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被遺忘的重性精神病患者

廣告
被遺忘的重性精神病患者

廣告

圖片來源

香港人最懷念的張國榮患有抑鬱症,因病厭世,在2003年的愚人節與大家告別。去年二月十日,一名患有妄想症的病人於港鐵車廂內自燃,三個月後傷重不治。哥哥是天王巨星、萬人迷,去世後,每年三月下旬,社交媒體必被記念哥哥的post洗版。在港鐵內自燃的伯伯是一名普通市民,但事件令社會再度關注嚴重精神病患者的康復問題。目前全港有四萬九千萬人患有嚴重精神病。嚴重精神病包括精神分裂、妄想症、抑鬱症等,精神功能受損程度影響日常生活,患者大多需要長時間接受藥物治療。

近期,五個關注這群患者及他們家人的團體要求政府增撥資源,令患者獲得更好的治療。

他們指出最新的長效針劑能更有效幫助妄想症及思覺失調患者,減少如手震、手硬及容易疲倦的副作用。而且打了針,患者便不用再為「記得食藥」而煩惱,第二代長效針每月費用三千至五千元不等,而替患者打這批針對公共財政的影響只是每年三千萬元。

有關團體亦希望政府增撥資源,讓照顧嚴重精神病患的精神健康綜合社區服務中心能增加人手,使患者能得到更細心的照顧。這筆開支對公共財政的負擔也僅是每年三千五百萬元。

那就是說,每年只需六千五百萬元,患有嚴重精神病的人便能使用優良的藥物及獲資深社工更多的照顧。

香港是個富裕社會,庫房水浸,但這個政府只會把錢投入大白象工程,對自然生態、文化保育、公眾健康、弱小社群的需求則視而不見。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甚至不回覆有關團體見面的邀請。

傷風感冒引起的不適已令人難耐,受嚴重精神病長時間困擾的患者及其家人所受的壓力必定非筆墨能形容。有同理心的人都希望精神病患者能得到適當的治療。現在的問題不是沒有更好的治療方法,而是政府不願意花六千五百萬元去幫助患者。

筆者希望全體近期的公開呼籲能令有關官員聽得見受苦中患者的聲音,增加每年支援嚴重精神病患復康的撥款,讓他們生活得好一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