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香港革新論

面對結合威權政治和經濟實力的「天朝中國」以無孔不入的國家機器操控香港 ,所有心繋我城的朋友,都需要思考「革新保港、民主自治、永續自治」之道。 網誌

政經

吳凱宇:香港選舉已被全面操控

吳凱宇:香港選舉已被全面操控
廣告

廣告

作者為《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立法會地區直選,一直被視為香港政制中最民主的部分,但自從周庭等人被無理DQ後,選舉已難言公正。但其實地區直選的操控,又豈止DQ參選人,而是選舉過程幾乎每個環節都存在操控。

研究民主化的著名學者Andreas Schedler,曾在《民主期刊》發表一篇名為「操控選舉指南」的論文,列舉七種獨裁者操控選舉的常用技倆。

首先,獨裁者可限制民選職位的種類,只讓市民選舉一些無關痛癢的職位,或限縮民選官員的職權,確保獨裁者仍大權在握。第二,獨裁者可透過排拒某些人士參選或解散某些政黨來削弱和分化反對派。第三,獨裁者亦可從限制資訊著手,透過操緃傳媒,或給予執政黨不乎比例的宣傳經費和空間,使選民無法公平接收不同政見。第四,獨裁者亦可在選民組成上做手腳,最極端的情況,是剝奪部份人的投票權,但更常見的,是操縱選民名冊,例如加入「幽靈選民」,減少反對派的勝算。第五,獨裁者可透過威迫利誘,例如暴力和買票等,左右選民的投票取向。第六,即便選民能自由投票,獨裁者亦可透過修改選舉制度等方法扭曲選舉結果。最後的絕招,是否定選舉結果,不准當選人就職,或阻止他們行使職權。

從這七方面檢示立法會地區直選,又會如何?

首先,《基本法》本身已大大限制立法會議員的權力,包括不能提出多類法案,最近親中派修改議事規則,更進一步削弱議員的監察權。其次,今次補選已確立選舉主任政治審查和取消參選資格的權力,政府日後可以任意排拒反對派人士參選。第三,操緃資訊早已出現。一方面不少媒體已被親北京商人收編,出現自我審查;另一方面親中派獲得遠超民主派的宣傳資源,君不見鄧家彪等人的橫額直幡,早於補選提名期前已「掛到周街都係」。第四,在選民組成上,雖未見明顯操控,但在區議會和立法會功能組別,「種票」已屢見不鮮,難保日後會蔓延至地區直選。而香港多年來接收大量大陸新移民,已有研究顯示他們可能影響選舉結果。第五,脅迫候選人雖不多見,但誰又會料到前年選舉,朱凱迪和周永勤會受到嚴重威嚇?至於「蛇齋餅粽」等變相買票行為,更是無日無之。選舉制度方面,政府早於1998年透過臨立會將地區直選由單議席制改為比例代表制,多年來已證明能有效分化反對派。而政府亦曾打算重劃地區直選選區,最後只因群情洶湧而作罷。最後,當權者已利用宣誓案和人大釋法,取消六名反對派議員資格,成功推翻了選舉結果。

屈指一算,世界各地獨裁者常用的七種選舉操控,大部分已在立法會地區直選中出現,所謂香港政制最民主的地區直選,已經千瘡百孔。點出這個真相絕非意味民主派應放棄選舉,畢竟議會仍是抗爭的重要陣地;相反,丟掉選舉公正幻像,直面操控的現實,民主派才能更有策略地部署接下來的選戰。

〈延伸閱讀〉
《香港革新論l》綱領: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香港革新論ll》導論:從世界思考香港前途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