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如果有「如果」

如果有「如果」
廣告

廣告

港大圖片

對於國學大師饒宗頤教授之離世,深感惋惜。能夠堅持一生不失本色,不需在權勢前屈膝,一方面固然是饒教授的高尚品格,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在關鍵的時候作出了正確的選擇。饒宗頣、陳寅恪、季羨林幾位國學大師,都曾經作出了為自己開拓不同可能性的未來的重要決定。

其實,很難簡單地把幾位大教授的成就簡單地作比較,畢竟他們是走在不同的人生道路上。人生不是孤立於時空的存在,每個人在人生的某一點能夠得出的選擇實在很有限,而每一個選擇又決定了未來可供選擇的道路。但無論如何,季羡林也好,陳寅恪也好,都可以說是無愧於他們自己,也無愧於他們曾經所處的那個時代。談到他們,只覺得今天香港有一些所謂大教授真的也太令人感到難堪。

我倒相信,「如果」季羡林及陳寅恪當年選擇去國,就算是留在香港也好,他們的成就可能都會更大。起碼他們不用浪費光陰寫檢討,抗鬥爭;也不用浪費精力與共幹、官僚及紅衛兵周旋;更不會要蹲幹校,落牛棚。國學大師之名也無需共產黨來吹捧。

當然,季羡林今天的學術成就,也可以說是部分來自對那段歷史的揭示與反省。這是形勢使然,不盡然是他主觀的選擇。「如果」沒有那段歷史,或他們不需要受那段歷史折驣,他們就可以選擇把自己的精神及才智用在更有意義的地方,貢獻有可能更大,成就也可能更高。

反過來說,「如果」饒宗頤教授當年選擇回歸大陸,他今天的成就一定會大打折扣。這一點,倒是沒有什麼懸念的。這不獨是由饒宗頣教授的個人高尚品格可以決定,人生不是孤立於時空的存在,「如果」饒教授要面對那一段歷史時空與政治處境…

歷史真的沒有「如果」,一念之間,人生的軌跡便會不一樣。同樣道理,一個擁有權勢的人,一念之差,可以造成難以挽回的災難性後果。

當年讀到蘇紹智那一本「烏托邦祭」及李銳對廬山會議的回憶錄,讀後令人唏噓難過得不能自己。顯然,毛澤東在廬山會議之前已經知道大躍進帶來了饑荒及其他災難性後果,這不獨是彭德懷才知道。

只因為彭德懷以為毛澤東不知道,因此在會議一開始便提交了他的那份萬言書。毛澤東覺得權威受到挑戰,覺得面子上下不了台;作為人君,他的逆鱗就是攖不得。於是他選擇把心一橫,推翻了廬山會議原本只是一個「神仙會」,然後調整一下政策的原意。變成要在會議上為打倒所謂彭德懷集團作鬥爭,也決定要在錯誤的道路上堅持下去,他就是要置萬民的福祉及國家的利益不顧。造成的結果,很多人都知道了。往後幾年的農業失收及對生產的破壞,造成了幾千萬人命的損失,也為後來推動文化大革命,為十年浩劫造成更大的災難創造了條件。「如果」當時彭德懷早知道了毛澤東的心思…,「如果」他沒有呈交那份萬言書…。

這種一念之間形成的後果懸異,不獨是反映在季羡林,陳寅恪,及饒宗頤幾位大教授的人生殊遇上;也不僅反映在毛澤東之成王,彭德懷之淪為反賊,最終鬱鬱而死。億萬人民、中國的政治、個別人物的榮辱與成敗得失、中國的歷史發展軌跡也因而改變。在廬山之上,決定對彭德懷作鬥爭的前一晚,有證據說毛澤東的決定是得到了劉少奇及周恩來同意的。他們也確實在會議中作出了配合。劉少奇後來在立革中的下場,說明了把他送往地獄的那條路,是他自己有份舖成的,也是決定於他自己的一念之間。周恩來呢?遲或早,歷史總會對他有一個公正的裁判。「如果」他們都抵制毛澤東的蠻幹…,

今天當人人都要以共產黨為馬首是瞻,要把共產黨及那一羣中央共幹捧上天,「共產黨永遠正確」不一定需要共產黨自己講的時候,我們每個人應該想一想,「如果」繼續如此下去,究竟要期望為未來開拓一個怎麼樣的可能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