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論流感疫苖的爭論

論流感疫苖的爭論
廣告

廣告

圖片來源

接種疫苗,是為使身體對某病原體能迅速產生抗體,以達防禦作用。要充份理解疫苗的原理和效能,其實要有點微生物學、免疫學、流行病學等方面的知識。要知道疫苗的生產過程是否安全,除了知道廠房和周邊是否符合無污染等標準外,要有充份的多階段臨床試驗,也要有疫苖推出後的跟進監察機制。流感疫苗需要在數月內快速地大量生產,大眾當然會關心疫苗的安全和有效性 (例子: 否則內地人也不會湧港注射較安全的疫苗針)。 一般市民缺乏這方面的知識和時間,只能依靠沒有利益衝突的專家的說法。

謝安琪小姐當然不是專家,但她顯然有閱讀過一些關於疫苖的資料,以為她自己的孩子做最佳利益的決定。如果她有錯 ,(不計信錯私人群組竟把她的說話公開這點),是把網上一些關於疫苗的資訊(部份有錯誤)混在一起,推論到流感疫苖的生產上。

例如針對不同疾病,疫苗的製作方法也不同,活性減毒疫苗(例如香港兒童免疫接種計劃的麻疹、流行性腮腺炎及德國麻疹(MMR)混合疫苗、水痘疫苗)的確可以含有降低了毒性的病毒,理論上可發生基因變異 (亦會通過上述的安全測試才推出),但目前使用的流感疫苗針劑,是已殺死了病毒的非活性疫苖 。

又例如的確仍有疫苖含有乙基汞(ethyl mercury)的防腐劑 (但世界衛生組織認為人體可排出乙基汞,無證據證明對人有害,不像甲基汞會在人體累積,故繼續支持使用這防腐劑),但香港使用的流感疫苗是用完一次即棄的,無須加入這防腐劑 。

又例如根據歐洲疫情監察(Eurosurveillance)的最新匯報 ,加拿大在2017/18年度,流感疫苗的效能由10%至55%不等, 視乎哪隻流感病毒和哪個年齡組群。

所以,我不會簡單認為謝小姐無知,雖然她的理解有錯 (例如混淆了病毒與細菌);但我覺得她作為一位家長,盡量做好保護孩子的責任,其實已經很難得,其努力應該得到肯定。

謝小姐(和很多中產反疫苗家長)的建議的可能盲點,是不為意自己的資源優勢,可為孩子培養出一個較健康(較有抵抗力)的身體和安排一個較清潔安全的日常生活環境:既然本來已經不易患病,又何須完全相信不熟悉的權威和認證,讓原來就健康的孩子冒不必要的風險(例如對疫苗的成份過敏,無論機會率多麼小)去打針?不過, 這種心態和想法,未必全對,例如可能低估了感染某些傳染病的後果,也未必適用於處於其他社會階層或有其他身體狀況的人。

政府和專家們,在面對公眾的懷疑時,是否可以少些標籤,多些解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