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全球化監察 Globalization Monitor

「全球化監察」是一家非牟利機構,我們的使命是監察資本全球化對工人和環境的負面影響。 網誌

國際

南非首都恐成全球第一座無水可用的大城市

南非首都恐成全球第一座無水可用的大城市
廣告

廣告

政府擔心關掉水龍頭後,開普敦可能會出現混亂,因此軍隊和警察已處於待命狀態。

這是任何一個民選官員都不想做的一件事,但南非最大城市的市長已經警告居民,他們的城市正在快速接近「零水日(Day Zero)」。

開普敦(Cape Town)市長德里爾(Patricia de Lille)承認:「我們已經走上不歸路了。」

她講的是開普敦快將無法供水的困境。零水日,即水龍頭將流不出一滴水的那天,預計在75天內就會發生,目前估計為4月16日。

零水日的確切日子每個星期都會重新估算,2月1日的報導就估計零水日為4月16日,比1月26日的估計(4月12日)稍微延遲幾天。但開普敦市長警告,如果目前的用水量沒有改變的話,應變該災難的計劃只會提前實施。

開普敦正處於一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乾旱當中。來自planet.com的衛星圖像顯示,開普敦最大的水庫,Theewaterskloof水壩正處於危險的低水位。當局表示,這主要是由於人口的增長、氣候變遷,以及看似沒有盡頭的旱災。

這座巨大的水壩裝得下48萬兆升的水量,佔該區所有水壩水量的一半以上。但現在,它裡面的水快將在該城市的眼前消失了。

2014年,Theewatersklook水壩的水位幾乎是滿庫的,但該區域從2015年開始出現旱情,降雨量降至325毫米;2016年情況惡化,只有221毫米的降雨量;2017年則只剩下157毫米。截至今年1月29日,開普敦地區的六個水庫的水量只剩下26%,當中Theewaterskloof水壩的情況是最惡劣的。

7年前:2011年1月的Theewaterskloof水壩的衛星圖像。圖像:Planet Labs。

現在:2018年1月24日的Theewaterskloof水壩的衛星圖像。圖像:Planet Labs。

隨著形勢越來越嚴峻,當局擔心應變措施將不足以防止城市陷入混亂。

屆時,除了醫院和社區據點,其他的水龍頭將會被關掉。而400萬名居民必須到市內的200個水站,領取每日用水配額。市長擔心該情況將導致城市處於無政府狀態。

現時當局的限水政策已經很嚴格,將每人每日的用水額從87公升減到50公升。

當局也禁止民眾洗車、清洗行人道、澆灌草地,或是用自來水灌注游泳池。

根據規定,違者將被罰款,或者被強制安裝特殊的、可限制供水的水錶。

目前,該地區水壩的水位只剩下17%;當水位降到13.5%的時候,居民就不得不排隊輪候每人每日25公升的用水配額。

警察和軍隊將隨時待命,以防出現內亂。

有人在推特(Twitter)上發放的一張照片,寫道:「就這麼開始了。一名男子把店裡剩下的樽裝水全部拿下(注意他身後的架子是空的)。一位年輕女子走過去問他,她可不可以買一樽。他直起身說:「不,這些都是我的。」 接下來的幾個月將越來越「有趣」。

根據節水機構Waterwise的資料,一個平常的淋浴每分鐘使用10到15公升的水,而每次廁所沖水也差不多這個用水量。對於開普敦人來說,這些都已經是奢侈的生活方式了。

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記者穆罕默德·艾里(Mohammed Allie)現正住在開普敦,他描述了家人如何在這次的危機中節省用水:「我太太她不再淋浴了。現在她會燒大概1.5公升的開水,然後加上1公升的自來水來清洗身子;而我們則用水桶來接住她的洗澡水,放進馬桶水箱中以沖廁所。」

他說,水,顯然已經成為開普敦的「新金(the new gold)」了。

另有居民張貼在推特上的一張照片,寫道:「星期一洗頭的水,準備把它倒進馬桶水箱裡。現在開普敦應該沒有人會用乾淨水來沖廁所了。馬桶水箱的水龍頭關上了,倒進用過的髒水,每次沖廁還要盡量省著用。」

當局呼籲居民節約用水,以及儲存「合理數量」的樽裝水,但就警告不要恐慌性地購買。

當地政府發言人詹姆斯 • 布倫特(James-Brent Styan)表示:「為了他們自身的利益,儲存一些樽裝水是一個好主意。他們可以到商店裡去買,或者網上購買再送貨。但我們呼籲大家不要恐慌,把商店裡所有的樽裝水都買下,現階段大家不需要這樣子做。」

儘管張貼在社交媒體上的圖片已經清楚顯示,一些居民已經在這樣做了。

市長地位正備受動搖的德里爾批評一些居民不遵守嚴格的限水措施。她上星期指出:「儘管幾個月來我們一直努力宣傳和呼籲,但60%的開普敦人還是每天使用超過87公升的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似乎大部份人都不關心、不在乎我們身處的境況,並正在把我們所有人都推向零水日。」

開普敦當局在社交媒體上的節水宣傳;宣傳內容:「我正在節約用水,因為我們的生命和生活都在依賴它。……大家同心協力,我們可以避免零水日。」 照片:開普敦當局。

2018年1月22日;居民在開普敦的一個天然泉水據點排隊等候取水;該城市正遭受近代史中最嚴重的旱災之一。照片: Anwa Essop。

日益嚴重的威脅——缺水

水,絕對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因此全球日趨緊張的水資源短缺也引起越來越多的關注和迴響。

玻利維亞總統莫拉萊斯(Evo Morales)6月份在接受聯合國安理會採訪時說:「我們的地球,以及地球上的人類和所有不同形式的生命現都處於水危機中,而這種危機只會隨著時間變得更加嚴峻。」

世界銀行亦指出,如果人們不改變目前的消費形式、不降低用水量的話,到2025年,缺水,將成為地球上三分之二的人口的日常生活常態。

澳洲阿德萊德大學(Adelaide University)的水資源政策專家Mike Young教授表示,全球各地都在出現這令人擔憂的趨勢。

他去年接受我們新聞網站的採訪時稱:「雖然好像只是一點一滴慢慢地在發生,但水資源短缺的問題在世界各地正變得越來越普遍,你隨便挑個地方都有這問題,越來越多的國家已達至他們可用水量的極限。」

「無論是在澳洲、美國加州、中國、印度、巴基斯坦,還是整個非洲。」


我們正面臨一個大「水災」

雖然地球大部份都是被水覆蓋著,但我們所關心的淡水,實際上只佔其中的2.5%。而在這2.5%裡面,差不多99%的淡水是儲存在難以到達的地方,如冰川和雪地等。

因此,實際上地球只有不到1%的水可以供全球超過76億的人口飲用。

人們不斷抽取地下水,導致地層下沉。北京,全球第五大缺水的城市,其周邊的一些地區正以每年10厘米的速度下沉。

Young教授說,要解決水短缺這一大難題,除了利用大數據以及新興技術(這包括了海水淡化和污水回收體系)外,還需要各國之間達成更為複雜的水資源共享協議。

星期三,世界野生動物基金會(World Wildlife Fund)提議如果到四月份還是沒有降雨的話,開普敦應該引入緊急法規與鄰市/鄰國共用地下水。

該組織在新聞稿中表示:「零水日之後的生活將是不尋常的,我們希望可以引入緊急法規,讓開普敦人可以跟鄰市/鄰國共用地下水,以減輕改市緊急水站的負擔。」

現階段,當局和居民都在做最壞的準備,而零水日的倒計時仍在繼續著。


在距離開普敦約108公里的Villiersdorp小鎮上的Theewatersklook水壩。這個水壩現在只有不到20%的水量,只露出一大片的沙土和乾枯的樹幹。照片:Rodger Bosch。

資料來源:news.com.au

報導一:
日期:2018年1月26日
記者:Nick [email protected]

報導二:
日期:2018年2月1日
記者:Debbie Schipp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