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對權力要永恆警覺

廣告
對權力要永恆警覺

廣告

法院頒布禁制令,禁止《紐約時報》刊登「五角大樓文件」,《華盛頓郵報》竟然有股東感到慶幸,稱好彩這不是針對《華郵》,以為可以置身事外。股東跟政經權貴關係千絲萬縷,對報業運作和責任完全無知。在香港不也是似曾相識嗎?

《華郵》屬家族報業,本來傳給女婿,女婿突然自殺輕生,大家閨秀的女兒臨危受命,遇到重大危機需要果斷決策,顯得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 尼克遜來勢洶洶,刊印機密,指控叛國泄密,恐嚇拉人封艇。股東金錢至上,得罪權貴必定冇運行。平日在家搞派對與高官稔熟的女發行人,左右為難,左搖右擺。本來,堅持編採自主,老總可以全權話事,但涉及女老闆會否被捕坐牢,剛上市的《華郵》生死一刻,去馬不去馬,決定權又回到這位平日養尊處優的女發行人身上。

最後以報業的責任、《華郵》辦報的宗旨為武器,擊退畏首畏尾阻頭阻勢的一眾股東,其實,都只是博一鋪。戰場在法院,生殺大權是法官說了算。 觀眾可能忽略的一個細節,是其他同業以實際行動支持,不止口頭說我撐你,而是冒險在他們的報紙上報道文件的相關內容,技術上已觸犯禁令,但同仇敵愾,唇亡齒寒,緊要關頭同生死共命運,最令人感動。 女記者在編採室,透過電話複述法官判辭:「The press was to serve the governed, not the governors.」美國報業贏了漂亮的一仗,也為後來在水門事件中扳倒尼克遜埋下伏筆。 編採人員的堅持、報業持守的原則、司法體系的獨立,勝利絕非偶然,而是對權力永恆警覺的結果。

原文刊在明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