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席捲韓國的「MeToo」運動:上至檢察官導演,下至平民對於性罪行的發聲

廣告
席捲韓國的「MeToo」運動:上至檢察官導演,下至平民對於性罪行的發聲

廣告

若要盤點過去一年其一最具話題性的議題,性罪行、性侵犯於韓國是必選的。美國荷里活影壇發起反性侵的「MeToo」運動席捲亞洲,最近韓國都牽起了「MeToo」的運動。而從韓劇《魔女的法庭》大提性侵的案件起,就喚起了不少人對於韓國社會上性侵議題的關注,從最近多宗涉及性侵的案件中,我們該如何分析韓國的「MeToo」運動呢?從中如何看得出昔日被害者遭到打壓,使他們至今才勇敢發聲?

而在韓國正式掀起這場運動的導火線,是上月29日徐智賢檢察官於社交網站Twitter當中,揭發遭同僚性侵並投訴無門起發生。不少人看到她發出的帖子,隨即討論誰為性侵犯人,並質疑當初檢察廳沒有正視其舉報。一日後徐智賢接受了JTBC時事節目《Newsroom》的專訪,講述她於2010年的一場喪禮上遭同僚安泰根檢察官非禮及性騷擾,而當她想向檢察廳幹部舉報時,卻被彈回頭至今,甚至收到降職的要求。事件一出,法務部需就事件重新調查。另一事件為女導演李賢珠性侵同性導演,事源於2015年6月,李賢珠珍該女性飲醉酒時作出侵犯行為,但李不斷申請延期開審,到去年12月才有判決。

這兩宗案件在韓國均引起極大爭議,除了他們是社會知名人士之外,而且他們所參與的「MeToo」運動在韓國得到擴大,除了有不少性侵受害者自述經歷,還引伸到有網民於青瓦台網站進行請願,要求教育部在中小學課程中引入關於女性主義的教育。關鍵點是,從「MeToo」運動中,如何令到到韓國的性別平權運動遍地開花,而且值得由此反思的,是由在父權思想根深蒂固的韓國,如何能夠肯定制度中令兩個性別都受到壓力。

於教育課程引入女性主義教學的請願至今已達到十多萬人聯署,青瓦台即將需要就此進行回覆,究竟日後韓國的年輕人是否需要透過女性主義知識來學習性別議題。

「MeToo」無疑凝聚了不少受到性侵害的受害者,因為這符合了女性主義中保護女性的權益及地位的核心宗旨,但隨著女權運動的興起,不少人開始有反對女性主義的言論,認為她們縱容女性甘於弱者的身份,而且威脅男性的地位。這定論能夠輕易透過《魔女的法庭》的劇情來推翻,劇中一宗涉及男助教懷疑性侵教授的事件,其後通過多重調查後,卻發現是女教授性侵男助教,檢察官亦於法院上講述性侵案件同樣存在男受害者。

由此可見,「MeToo」運動不只是保護女性,男性免受性侵的權利亦會被保護。若把此引伸到女性主義的理論之中,她們有提出過父權社會中,男性同樣為被壓迫者,皆因在父權的意識形態下,他們被賦予了不同義務及責任去建構整個社會的流動。所以女性主義不只是保護女性,還會令男性不會因制度而受到壓迫,從而達致不同性別於社會中平權。而在韓國,這場「MeToo」運動無疑達致了女性主義的基本原則,在社會提倡消除性罪行,但需要跨進多一步,就是如何從這場運動中達致性別的平權。

談回檢察官性侵案,事件發生時已8年前,徐智賢不但投訴無門,而且遭「燉冬菇」的同時,涉案的安泰根檢察官還在性侵過後升官發財,經過調查發現,他曾經因有行賄的前科要遭處分。而性侵事件如何「被不了了之」,這仍需等待正式發表的調查結果,唯一肯定的是,當年的檢察廳管理層有隱瞞事實的真相。上至檢察官及導演,下至女童等平民受到性侵為止,喚醒了不少人對於性罪行的關注,這場席捲韓國的「MeToo」運動,希望能夠令韓國政府正視問題,從而在法律體制上下功夫,杜絕同類事情再度發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