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均益起義」旗開得勝 居民團結揭法團醜惡

「均益起義」旗開得勝 居民團結揭法團醜惡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均益大廈二期在1月31日舉行業主大會,選出新一屆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委員,由街坊自發組成的名單「均益二期老友記」成功當選。組成名單的均益二期維修關注組成員是普通大廈居民,他們「睇唔過眼」前任法團的管理表現差勁,毅然決定參選。面對重重難關,街坊憑團結力量,成功踢走連任多年、有民建聯龐大資源加持的法團。

漠視反對 聘曾涉圍標顧問公司

均益大廈二期在2014年收到驗樓令,時任法團開始籌備維修事宜,但後來又拖延至2016年底才重新開始。在大廈居住了40年、從2008年開始關注大廈事務的高文軒因此成立關注組,見證法團不顧居民強烈反對,利用大量授權票強行聘請曾在銅鑼灣伊利沙伯大廈有圍標紀錄的工程顧問公司「博德」。關注組又曾多次向法團「進言」,要求解僱博德,並採用政府推出的電子公開招標平台「招標妥」,但意見沒有被法團採納。

IMG_0034
高文軒

處事不透明 拒公開文件

均益二期居民一直以來累積不少對法團的不滿。在大廈居住了40年的Daisy 批評,法團處理維修時「好求其」,例如聘請顧問公司時,「淨係俾30幾間公司你睇,得個名,每間公司幾錢,完全無background、無資料。」當居民索取相關文件,法團拒絕披露。

在大廈居住了10年、當選新任法團委員並有意競逐主席的陳裕華表示,「本身不打算干涉,但佢愈來愈離譜」。他曾經從事工程業,當他「想索取資料例如標書了解多啲,但佢(法團)唔俾」。陳裕華翻查資料,發現數間承辦商的投標價非常接近,懷疑承辦商和顧問公司圍標。

不僅如此,法團更曾提出與升降機承建商簽訂10年死約,每年加價5%。另一名新當選法團委員王麗華不滿指:「而家有份工每年加5%人工,仲確保可以做10年。你話有無咁著數啊?」

IMG_0015
Daisy

管理不善 涉偽造「授權票」

居民又批評前任法團縱容大廈成罪惡溫床,「黃賭毒」都被警方搗破過,但仍不時有閒雜人等進出。Daisy 指不時聽到麻雀聲,深感滋擾,她又指清潔和管理每況愈下,「要清潔無清潔,蚊同老鼠都就嚟做埋我街坊;要保安無保安,佢哋覺得做又36唔做36,服務質素難以接受。」

居民「睇唔過眼」 毅然參選

引發關注組成員自組名單參選、挑戰壟斷逾20年的法團的導火線,是去年底的承辦商面試。時任法團為了盡快「拍板」通過聘請承辦商的決定,涉偽造授權票。陳裕華親眼目擊,一戶業主剛去世的家庭到場出席業委會打算簽到時,同為業主的兒子發現,在簽到簿一欄中竟已「被簽名」,連選票也被取走。居民對此事大為不滿,立即叫停該會議,繼而衍生重選法團的要求。

陳裕華指,「本身諗住只係幫下手,但親眼目睹偽造授權票,真係覺得太多人信不過」,於是聯同「以前不理大廈事務但(認為)『現屆實在太混帳』」的街坊,毅然決定組成團隊「均益二期老友記」參選。王麗華稱毫無「搞事」之意,只是希望大家安居樂業,但無奈現在求救無門。她指民建聯當區區議員盧懿杏雖是律師,但從沒出手幫忙,只是「攞住個投票箱幫法團拉票」。

Daisy 指新法團「有老有嫩」,年長的代表有經驗和人脈,年輕人則有新科技和想法,雙方互補不足。她指支持新團隊參選是想買個希望,正如「你買完嘢食覺得唔好食都唔會再買,會換樣新嘅試下啦」。

IMG_0109

關注組:預咗會輸,做得幾多得幾多

訪問在業主大會舉行前進行,當時高文軒指對選情不樂觀,認為是「輸住嚟打」,即使有不少街坊支持,但始終沉默的人是大多數,加上對手有鄉里派和民建聯支持,可謂「老樹盤根」,擁有龐大的資源宣傳,更聘請「大媽團」擺街站和「洗樓」,更冒認是關注組的成員,並散播謠言,意圖矇騙居民。

即使身處劣勢,關注組仍竭盡所能,「做得幾多得幾多」。高文軒指,他們的工作包括從身邊鄰居入手,和相熟街坊講解現屆法團的問題;針對甚少出門的長者,他們開設Facebook 專頁群組,希望透過會上網的「戶主二代」向長者傳遞資訊。他們也會逐家逐戶「洗樓」和在大廈門外擺街站。

IMG_0202
(資料圖片)

在1月31日晚上,經過逾8小時的業主大會,期間時任法團主席許溪水頻頻「出招」,試圖拖延會議至流會,又疑在辦公室偽造選票,更在點票期間無視程序即場簽署授權票,甚至拒絕繼續點票拂袖而去。

最後「均益二期老友記」名單8名代表以平均得逾290票,以約20票之差險勝對手,取得法團委員11席中的8席,打破親民建聯的法團逾20年壟斷。當晚天氣寒冷,但支持「均益二期老友記」的授權票僅有70至90張,即親身到場支持的票約有200張。

據街坊稱,曾目擊許溪水在業主大會後的早上,手持擴音器在大廈地下「嗌咪」,稱「受到迫害」,又拒絕盡快完成交接工作,稱留待農曆新年後才處理。當選法團現已入紙申請在2月11日,舉行法團管理委員會處理交接問題。

記者:李嘉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