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感動」與「憤怒」

「感動」與「憤怒」
廣告

廣告

自從雙學三子被美國國會議員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之後,香港特首,政務司司長,建制派的九奴才議員,親共港媒,陸媒,連外交部都齊齊向事件發炮,什麼都說得出,這個相信是和今天老共強勢有關。這些屁話,早就預算到,因為,我之前都講過,佔中是老共和香港土共的一次非常之羞恥的事情,因此,無論是成和敗,國際間已經有一個定論,就是香港人爭取真普選和對中共政權說「不」的一個社會行動。

我對於林鄭所謂,大家都知道佔中是一種什麼的行為,法庭都有定義,這個就是證明了這位阿姐的無知,到今天,就算警察部都不能定義是什麼一回事,也沒有對整件事作出深入和有法律效力的調查,就是靠法庭檢控就有定義,意思就是,港共政權指是違法佔中就是違法,這個完全不是香港的慣性常態,更不是什麼的新秩序,若果證實是違法,為什麼只告九位佔領行動的領頭羊,和雙學三子,大可以將全香港有份參加都拘捕,當然,比個天佢做膽都唔敢,因為沒有這樣的理據。

事實上,雙學三子就因為政府利用檢控和律政司的權力,送他們入獄,他們的入獄就是引起世界的關注,我有點懷疑,真正的漢奸就是袁國強,若果他不是將三子從社會服務令,改為監禁,這個也是很罕有的做法。相信,不是雙學三子被改判入獄,全世界也沒有這樣深入去了解事件的全部。若果在一個全世界公認民主和自由的國家都袖手旁觀,這個還算是美國嗎?因此,那些國會議員就是以普世價值來看待事件。因此,像中共這樣的沒有普世價值的國家,怎能看得過眼美國國會議員的做法。

今天,看到幾位海外的朋友,他們用了一個世界觀去看這件事,我實在真的很感動,也證明了,我們這些對普世價值的人的信念是沒有錯,只是由一班無知和無能的政府官員,建制派奴才所指。一位身在美國還對香港事情還是關注的老朋友,他有以下的回應:「得獎的成數很高,這個獎項不單止是香港市民都有份,用愛與和平爭取民主,《和平佔中》在西方世界的評價是正面的,雖然是違法達義,但是這班年輕人并沒有逃避刑責,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是肯定的,這樣將是香港人香港市民之光,期待這個頒獎禮肯定是2018年的世界大事,」對於這位老朋友的說法,我真心覺得正是大家所想。

這兩天,也有很多人提到,會不會限制他們出境,我暫時是不會作這樣的猜測,我深信,老共最蠢都不會這樣做,我更加不想猜測老共用什麼手段來阻他們出境領獎,當然,大家就會想到劉曉波,而一名劉教授更指,黃之鋒比劉曉波還嚴重。若果大家熟悉老共的手法,一定會想到,劉曉波一直都被關在監獄,而在大陸的人治法律,當然可以把他關到死,就連劉曉波家人都被軟禁,這樣就真的是有空櫈出現,而大家支持劉曉波的人,連講都不能講,更遑論派人代表領獎。

若果真的是得了獎,相信,三子更受到國際關注,若果香港還是一國兩制,對於司法還是尊重的話,用什麼法理依據去說服全世界人他們的做法呢?若果以目前香港的法例規管下,要禁止一個人出境並不容易。就算去到最壞打算,一時不能出境,難道可以像劉曉波及其家人一樣不能離境?這點我倒真的非常之懷疑。目前,香港真的有赤化跡象和現實,但我們還是香港特別行政區,而並非香港市,這樣的話,老共又怎能真正放棄一國兩制呢?

假設去到真的被禁出境,相信老共要禁止全香港人出境才可以。若果,有關方面認為,隨便一個有參加過佔領行動又或者三子的家人都可以代表他們去領獎,怎會有空櫈呢?到時,老共的臉孔放在那裡呢?難道,將數以十萬計的港人關起來?無論如何,佔領行動受到國際關注和認可,這一點已經狠狠的打了老共和香港土共奴才的臉,這個才是我心中的最大理想,也讓我感到自豪的一件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