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律政司傳出不檢控689 UGL事件,事有蹺蹊,疑問未解?

律政司傳出不檢控689 UGL事件,事有蹺蹊,疑問未解?
廣告

廣告

網絡圖片

律政司傳出不檢控689涉及收取澳洲UGL公司5千萬元事件,筆者感覺,事有蹺蹊,當中存有不少未解答疑問。

1. 涉案要尋找英國御用大律師的法律意見,用常理推測,可能「表示」早前廉署審查報告,已具有一定的「表面證供」(註一),不然的話,廉署早應結案,不需要勞煩律政署尋找第三方法律意見。若然這推論「正確」,為何律政署不直接干脆將這公眾極為關注「案件」交給法院作公開公平審訊?而改由私人律師去決定?

2. 過去幾年,不斷「傳聞」政府及有關部門,全面採取不合作態度,甚至連最基本689有沒有「利益申報」亦不願公開。立法會由謝偉俊領導的調查委員會亦同樣碰釘!(註二)但廉署應有自己法定權力,筆者不禁懷疑,廉署為何不能用盡它的權力去追查?如今律政署單憑一個外判法律意見,廉署便放棄跟進,公義何在?

3. 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等人涉貪案,終院確立了許上任前收款陷「黃金枷鎖」屬不當行為。廉署前總調查主任、大律師查錫曾經指出,689上任後收取其中200萬英鎊報酬,「已經套了『黃金枷鎖』落去,你有無做(什麼事)已經不是關鍵」 。(註三)筆者懷疑這位英國御用大律師是否曾經參考終院判詞?他的法律意見,確實令人難以置信。

4. 689 UGL 事件,關乎重大公眾利益,涉案包括懷疑「利益申報」?懷疑涉及「公職人員行為有否失當」?懷疑「報稅問題」?(註四)種種疑點,若不能清楚向港人交代,企圖利用春節假期及議會休假空窗期,蒙混過關,結果只會引火自焚,更加激起港人怒火,希望有關方面,三思而行。

(註一)另一例證是參考立法會─ 2017年6月8日會議過程正式紀錄 p. 269
(註二)蘋果日報2017年11月08日報導
(註三)引用立場新聞 2017年8月8日報導
(註四)參考林卓廷 Facebook 2017年3月10日分析

廣告