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

【專訪】冰河時期生還者 郭詠燊:一份執著,堅持踢下去

廣告
【專訪】冰河時期生還者  郭詠燊:一份執著,堅持踢下去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這是一個有關足球的故事。「炮仔」郭詠燊三年多前離開職業足球,目前在甲組替花花披甲飛馳。36歲的他過去十多年來,邊踢甲組,邊替屋企做生意,這是香港職業足球員的生態。十多年前出道遇上港足冰河時期,不少人都選擇離開球圈,郭詠燊自言是冰河時期的生還者:「一份執著,堅持踢下去。」

體院最後一期青訓產品

那些年,足球仍然是香港體育學院的青訓項目。郭詠燊是體院最後一期的青訓產品,他在沙田踢了三年,同期隊友有陳偉豪、吳偉超、張偉康和李圳業。

家住屯門,郭詠燊一放學便去沙田練波。但後來體院散班,教練李展鵬介紹他到甲組球會流浪。球迷認識郭詠燊,大概因為他是大埔時期的右後衛。不過,他出道時原來是前鋒,已故的「魔鬼教練」黎新祥見他身型較小,索性轉型打邊減少衝撞;把他改造成後衛。黎新祥更常常到他家和父親一起吃飯,關係不俗,「佢成日叫我踢得得醒目點」。

第一年踢流浪青年軍和預備組,月薪只有一千多元。一年後,流浪因為財政困難,提拔了不少年輕球員;郭詠燊順利成章踢埋甲組,這一年他才18歲。

IMG_4118

踢職業足球之前,郭詠燊做過不少兼職工作,例如在地鐵維修天花。年少不一定無知,反而可以懂事得很,踢波搵唔到食?這方面屋企對他倒很自由。「反正都要跟老豆做生意,只係時間問題,哥哥又無意繼承。」父親做海鮮批發生意,朋友都稱呼他做「阿炮」,郭詠燊的綽號便是由此而來。「佢做嘅嘢讓起一家,總有佢道理同生存意義。」

關於冰河時期

在千禧年初,2001年到2005年的4個球季,每季的甲組聯賽全季的總入場人數都不足四萬人。換言之,每場平均入場人數只有數百人,有部分賽事更只有不足一百人,而這數字已計算贈票,球迷稱為冰河時期。「我記得,球員加埋工作人員都多過佢,無打氣聲,踢完就算,同乙丙組一樣。」入場的球迷少,球員都一樣少,不少球員都紛紛轉行。拿過最佳青年球員姚學文和楊熙智便雙雙投考紀律部隊,楊熙智亦是郭詠燊最欣賞的球員:「左扭右扭,踢法醒目又靈活,但可惜咁早就轉行。」

「嗰時死咗好多人啦捱到都算好」。郭詠燊卻從沒想過放棄,「越踢落去就越想踢」:「我唔洗俾錢屋企,咪照踢囉,阿傑 (趙俊傑) 嗰啲,點捱呀?唯有當係一份執著咁去堅持。」

2000年釜山亞運會,港隊由黎新祥帶隊,郭詠燊亦榜上有名。右後衛李志豪首場賽事僅踢了十多分鐘便被換出,郭詠燊不但入替對方,接下來的兩場都正選上陣。這次是郭詠燊僅有以港腳身分出戰:「我明嘅,利偉倫和李志豪都已上位,自己都係踢二、三線會。」

IMG_2780

「有人訪問,其實幾開心。」郭詠燊不是明星球員,但是在默默耕耘的基層球員。前港隊總教練金判坤和前國家隊隊長「范大將軍」范志毅都曾是郭詠燊的隊友,他便點名稱讚范志毅:「跟他係學到嘢嘅,咁成隊後生仔呀嘛。」

流浪常遭球迷譏笑,人工低和待遇欠佳,郭詠燊效力流浪六年多,月薪一直都是萬多元,但卻有很多出場機會:「有得上陣就有滿足感啦」。「流浪特色係後起之秀冒起,就唔要啲大佬,球會寧願叫球員去做嘢算。」 果然,當翟廷峰、陳韶遠和楊賜麟冒出頭來,在2005年的球季完結後,郭詠燊不獲流浪續約。

郭詠燊自言,那次終於面對現實,父親都對他說:「返嚟啦,無搞咁多嘢。」他遂全職和爸爸做生意,「無叩門喎,無得踢咪唔踢」。如是者每日返工放工,做落又覺得有點悶。加上時間較彈性,郭詠燊已心思思想踢返波。

離開是為了回來,郭詠燊一年後便重出江湖。港會在2006年至2007年的球季升班,他便跑去試腳和跟操。球會本來打算和他簽約,但他對港會教練Tony Sealy 的踢法有點懷疑,「乜都大腳,唔用波,淨係攻門」。

IMG_4126

後來,升班馬大埔主教練陳曉明向郭詠燊招手,原來他們是教練班課程時的同學。郭詠燊迅速成為球隊正選,為球隊鎮守後衛,不少大埔街坊都對他寵愛有加。月薪不錯,有七千多元。

足可圓夢 下一站大埔

「齊上齊落,一條心踢落去,呢個就係大埔。」趙俊傑、蘇來強、李威廉、李康廉加上祖利亞和安基斯等,為地區球隊大埔打響名堂。郭詠燊為大埔扼守右路,是球隊的無名英雄。

大埔在2009年贏足總盃,可說是球隊創會以來的高峰。「好開心,咁大個仔,攞到個盃,算唔錯啦。」但唔講唔知,那時的郭詠燊原來是有兩份工,一份當然是職業足球員,另一份則是繼續協助爸爸的批發生意。大埔的晨操在早上九點到十一點,但郭詠燊每到十一點便一定要離開,因為十二點半便要替公司交貨。

郭詠燊的父親每場都來支持兒子,球場旁一直都有爸爸的吶喊聲,「踢職業咁耐便支持咁耐」:「其實要多謝爸爸,冰河時期嗰時,爸爸話唔洗俾錢,自己搵自己洗啦,幫屋企手就當係家用啦。」他又補充說:「但慢慢你知道唔可能一直係咁。」

IMG_2745

故事後來的發展是,大埔贏了足總盃,衝出香港打亞洲足協盃。球隊去了新加坡,去了越南,去了泰國:「嗰時發現個世界係唔同,人地速度幾快呀,去到人地主場真係大開眼界。」隨著李威廉和祖利亞等球員陸續被挖角,那隊大埔亦一去不復返。

2012年約滿時,郭詠燊遲遲沒有收到通知。在完季後十日,突然收到大埔秘書長陳平的短訊:「多謝呢幾年的付出,球會不要你了,搵其他會落吧。」郭詠燊形容,那時好唔開心和好唔捨得離開:「點解要用咁嘅形式同我講呢?」「最自豪係我踢嘅球隊從未降過班,哈,我一走大埔就贏銀牌,但降班,可能同唔要我有關掛。」

抉擇

離開大埔轉投屯門,那是2012到2013年球季的事。郭詠燊指出,屯門在升班時已希望他加盟,但因為在大埔過得愜意而拒絕。加盟屯門改踢左閘,有點如魚得水,先是隊友黃志聰、葉子俊和羅嘉樂都是從小便認識的好朋友;而且家住屯門,打「兩份工」都方便點。

爸爸拿了貨後,便在球場等他,練完波就一起送貨。隊友更在場邊叫喊:「有無魚食!」唯好景不常,後來屯門的國內老闆撤資,高薪的球員全數被裁走。「我同你講,其實嗰時打算唔踢了,都踢夠啦,都三十歲。」

東方總監梁守志打電話給郭詠燊,喚他過檔。東方教練李健和卻對炮仔表示,「暫時無位置俾你」。這也難怪,東方陣中的後衛有文彼得、黃展鴻和梁志榮,「球圈同樣講人脈」。結果,郭詠燊一場都未上陣,便外借到晨曦:「喺東方抖抖腳仲過癮,但自己係求踢嫁嘛。」

IMG_4163

被借用至晨曦後,郭詠燊又踢波和批發生意兩邊走,球隊該季的成績不過不失。球季完結後,東方再給他一紙合約,「已經決定咗唔踢啦,33歲,無咩遺憾,都踢咗十幾年啦係咪。」父親都對他說:「你踢夠未?係時候接手。」

飛鏟是怎樣鍊成的?

郭詠燊的飛鏟最為球迷津津樂道,記者問道飛鏟是怎樣鍊成的?郭詠燊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其實都係碎料嚟。」原來有一年,郭詠燊和球隊到國內清遠集訓。那天下著滂沱大雨,黎新祥二話不說拋起足球,要他凌空剷過來,從此便慢慢摸到門路。「好記得,個日剷到成身泥。」

說來有點唏噓,採訪當日,這是一場足總盃初級組四強的賽事,郭詠燊領軍的花花和公民對碰。細心一看,球場上有三名2009年的東亞運足球金牌成員:蘇偉泉、陳韶遠和馮啟匡,還有今季離開了職業足球的沈國強。四人中,最「年長」的沈國強都只是32歲。

郭詠燊認為,職業球員不但要珍惜「有波踢,有班落」的日子,更要未雨綢繆:「上唔到位就要諗,係咪要搵其他野做,讀書又好,增值自己又好,真係要諗。」

記者: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