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推翻親建制法團 成員疑遭跟蹤 關注組:靠民建聯真係會「冚家X」

推翻親建制法團 成員疑遭跟蹤 關注組:靠民建聯真係會「冚家X」
廣告

廣告

均益二期維修關注組成員王澄烽

(獨媒特約報導)均益大廈二期業主立案法團重選,由街坊自發的團隊勝出,取代舊法團。鼓舞街坊的,不僅是踢走管理不善的舊法團,更是因為均益大廈二期素來是民建聯「票倉」,而經此一役,不少居民「認清民建聯真面目」,明白要靠自己力量維護利益。均益二期維修關注組成員王澄烽在業主大會後,懷疑被跟蹤,他強烈譴責恐嚇手段。

王澄烽被跟蹤 疑是對手所為

雖然關注組成功「起義」,當選新一屆法團委員,但似乎撥開雲霧仍未見青天。王澄烽在2月2日晚,即業主大會後兩天,懷疑被對手成員跟蹤。當晚王澄烽在太子的酒吧與朋友聚會,期間到門外接電話,發現一名可疑人物在外,他認得該人常出席業主管理委員會,經常發問「鬆章」給懷疑圍標的顧問公司博德。該人在王澄烽接電話期間,也打電話重複稱「我喺油站」、「我見你唔到」,歷時數分鐘,該人其後走到轉角消失不見。

王澄烽指可能是自己過慮或杯弓蛇影,也不欲冤枉任何人,但舊法團的橫蠻早有前科,希望公開事件以留記錄。

IMG_0026

舊法團和民建聯過從甚密

前任法團班底有逾20年歷史,據街坊稱,是前任法團主席許溪水「引入」民建聯。居民Daisy透露,不時看見當區民建聯區議員盧懿杏列席會議,並頻繁發言。

均益大廈二期住客以長者為主,有兩所老人院位於大廈內,分別是康怡老人院和幸福老人院。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期間,均有旅遊巴停泊門外,安排長者前往票站,更曾被報章報導出現「掌心雷」。

均益二期維修關注組發起人高文軒亦指,每逢「選舉期」,均益大廈二期成為民建聯拉票的地方,包括借用地方給民建聯擺街站,大廈私人地方也貼滿民建聯海報,他也曾拍到大廈管理員「攝民建聯傳單」至居民信箱。

王澄烽懷疑,法團曾向民建聯披露居民個人資料,因為他發現民建聯候選人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期間,「洗樓」時能清楚叫出居民姓名。高文軒又指,在舊法團的春茗,民建聯的區議員和元老是座上客,他批評舊法團牽涉太多政黨活動,是「公器私有」。

王澄烽指,對手得悉關注組會參選後,「民建聯的選舉機器開始郁」,不僅僱用「大媽團」擺設街站,更冒認是關注組成員,自稱「保衛均益關注組」,試圖矇騙居民。高文軒亦不滿指,民建聯四處散播謠言抹黑他們,有居民出席民建聯舉辦的講座後向關注組成員透露,民建聯成員在講座中稱高文軒來自民主黨,又參與「佔中」,希望「搞亂座大廈」,並將在當選後解僱保安,另聘管理公司,使不少居民對關注組成員心存芥蒂。

IMG_0121

居民覺醒:靠民建聯真係會「冚家X」

面對民建聯豐富的選舉經驗和強大的資源,最後街坊仍在劣勢中險勝,王澄烽認為,是因為街坊在大廈維修這些「關乎自己荷包的事」上意識到,「靠民建聯真係會『冚家X』,唔走出嚟真係會俾人『鋸』。」

王澄烽強調,參選的街坊不是「黃絲」,亦非把事件政治化,只是一心想保衛家園,捍衛自己的利益。但王澄烽坦言,「搞社區」是一種反抗,認為「當面對大嘅政治環境咁灰、咁無力時,唯有喺微小嘅位置打擊佢(民建聯)嘅樁腳」,相信社區事務是一個好機會讓居民「覺醒」,認清民建聯根本「幫唔到手」。他認為長遠目標,是在區議會中奪回議席。

記者在周年業主大會當晚所見,民建聯區議員盧懿杏和成員劉天正一直在現場,但在居民起哄要求主席拿出簽到簿時,並無向居民提供任何協助。直至前任法團主席許溪水宣布「授權給民建聯安排簽到」後,二人才「接管現場」,由劉天正擔當指揮,安排居民簽到和取得選票。他們全程目睹許溪水「密室填票」和「同步簽票點票」等行為,但並無應居民要求阻止他。直到舊法團大勢已去,街坊自組團隊鐵定會勝出後,盧懿杏開始與居民有講有笑。

記者:李嘉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