些分歧會變成大亂的開始。更嚴重的是,西藏有藏漢巨大矛盾,容易出現衝突。新疆同時融合漢維多族,而漢人數百年同化高壓極權政策導致不少不滿,一旦中國無力發展經濟,無力給內陸足夠維穩開支和社會發展能力,新疆將變成中國版伊拉克和南斯拉夫,捲入內戰、種族清洗、恐怖主義、游擊戰。如果中國政府像1980年代蘇聯撤出阿富汗一樣離開新疆,新疆很有可能會像1990年代阿富汗一樣陷入內亂、分裂、原教旨伊斯蘭獨裁。由於中國多年只用極權和暴力打壓,由於殖民地統治經驗顯示反殖後新國家只會移植本來宗主國的管治方式管治,新疆將難以建立民主。反而,假如藏人立國後支持受民主印度和洋墨水影響的達賴喇嘛回國,西藏開明領導可能比較有機會將西藏帶向君主立憲。不管如何,民主中國論漠視了中國有機會變得更差的可能性。

在這種情況下,自決、獨立勢力會變強,而民主中國論者將失去香港人的市場。

2. 香港一定會步向分離主義?

在以上兩種情況下,香港只有堅持分離主義,儘量守住香港特色、自主、自由,才可以生存。因此,不少人主張分離主義,認為要自決自主,香港人決定未來前途。不少人甚至認為中國變差下我們一定要獨立。這些講法,將在中國愈變愈差時十分有利。畢竟,馬來西亞將新加坡趕出去,新加坡要獨立建國,新加坡自己都不能選擇。

不過,中國愈變愈差是否一件一定會發生的事。不一定。中國未必一路步向極權,有機會步入中等收入陷阱,失去公信力,令中共步入崩潰。假如中共步入崩潰,就算有巨大族群、地方、宗教、階級、派系分歧,都只會在民主化上面對更多阻力,更多困難,更有可能步入內戰,但都不能否定成功建立民主、具公信力的中央政權的可能性。

1980年代的菲律賓沒有獨立成數千個島國、打內戰,反而建立了民主中央政權,長存至今,是一個奇蹟。菲律賓1980年代馬可斯政權突然崩潰,出現權力真空。菲律賓各地其實有很強的獨立條件,馬尼拉和郊區、富人和窮人之間都有差距,菲律賓七千個島嶼有海和山等天然屏障有利獨立,更重要的是南部有很多伊斯蘭教徙天天希望獨立。近年,菲律賓南部伊斯蘭國武裝組織才發動獨立戰爭和恐怖主義運動,令全球惶恐。可是,儘管各地分歧大,但馬尼拉成功建立了一個大家都接受的中央政府,更民主更有公正程序的一個合理制度,讓大家有渠道去接達。因此,菲律賓社會有民主化共識,建立了一個合理制度,令菲律賓沒有變成伊拉克和利比亞。

其實,1940年代印度、1990年代南非、十八世紀獨立戰爭後的美國都有不少內部的族群/宗教/地方分歧,社經條件和中國一樣不太好。不過,他們建立了一個大家都接受、有渠道表達的合理民主制度,而支持民主制度都是社會共識。因此,他們都沒有分裂和內戰,反而步向民主化。

當然,中國變好了,大家對中國信心提高,自然不會否定中國。民主中國派是得勝者。不過,獨派/自決派在民主中國下,都仍有地方自治/自主的要求,加上民主化令生存空間受保障,我相信他們不但可以生存,而且是體制的得益者之一。

3. 如何步向內戰、極權和民主?

中國有機會變得更強大而民主,而不是極權、分裂和內戰嗎?首先,要在開明領導人願意在壓力來到時讓步推動民主化,就像南非的德克勒克(當然,中國很有可能未必有這種開明領導人)。其次,就算沒有開明改革讓步,更重要的是非暴力/低度暴力/暴力革命來到時,社會是否有支持民主化的廣泛共識?如果有民主化共識,中國會更容易步向民主。如果沒有,中國很容易陷入幾派之間的混戰,野心家奪權的制衡較少。不管如何,雖然結果未明,但中國變好變壞是未知之數,而中國變好的可能性都不能輕易否定。

4. 民主自決是應對各種處境下的最佳良藥

問題是,未來如此不確定,中國變好還是變壞仍是未知之數。一旦靠錯邊,就覆水難收。一旦靠向民主中國論和大中華情意結,但中國愈變愈差,變成極權歐良爾國家,變成內戰和分裂,就會失去希望、失落,政治人物會失去香港選民市場。一旦靠向港獨派和主張香港民族的勇武本土,但中國愈變愈好愈民主,港獨派雖然是得益者但得益相當有限。由於民主中國對獨派的打壓一定比一個歐威爾極權對獨派的打壓更少,因為民主中國的人權民主底線更高,更受制國際和國內輿論壓力,民主中國一定能夠給獨派主張者較大的保障。民主中國下,都有地方自治自主獨立要求,獨派一定像加泰羅尼亞那群人一樣有市場有選民支持和認同。可是,如果中國愈變愈好,民主人權更好,他們要轉回去與中國良好交往就會有巨大困難。

因此,最佳方法是不要一開始沒有明顯答案時就靠錯邊,不要胡亂靠向和盲目相信香港/大中華民族觀,不要盲目相信香港會自由獨立或者中國會變成民主。相反,我們要堅持一種在任何情況下香港人都能夠生存的主張,堅持自由、民主、法治、自決。堅持自由、民主、法治大理念的爭取,但不輕易靠向某種國族觀,有利我們戰略上在不同時機下靈活變通。堅持自決,也就是香港人有自己未來的決定權,民主中國變好時,我們可以公投、制憲等方式靠過去支持他變好,但同時保留我們的自主和自由(當然包括獨派的自由)。中國一旦變差,就公投、制憲等方式建立香港民族國家,甚至請台灣美國駐軍,讓我們安全、自由地過活,不受中國內戰的危害。民主自決,是我們任何情況下,中國變好還是變差時,香港人都能夠應對的方式。

是不是機會主義?中國有問題就離開,好就靠過去?在我眼中,不是。因為相比起人的權利和幸福生活,我從來不重視身份認同、國族觀這些抽象而無意義的東西。國家和國族只是一種工具,去實現大家的幸福生活。人權高於國家主權。中國有利我們的生活,我們就靠過去,因為有利我們幸福和權利。中國不利我們的生活,我們就離開,因為不利我們幸福和權利。我堅持的原則只是幸福和權利,不是國家認同。西瓜靠大邊是一回事,靠過去還是離開,我還是有我自己的一套。

我們的權利和幸福,才是最重要的,不是抽象的國家。如果國家強大,但人民受苦受難,這個國家為人帶來痛苦,是完全沒有存在的意義和價值。民主自決,就是為我們選擇最好和最適合我們的國家。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