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運輸

除了「車長、機構、管理」之外

除了「車長、機構、管理」之外
廣告

廣告

我雖然不是天天坐巴士,但每個星期平均也總有好幾次。曾經不少次都見到有一些十分無理的乘客,而且有時會很有挑釁性。有些時候,巴士確是遲到,車長停車的位置也可能偏離,開門關門也可能真的有點不小心。但我只覺得,有時也不需要太過「有理不饒人」,真的要動輒挑挑媽媽嗎?所見大部份車長都是不予理會。但將身比己,可以想像他們的情緒不會完全沒反應。

因此,某位屈姓專欄作者所講的也不完全是錯,但她可能沒有留意到,最喜歡用這種態度來挑釁其他人,最喜歡用這種態度來欺凌基層及前線工作者,最容易以為「花了幾塊便大晒」,「財大便可以理曲氣壯地氣粗」的,似乎正是最支持她這位姓屈這一類人的那一種人。

這篇報導做得很好,說到的問題其實十分值得留意。大企業不當人係人,把員工奴隸化,把企業變成機器,用管理手段賺取最大的利益,然後美化這些為所謂「效益」。所謂「成功為投資者賺取最大的回報」,其實是首先要為管理層做靚盤數在投資市場中套利;也為CEO及高層職員掙取巨額的花紅。一般前線員工就只淪為「摩登奴隸」。一旦出了問題,企業出少少錢作賠償,說幾句門面話,出來鞠個躬道個歉,問題便可以完全一股腦兒推在前線員工身上。

而大部份市民,都不知不覺成為這種現代管理制度及資本主義規律下的承受者甚至是犧牲者。有些人甚至會成為這一種制度的捍衛者及幫腔。有很多人支持的所謂「建制」,正正就是這樣的一種「建制」。

表面看來,那一位車長確實是很有問題,情緒管理也十分差。出車遲了十分鐘是什麼理由?影響他駕駛情緒的根源,是在那十分鐘發生的、現在仍不為人知的事?還是在出車時被挑釁?現在沒有什麼證據可以指責有乘客對車長作出了不恰當的挑釁,但就算是受到了影響,自己不能控制好情緒,把全車人的性命教非,這位車長看來是逃避不了要承擔最大的罪責。起碼由被拘捕當天開始,到四月開庭這兩個月,他便要先身陷囹圄之苦,之後還可能要坐上幾年監。如果他還有少少良知及自覺之心,更可能終身要受到良心的責備。

但制度的責任呢?管理層的責任呢?整個社會在頌歌的那一套「低成本」、「高效益」、「錢要賺到盡」、「花錢僱用了的,便有權壓榨到盡」的資本遊戲規則呢?還有在某些人心目中「花了錢便大晒惡晒」那種心態呢?

「搞工會、爭權益」便是搞事,便是破壞香港的安定繁榮,便是衝擊一國兩制?這種無限上綱上線的指控,過去十多年我們還聽得少嗎?

政府及很多公營部門有帶頭做好一個良好僱主的典範嗎?有帶頭推動一套良性的社會及企業操作標準嗎?不久之前海麗邨事件暴露出來的那一些房屋署外判合約員工的工作環境及工作條件是如何,不已是說明了很多問題嗎?

當林鄭月娥講「現屆政府要致力改善民生」、「要舒緩社會矛盾」的時候,我首先想到便是那一套由她落實的社會福利界「一筆過撥款制度」。在這一套制度下,不也是講 Value for Money,也不是講「成本效益」,不也是講政府作為服務「買家」便大晒?NGOs有幾多討價還價的餘地?NGOs的同工有幾多討價還價的餘地?那份跟 NGOs 簽署的 FSA(Funding and Service Agreement)不也是要把 NGOs 搾到盡?不也是要把 NGOs 前線員工奴隸化?不也是造成社會工作的專業制度及 NGOs 內部的制度崩潰,新嚟新豬肉,年輕一代受到不斷的壓榨與剝削?

例子其實還有很多。在政府撥款制度下,醫管局的前線新入職醫生又如何?在大學今天的管治管理制度下,新入職的年輕學者又面對著一個不確定的未來(只是幾年後的未來),要做着不少與大學教育不直接相關的工作。還有一批為數不少的短期合約大學教育服務工作者。學生得到的又是什麼?如果政府今天不是要在教育系統內搞意識形態工程,那幾千個年年只希望有新合約可簽的中小學非常額教師及教學助理,又會得到新政府突然而來的關懷及照顧嗎?

人血畢竟不是胭脂,出現這樣的慘劇令人難過,沒有人希望再見到這樣的悲劇發生。大家都希望類似的事不再發生,大家都希望有關機構能夠吸取教訓,避免同樣的事件再發生。也希望這樣的事,不會再發生在其他環節上。但正如魯迅所言:「絕望之為虛妄,與希望相同」。由人做的事,有時難免會出錯,人畢竟有太多的缺點與不足。個人的力量在社群中、在一個大社會中,也實在太微不足道。制度的存在就是要減少人為的錯誤,減少個人出錯造成的影響。制度如果有問題或不足,便要與時俱進。

但大家今天見的,卻是制度似不斷在崩潰;在很多環節,制度在美好的想像及修辭的掩飾下,也正在不斷惡質化。制度在少數既得利益者及少數人的權力慾望宰制之下,也不斷受到破壞。政治制度是如此,很多專業環節的制度是如此,政府的公共行政及公務員制度也是如此;公共機構的管治以至私人企業的管治也是如此。

大家確實應該把焦點從那一位車長身上轉移一下,要正視制度的不足。也要看一看,大制度是如何影響着一個機構的小制度。正如這篇報道中訪問到的兩位資深車長所說,如此下去,這樣的的慘劇肯定是陸續有來。如此下去,類似的事件也不但會發生在一兩間公共交通機構上。

新的一年快要來到,在這個時候要說這樣的話,難免令人喪氣。但這一種憂慮,確實沒有因為新年來臨的氣氛而得以揮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