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黑警黃絲對倒時

廣告
黑警黃絲對倒時

廣告

獨立電影《對倒Tête-bêche》,伍立德導演、崔允信監製,劇力萬鈞,講黑警阿哥(甄思羽飾)同黃絲阿妹(伍詠詩飾)對調身份,易地而處。片中並無各打四十大板,而係以種種環境因素展示:好人加入極權體制,近墨者黑,基於羊群心理(herd instinct),同儕壓力(peer pressure),遲早同流合污。而法西政權打手,若然天良未泯,轉入受壓迫者陣營,就可能會產生同理心,義不容辭,一齊勇武對抗不義體制。片中阿爸(袁富華飾)則演譯在法西斯殖民地做記者的辛酸。套戲又道出香港民怨沸騰的部份原因。

伍立德導演自爆為拍此片,按了層樓,而且在拍攝期間,辭去傳媒職位,好在拍完之後,得以重新入職。可見導演真乃熱愛香港的有心人。

故事講一家三口,下級中產階層,阿爸做記者,獨力艱辛養大一對兒女。兒本為警察,後重入港大讀法律。女本為大學生,後來當差。

片中黃絲阿妹,雨傘革命時常去旺角瞓街,積極參與抗爭,後來因為經濟拮据而投考女警。當差之初,想做個黃絲女警,但有次在快餐店與同袍食飯,傾起學生抗爭行為,本欲為學生講句公道說話,怎知即刻被人質問是否幫攪事後生,唯有話希望佢地唔好攪事,費事煩到差人。後來黃絲阿妹常在家中勤練如何用警棍㩧濕示威者,終於在港大學生反校委會一役,掄起警棍狂毆示威學生,詎料誤中正在採訪的老父,令其頭破血流。

片中黑警阿哥,自稱當差純為份人工,據其妹指出,曾在後巷打過無數示威者,又曾眼睜睜睇住其黑警同袍,將位示威女講師打到頭破血流腳微跛。入港大讀書後,重遇該女講師,得悉其理念,充滿悔咎,覺今是而昨非,遂毅然加入抗爭行列。反港大校委會一役(片中指起因係:港大基於某教授支持港大學生會出版「敏感」書刊香港民族論,而不同其續約),眼見黑警放煙霧彈,用警根狂毆同學,忍無可忍,終於舉起張椅,勇武行動,詎料對陣的竟然係已淪為黑警的親生阿妹!呢場戲都算劇力萬鈞。

根據紐倫堡大審判裁定,奉命行事而為法西斯政權作倀,不成辯護理由。例如:格魯寧二戰時為納粹黨成員,在集中營負責處理囚徒的銀紙,並無直接殺人,但多番目睹集中營大屠殺,一四年被控集中營謀殺幫兇,一五年,九十四歲,仍被判入獄四年。

黑警阿哥令人想起楊逸朗,原為輔警,後任樹仁大學學生會長,曾參加雨傘革命。一七年三月被區域法院裁定,反網絡廿三條時在立會外縱火燒垃圾桶,判監兩年。又有督察施恒於雨傘革命期間,助網民起打人黑警底,並上載至「反佔中認人組」的面書群組。這位「黃絲督察」結果被警方落案控以「不誠實使用電腦」及「藏有兒童色情物品」罪名,罪名成立後,判監二十七個月。 
 
片中阿爸(袁富華飾)演出在法西斯殖民地做記者的辛酸,例如採訪抗爭現場被黑警打,屈非禮,報導結果被赤化總編歪曲。

有人話記者阿爸被差人打到頭破血流係因為企圖介入學生兒子同黑警女兒間的戰鬥,故事教訓大家記者必須嚴守中立。無疑,新聞工作者採訪應嚴守中立,然而,伍導演本人係位專業記者,採訪時嚴守中立,一四年六月十三日到立法會,採訪反新界東北撥款示威,卻無辜被差人移走,飽以鐵拳。可見在法西斯政權下,記者只要想報導真相,則即使嚴守中立,亦不一定能倖免。

套戲又道出香港民怨沸騰的部份原因,例如黑警阿哥同女友行過地產經紀鋪,見到廣告話五百萬樓係窮人上車郇盤,不禁嘆道而今月費幾千元租金,都只能瞓棺材牀位。二人最終因為黑警阿哥想讀返大學,無錢結婚而分手。二零一五、一六年有人訛稱樓市會跌到底,老點人賣樓,為消其本身業報,最好道歉。

《對倒》本年一月公映兩場,好評如潮,但睇過的人不多,希望能夠盡快再度公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